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面香小厨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五


  “石头没乱说,石头来看石宝,看到他在摸石宝脖子,他说他喜欢石宝,所以我以为他是好人,看他脸色不好,才要给他药吃,可是他打石头,”他捂着自己的肚子:“好疼。”夏彤枫心疼的拍了拍他的背:“等回去后,姊姊给石头擦药。”

  “这小子脑子不正常。”梁王的口气依然有怒,但看神情似乎是平静了许多。

  夏彤枫连忙拉着石头跪了下来:“回王爷,这是奴婢的弟弟,有时会脑子胡涂,但没有恶意,请王爷大人大量,饶过奴婢的弟弟。”

  “饶他?”梁王一哼:“你以为本王是开善堂的?行,南宫小子,我要那匹马。”

  南宫旭日一点都不意外的看向梁王的手指向石宝,这个人就是个不讲理的。

  石头一见可不依,连忙说道:“石宝是石头的。”

  “傻子,”梁王啐道:“你是要马还是要命?”

  “要马。”

  “石头、石头,果然脑子像石头。”梁王直指着他:“好!今天本王就要你的命。”

  “王爷息怒。”穆意谨的声音在梁王和南宫旭日要打起来前响起:“别说是马,就算是金山银山也得给王爷送上,只不过王爷大度,索马一事,不知能否看在在下的分上,稍后再议。”

  看到穆意谨,这人并不会随意插手管闲事,除非……脸色原就不好看的南宫旭日神情更加阴郁了。“是大娘出事了吗?”

  穆意谨点了下头:“吐了不少血,扶柳本要通报,但因梁王在此,怕冒犯梁王,便由我走一趟。”

  夏彤枫觉得浑身发凉,也顾不得冒不冒犯的问题了,拉着石头就往外跑。

  “南宫家的良驹无数,任由梁王挑选,但独独石宝不成。”南宫旭日丢下这句话后转身离去。

  “本王看中的偏就是那匹马。”梁王故意似的在南宫旭日身后说道。

  穆意谨闻言,不由轻叹:“王爷这又是何必呢?”

  梁王冷冷一哼,他想要什么,根本无须向人解释。

  “王爷若执意而为,只怕日后后悔莫及。”

  梁王不屑的看着他:“好的不学,学你那个神棍爹。当年本王被你爹骗了一次,要不是皇兄拦着,本王早就一刀砍了他,所以别再在本王面前胡言乱语,本王早已不信苍天鬼神。”

  穆意谨只能摇了摇头,闭上了嘴,不再多言。

  梁王径自摸着石宝的颈项,他爱马,尤其是黑马,因为他的孩子最想要的生辰礼便是匹黑马,可是,他的孩子没等到生辰礼就死了。这么多年,他拥有黑马无数,养在京城郊外爱子的陵墓旁,清一色全是健美、四肢有力的良驹,方才看到这匹马,虽说通体黑亮,但却温驯过头,他根本看不上眼,只是突然之间,他想到了他死去的孩子——他的性子与他的娘亲一般温柔,或许他也跟他娘亲一般不爱杀戮,他喜欢的该是这种温驯的马……

  所以这匹马,他要定了!

  夏彤枫拉着石头进房时,何氏正好让扶柳换了一身干净的衣物刚躺下。

  夏彤枫看着一旁带血的外衣,心中一紧:“娘,你感觉如何?”

  “我没事。”何氏的笑容有些虚弱,但还是安抚她道:“吓着你了?”

  夏彤枫摇了摇头,一脸担忧:“怎么好好的会吐血呢?”

  “都怪我不好,”扶柳懊恼的开口:“一时情急,将石头少爷得罪梁王的事告知夫人,夫人一急之下就吐了口血,晕了过去,庆幸是表少爷正好到来,施了针才让夫人醒过来。”

  “娘,”石头坐在床沿,嘟着嘴说:“石头看到坏人,坏人打石头,还要跟石头抢石宝。”

  何氏的眉头轻皱:“到底怎么回事?”

  “娘,别担心。”夏彤枫听到后头声响,转头瞥了眼大步走进来的南宫旭日,道:“少主会作主的。”

  何氏的身子不好,她不愿让她徒增烦恼。

  “妮子说的是,”南宫旭日接口:“这件事,我自会处置。”

  何氏沉默,不论是南宫旭日或夏彤枫,他们维护石头的心她自然清楚,只是对方可是梁王,向来为所欲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梁王。

  她揉了揉石头的头:“石头乖,这阵子乖乖陪着娘,别四处跑,也别去看石宝好吗?”石头想拒绝,但看着他一向最喜爱的娘亲,他迟疑了。他虽然不聪明,但他看得出娘的气色不好,吃不下东西,痩了很多,方才还吐了血,所以他不能惹娘不开心,所以虽然想天天去看石宝,但他还是乖乖点头。

  “石头喜欢娘,石头只要陪着娘。”

  “乖。”何氏一笑:“只是瞧你这脸,就像小花猫似的,快回房去洗洗。”

  南宫旭日唤来下人将石头带下去。

  夏彤枫替何氏将被子盖上:“娘也该累了,先歇息会,有话睡醒再说。”

  “你也休息吧——”

  夏彤枫起身,确定屋里的火盆烧足,这才跟南宫旭日步了出去。

  何氏的情况不好,夏彤枫心里明白,但始终不愿承认:“梁王的事,该如何处置?他似乎真打算要石宝?”

  堂堂一个王爷,真是越活越回去,竟跟个心智像个孩子的石头抢东西,南宫旭日恼在心里,但面上不显:“放心吧,不会有事。”

  他虽说得云淡风轻,但夏彤枫知道得罪梁王绝对没有好下场,只是以她的身分,纵使不安也无能为力。

  接下来的几日,石头真的乖乖的陪着何氏,甚至在晚上时还硬让人弄了张小榻,跟着夏彤枫一起守在何氏的房里。

  南宫旭日对两人并非亲手足却待在同间房心里有些吃味,但也不至于不识相的在这个时候惹夏彤枫不快。


梦远书城(canadamortgagehub.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