梦远书城 > 子纹 > 面香小厨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七


  §第十九章 一切都会好的

  何氏倒下后,始终未醒。

  “朝曦,”扶柳来到夏彤枫身旁,轻声说道:“少主有请。”

  这个时候,夏彤枫并不想离开何氏半步,但也知道南宫旭日会派人来请,肯定有要事。

  她站起身,石头趴在床侧,看着何氏,人显得无精打采,她伸出手轻揉了揉他的头,走了出去。

  南宫旭日在正堂里,让人请来穆意谨,打算今曰拿回卖身契,让此事在何氏过世之前有个了结,让人走得心安。

  没料到梁王也来凑热闹,南宫旭日的脸色始终阴沉着,这一个个的脸皮都比铜墙铁壁还厚。

  正堂气氛透了丝肃穆,夏彤枫见状心中不由迟疑了下,凭她以前的身分,连在堂外伺候的资格都没有,更别提堂而皇之的踏足而入。

  在扶柳鼓励的眼神之下,她静下心,下巴微扬的进去,看着坐在上位的南宫旭日,她下意识的对他露齿一笑,但又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收了笑意,眼神微敛,恭敬的行了个礼。

  南宫旭日对她的卑微态度不以为然,但有众多眼睛瞧着,他也没多言,免得令她更不自在。

  让她起身,向前说话,要一旁的南宫明将手中木盒拿到夏彤枫面前。

  夏彤枫不解的接过打开,里头放有两张纸,她并不陌生,一张是八岁那年她入南宫府所签下的卖身契,另一张则是她为求穆意谨救石头与穆家签的卖身契。

  “两份卖身契,你这丫头胆子不小,南宫家若要追究,都能把你捉去见官了。”梁王在一旁口气凉凉的说。

  夏彤枫一惊,连忙跪了下来,虽说当时是失忆,但若南宫家追究,确实如梁王所言,责任都在她。

  南宫旭日没好气的瞟了梁王一眼,就知道有他在,准没好事。

  “妮子,别怕。”穆意谨上前,握着夏彤枫的手臂,不顾南宫旭日蓦然阴沉的脸,径自将人扶起来:“今日我们找你过来,不是要追究,而是要给你个选择。”

  夏彤枫被扶起身,表情不解。

  “本座与南宫少主已然协议,本座承诺,不论你是否至穆家为奴,本座都会出手医治石头。只是你一人签订了两份卖身契是事实,总得给我们俩一个结果,你最终选择留在南宫家或是跟本座离开?”

  夏彤枫怔了下,她自然会选择留在南宫家,只是看着穆意谨,她蓦然有些恍神一想起了何氏的话,目光暗暗的飘向梁王……

  为了南宫旭日也为了石头,不能惹恼梁王,梁王想要什么,就得给什么……她咬了下牙,心一横地道:“奴婢的选择是——穆家。”

  南宫旭日怀疑自己听错了:“穆家?!”

  夏彤枫心虚的看着南宫旭日深邃如渊、彷佛能夺人心神的双眼,还是强迫自己点头:“是,奴婢选择穆家。”

  南宫旭日沉默,眉间带着”股若隐若现的阴沉,他从没料到夏彤枫会选择跟随穆意谨离开。他起身,一把捉住她:“你胡说什么?”

  “放手,小子,人家都做了决定,”梁王开了口:“你一个堂堂男子汉,难不成想出尔反尔?”

  南宫旭日双眼微眯,看着老神在在的穆意谨,难道,他早就算出了今日这个结果?

  “表哥,我可以撕毁这份卖身契,将人留下,至于条件是什么,你也很清楚。”

  南宫旭日闻言,心中了然,眼底闪过一丝难以置信:“你帮他?帮个外人?”

  “不是,我是为了你。其实你一生与马为伍,你自己心中也是不舍,何不随心而走?一心复仇如同双面刃,伤人也自伤。我娘昏迷前交代,盼少主为朝廷、为天下,识大局、知大势,方合乎天地正道。”

  他僵着身体,木然的看着她。

  “丫头,看不出你还有个有脑子的娘亲,”梁王抚着下巴啧啧出声:“说得出这番大道理,不容易。”

  南宫旭日没有理会梁王,伸手要拿卖身契。

  穆意谨伸手要挡却迟了一步,眼睁睁看着两张卖身契同时被撕个粉碎。

  “你这不是耍无赖吗?”穆意谨难以置信。

  南宫旭日瞪了他一眼:“官府登记在册,还怕我撕了什么卖身契,立刻派人去官府撤了妮子的奴籍,然后给我滚出景城,从今而后,南宫家与穆家的亲事一笔勾消,若穆蓉儿硬要嫁入南宫家可以,让她去祠堂守着南宫定弘一辈子。还有你,梁王爷,每年该进贡之战马,往后我自会派人与朝廷商量,如此,王爷可以回京了。”

  “你不会出尔反尔吧?”梁王怀疑。

  “随便王爷爱信不信。”南宫旭日拉着夏彤枫就往外走。

  夏彤枫踉跄的被拉着走,没人敢不识相的去拦。

  “这小子脾气挺火爆的,要不是看在他还有点利用价值的分上,本王哪容得下他放肆。”

  “有才之人,难免有些恃才傲物,就如同王爷。”

  “这倒是不假。”梁王眼底闪过一抹快意,坐了下来,写意的喝了口茶。“你打算什么时候启程?”

  “过几日。”穆意谨浅浅一笑:“我还得等表哥回头求我。”


梦远书城(canadamortgagehub.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