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面香小厨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一


  夏彤枫这才想到自己未将签下卖身契一事转告何氏,一方面是忙,一方面则是担心何氏的身子不好,知道后心中会难受,所以便瞒过一日是一日,但如今穆意谨再临景城,看来也瞒不住了……。

  “娘,其实家主已经点头答应要救石头了。”

  何氏十分惊喜。“真的吗?”

  “我与家主有了协议,家主救石头,我则签下书契,卖入穆家为奴三十年。”

  何氏闻言脸色顿时一白,因激动而气息有些急促:“你说什么9?你为了石头,卖身为奴?”

  “娘,你别这样。”夏彤枫连忙拍着何氏的后背,让她顺顺气,一张小脸都急白了:“虽是卖身契,但家主发了话,不是终生,只是三十年,三十年后,我能回复自由身,石头病又能好,值得。”

  何氏难过得双眼闭了下:“你这个傻丫头——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

  “就是娘发病,昏迷不醒那日。”夏彤枫不敢隐瞒。

  “那都是两、三个月前的事了,太阳知情吗?”

  夏彤枫点头。

  “他也由着你胡闹?”何氏不是没看出太阳对夏彤枫的心思,他没阻止吗?

  “这不是胡闹,”夏彤枫咕哝:“太阳虽也有些气恼,但他最终也明白如此才能帮到石头,也就不再多言了。”

  何氏久久不语,入了奴籍等同成了最下等人,纵使不是终生为奴,所生的后代也不用世代为奴,但三十年——人一生最宝贵的年华,穆家家主说是心善,实则心狠。“是夏家对不起你。”

  “娘……”

  何氏疲累的一叹:“这三十年,你为穆家奴婢,无论何事都得经主人家首肯,就连婚配亦然。”

  夏彤枫微愣了下,脸微红:“娘怎么突然提这个?”

  “并非突然,你的婚事始终挂在我的心头。救你那年,并不知你年岁,于是当你和石头同年,转眼五年过去,你已是大姑娘,一般人家到你这年纪早已婚嫁,是我和石头误了你。”

  “娘这是把我当外人了,娘救了我,这辈子就是我的娘,要孝敬一辈子的人。”

  何氏心头泛起一股暖意,感激的轻拉着她的手。

  穆意谨今日来施针,虽没多说,但何氏从他简单的字里行间听得明白,她的日子不多了,服了他的丹药,原一日得犯好几次的胃痛次数少了,吃进肚的东西依然不多,但至少不像以往总吐了出来,运气好时还能睡上一、两个时辰的好觉,精神跟着好转,不过她心知肚明,自己的命是用穆意谨给的药吊着。

  这世上她唯一牵挂的便是石头和妮子,始终有个私心,盼着两人能牵手一世,但她看得出来,妮子也喜欢太阳,她疼爱妮子,不会逼她选择,只是心中对太阳的疑虑始终挥之不去,这样一个来历不明的人,怎么能把妮子交给他?

  今日见穆意谨对太阳的态度,随兴之中带了丝敬重,放眼天下,能得穆家家主如此对待的,只怕没有几人……

  “你救了太阳,但你对此人又了解有多深?”

  夏彤枫一愣:“娘指的是——”

  “他是何方人士,过去如何?”

  夏彤枫怔怔的想了会儿,最后摇头:“我没问过,因为他似乎不想多提。我猜肯定是他以前的日子不好过,他性子傲,难免觉得失了颜面。”像是想起什么,她笑了,伸手一指:“我第一次见他,他就是一身破烂的坐在那边的巷子旁。”

  何氏顺着她的手看过去,那条巷子狭小,平常只有几个滩主会在那里暂时摆放些物品,阴暗又隐密,一般人不会多瞧一眼。

  说太阳是乞儿她不信,气势与眼神骗不了人,若太阳是个寻常人,她并不介意留下他,把夏彤枫交给他,让他们真正成为一家人,但若他不是……

  一阵风吹来,她忍不住轻咳了几声。

  夏彤枫连忙轻抚着何氏的后背,让刘景替她端来一碗热茶。

  何氏喝了口茶水,顺了气,这才看着夏彤枫:“若娘要你在太阳或石头之间选择,你会选谁?”

  夏彤枫微愣:“我们是一家人。”何氏轻摇了下头:“妮子,你知道娘的意思。”

  “娘,石头这辈子都是我最疼爱的弟弟,就算赔上我的一条命,我也永远会护着他。”夏彤枫的回答,何氏早有预料,虽然心里难免失望,但也只是淡淡一笑:“我明白了。我的身子不行,此生就记挂着石头的身子和你的婚事,你寻个机会问问太阳,探探他的口风,若他愿意真心待你,此生只与你一双人没有异心,娘便将你交给他,让他去求穆家家主点头,娶你为妻。”

  夏彤枫喜欢太阳,从第一眼见他,他虽一身狼狈,她就控制不住对他的关心,想到能与他成为夫妻,红云顿时爬上脸颊。

  “只是妮子,要执子之手,也得相互坦诚才行。”

  夏彤枫的笑容隐去,她听得出何氏言语下的担忧,她的心莫名的也沉重了几分。

  自己是个没有过去的人,这几年来,在何氏和石头的陪伴下,她活得开心,私心以为太阳也可以,纵使不知来历,重要的是以后的日子怎么过,纵使偶尔她心头也觉得古怪——他的眼神、气势和功夫,还有穆意谨、石庆对他的态度,她也有不少的谜团,但她始终不愿面对,因为内心深处一直有个声音让她别问,怕是一旦问明白了,她与他之间就不可能走在一起。

  “无论太阳的身分为何,只要他能一片真心护你,如此无论在任何位置,你都能无所畏惧。”

  何氏的话中有着深意,夏彤枫皴着眉思索着。

  “我累了。”何氏温柔一笑,拍了拍夏彤枫,这个善良的孩子,老天爷该给她个美满的归宿才成。“陪娘走一段,送娘回去可好?”

  “当然。”夏彤枫露出何氏熟悉的笑容,交代了刘景先看着滩子,扶着何氏回家。

  陪着何氏,直到她安稳睡去,她这才出门回到面滩。


梦远书城(canadamortgagehub.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