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面香小厨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


  “南宫府的事,你听说了吗?”

  马主回问道:“是府里起火的事吗?”

  “是啊!现在有多少损失先不说,最要紧的是少主出事了。”

  马主一惊:“少主出事了?!这可是大事。南宫家仅剩的独苗若出了事,南宫家不就绝后了。”

  “你小声些!我也是听我在南宫府里干活的表弟说的,这次的火把南宫府的马厩烧了,

  听说这次要在马市上拍卖的一对宝马都关在那马厩里,过几日只怕南宫家拿不出马来卖。”

  “消息都放了出去,你看这次的马市这么热闹,也都是冲着南宫家的宝马而来,现在没了,岂不是丢人了?”

  “丢人不打紧,只要进贡朝廷的马不出事便可,不过麻烦的是少主,听说中了邪,这几日发高热不退,时而昏迷时而清醒,南宫府里的下人私下皆说是冤鬼索命。”

  马主露出惊吓的表情:“什么冤鬼索命?”

  “还不就是五年前死的那位南宫少主,说到底,人家才是名正言顺的主,只可惜年纪轻轻就死了,才过二十岁生辰啊!正要跟穆家谈定迎娶之日,谁知突然来了把火,把人给烧死了。说真的,虽说是意外,但实在透着古怪,谁能信啊!”

  “你可别胡说。”马主连忙看着四周,压低了声音:“你忘了当年南宫城主杀了多少乱咬舌根的人,我还记得那几具尸体挂在墙头好几日,看得人恶心又发寒。”

  话一说完,两人对视了一眼。

  说到如今的南宫城主南宫易,就算众人怀疑他宠妾灭妻、为夺位弑父,却因为他心狠手辣的手段,不敢再多言。当年的事,朝廷都没查出证据,拿他没办法了,老百姓还是别嘴碎得好。

  尽管这么些年,南宫家到了南宫易手里,声望早已不复以往,如今南宫府的一把火,再次勾起了景城百姓的回忆,闲言碎语难免传出,但当年南宫易对待谈论流言之人的狠劲余威犹在,两人终究还是不再多非议,再说马市的交易向来握在南宫家的手里,他们不敢也不想跟银子和小命过不去。

  多年前南宫家曾遭祝融,少主死在这场灾事之中——夏彤枫与何氏和石头来景城时,已鲜少有人谈论南宫家那些糟心事,她只隐约知道如今的南宫城主心狠手辣,好大喜功,不太得民心……

  虽然四周的人声杂乱,夏彤枫却突然觉得浑身冰凉,呆愣愣的坐着,努力的思索这股奇异的感受是从何而来……

  “好疼。”

  石头的声音让她回过神,她连忙抬起头,看到石头跌倒在地,她连忙起身跑了过去。

  “怎么了?”夏彤枫将石头给扶起来。

  “姊姊,石头好疼,他们打石头。”石头委屈的指着面前几个下人打扮的人。

  夏彤枫顺着他的手看过去,站在最前头入目的娉婷身影令她的眼微微睁大,对方一身粉嫩,戴着白色帷帽,虽看不清五官,但隐隐约约还是能看出是个美人。

  她将石头拉起来,护在自己身后:“不知姑娘为何对舍弟动手?”

  “这傻子竟然想碰我家姑娘,我们推他一把已经算是客气了。”那女子身旁的丫鬟出声,语气中满是不屑。

  夏彤枫觉得这个丫鬟很眼熟,静下来一想,认出她曾在飘香院与她有过一面之缘,她口中的姑娘……她的目光看着戴着帷帽的女人——是宋明?!

  “真是冤家路窄。”宋明不悦的哼了哼:“你们是那日不长眼,夜闯飘香院的人对吧?”

  那巢明好不奋议让家春兴警她一见,谁知没一刻灵髪彤枫几个人坏了事。

  宋明从那日后,就一直找不到机会再见穆意谨一面,平白的失了个大好机会,她早就恼

  了好几日,方才一下马车,一眼就看到石头这个傻子,便带着丫鬟和两名飘香院的伙计走过来,意图找人出气。

  夏彤枫听出宋明语气中的恶意,不明白自己哪里得罪了她。

  她拉着石头追问道:“石头,姊姊是怎么教你的,你怎么能随意碰个姑娘家?”

  “我没有。”石头无辜的摇头,直指着宋明:“是她自己过来的,挡住了我看马,我伸手要她让开,她就推倒我了。”

  夏彤枫在心中一叹,弄清楚原来是个误会,石头并非存心。她低头赔罪道:“姑娘,真是失礼了,我弟弟不懂事。”

  “原来是个傻的!既是个傻子,就好好的关在屋子里,别放着他四处游荡。”

  夏彤枫的眼神缩了缩,听出了宋明语气里的不屑:“姑娘,我弟弟只是脑子有些不聪明,不是痴儍。”

  “还真是娘不嫌子丑。”宋明轻哼了哼:“你的傻弟弟是不是喜欢这匹马驹?”

  夏彤枫还未开口,石头已经迫不及待的点头:“是!石头喜欢,姊姊会给石头买。”

  夏彤枫看着石头一脸热切,为难的扯了下嘴角。

  “真的吗?既然是你们要的话——”宋明上前,打量着马,声音陡然一沉:“我也要!”

  宋明的话令夏彤枫皱起了眉头。

  “这马是石头的。”石头扬起声音道。

  夏彤枫连忙拉着要冲上前的石头。宋明身边的伙计可不是吃素的,要是石头真动了宋明一根寒毛,他们姊弟就别想完好如初的回去。

  “姊姊,我要这匹马。”石头急急的说。

  “好。”姊姊安抚的拍着石头,平时她并不是个会与人针锋相对之人,但宋明的态度却令她想要争口气:“姊姊买给石头。”

  “你给我滚一边去!”桃红上前啐了一声:“这匹马是我家姑娘看上的。”

  夏彤枫脸色微沉:“姑娘这话错了,这匹马明明是我弟弟先看上。”


梦远书城(canadamortgagehub.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