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面香小厨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八


  这个回答并非何氏所愿,她的眉头微皱。

  “我知道大娘关爱妮子,我不会伤害她。”

  何氏暗自一叹,心知肚明自己手上根本没有跟对方谈判的筹码,妮子的心都在他身上,她说什么都没用,不过至少他能说出不会伤妮子,她也能稍稍心安了。

  她拿出自己压在枕下的繍袋:“我不愿妮子被石头拖累,若有一日,我真有个万一,穆家家主无法救治石头,就请你做个恶人,送走石头,让妮子自由,去过自己想过的日子。”他没有接手,只是淡淡说道:“不论我或妮子,都不会送走石头,不论好坏,他就是我们的弟弟。”

  何氏一愣,最后感激一笑:“能有你一言,我就算是死,也能心安了。”“大娘还是好生休养,兴许还有奇蹟。”

  何氏不敢奢望,思前想后依然将绣袋给太阳:“替我留着,若是石头恢复成常人般,交给他。”

  南宫旭日微敛下眼,接过绣袋,知道这是何氏对他的信任,也算是将他视为一家人。

  “感激不尽。”

  他将绣袋收入衣袖中:“大娘,言重了。”

  夏彤枫推开门,轻唤他和石头去吃东西,又问何氏:“娘,可要吃点?”

  “好啊!”何氏并不饿,却还是让石头扶着坐起,出了房门,陪着三个小辈坐在一起。如此的温馨令她贪恋,只是她知道,日子不长了。

  见时辰差不多,南宫旭日准备去接夏彤枫。

  人才到面摊,夏彤枫便拉着他说:“景城出大事了。”

  他略显清冷的眼眸一扫,原本在一旁盯着瞧的刘景连忙拉着另一个弟兄高勤,机灵的开始收拾打扫,准备收滩打烊。

  “真是上天保佑,你离开得早。你记得田大夫吗?就是替我娘看病和替你医腿的那一位大夫?”

  他轻点了下头,是个老好人,这次随着南宫家的车队去驿站医马时,跟他也相处了几日。

  “他明明是个大夫,只懂医人,不懂医马,却也让南宫城主派人请出城去医治马匹,没料到今天传来消息,那些马不知得了什么怪病,没医好不说,反而还死了大半,城主说这些大夫是庸医,犯下杀头大罪,要直接送进京去问罪。这未免太欺负人了,这些马匹死伤,明明与大夫们无关,城主摆明是为了脱罪,才找上他们做替死鬼。”

  夏彤枫说得激动,南宫旭日的神情却始终冷淡。对他而言,南宫易本就心狠手辣,为求保全自己,压根不在乎赔上旁人几条性命,今日他所做所为,并不令人惊讶。

  “别人的闲事,”他抬起手,将她散在颊边的发给拨开:“莫管。”

  她拉下他的手,严肃的看着他:“这怎么是别人的闲事,这是田大夫,田大夫是个好人,我与娘和石头初到景城时,身上没有太多银子,但我身子不好,田大夫来瞧过几次,都没收银两,算是我的恩人。”

  “所以呢?”南宫旭日轻挑了下眉:“对你有恩,又要报恩?以命相救?你这性子,一点小恩小惠、举手之劳都要赴汤蹈火,这辈子还也还不完。”

  听出他语气底下的不以为然,夏彤枫不由嘟了下嘴:“人家当年确实是有恩于我,我也不是说要以命相救,我也没这能耐。”

  “怎么?”他抬起手,敲了下她的额头:“有能耐就真的连命都不要了?”

  她捂着头,耸了下肩。“若能相助,自然就得帮一把,田大夫可是个好人。”

  “你非圣母,无法救天下人,与其去顾念旁人的安危,不如早点回去,家里的马奶酒快没了,明日就给我酿些。”

  “人命关天,你却是念着你的马奶酒。”

  “因为其他人与我无关,抱着你的钱罐子,走了,剩下的事刘景会打点好。”

  “是啊,姑娘。”刘景听到自己的名字,连忙上前说道:“这里有我和高勤就成了,快回去吧!”

  “那就麻烦你们了。”

  夏彤枫跟着南宫旭日一起离去,只是才走没几步,就被挡住去路。

  南宫旭日的神眼一沉。

  穆一忍不住心抖了一下,但还是硬着头皮向前道:“家主交代,明日启程回府。”

  夏彤枫脸上的笑意隐去,明日?!如此突然?

  她呐呐道:“可是我娘亲的身体不见好,我担心她无法承受得住舟车劳顿,所以——”穆一打断她的话:“家主有令,明日辰时启程,姑娘别忘了已卖身穆家为奴。”

  夏彤枫微张着唇,最终低下头:“是。”

  “家主还要转达姑娘一句,”穆一看了南宫旭日一眼,注意到他的脸漫上寒霜,不由自主的退了一步才继续道:“入了穆家为奴便要恪守本分,无令不得出府,也不得与旁人相见,违者按家规处置。”

  “是。”夏彤枫点头。

  穆一话已带到,立刻转身离去,直到拉开距离,他这才松了口气。

  方才的话,表面上是说给夏彤枫听,实则是穆意谨交代一定要在南宫旭日面前说清楚。来之前就知是个苦差事,果然很不好办,有一瞬间,他真担心南宫旭日会突然一拳向自己挥来,庆幸现在能全身而退。

  “太阳,”夏彤枫有些恍惚:“我明日就得走了。”

  “你自个儿先回去。”

  夏彤枫抬头看着他,他脸上的冷意令人心惊:“你要做什么?你可别去——”

  看不惯她焦虑的神情,南宫旭日烦躁的丢下一句:“我不会令你为难。”说完快步离去。

  穆一发觉身后有着细微的脚步声传来,他连忙往一旁闪,就见一道黑影闪过,一下子消失在眼前。他心一惊,连忙跟上去,若真动起手来,他的主子可完全不是南宫旭日的对手。


梦远书城(canadamortgagehub.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