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面香小厨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八


  她真心想要有一个像夏彤枫这个性子好又善良的媳妇儿,只是石头那个状况,她始终没有开口要求,她知道夏彤枫是个感恩图报之人,只要她说,这丫头就算不喜也会点头,但她无法自私的误了人家好好一个姑娘家的一生。

  “石头一定会好的。”夏彤枫轻柔的语调中有着决心:“娘等我,等我挣够了钱,就带着石头去找神医。”

  何氏眼底发亮,但像是想起什么似的,那光亮一下子黯淡下来。说起神医,她心知指的是雍城穆家,穆家世代医药传家,家主更有天下圣手之名,但以自己的身分,何德何能可以让穆家出手相助?

  “你好好替自己盘算,别尽想着石头。”何氏的目光若有似无的看了一旁沉默的太阳一眼:“如今的日子,娘已经很满足了。”

  “这可不成。”夏彤枫很清楚石头的病始终是何氏心头的痛:“我要治好石头的病,就算是得用尽我一生的光阴,我也一定要治好他。”

  何氏心知希望渺茫,但听到夏彤枫的话,仍是感到一阵安慰。

  看着何氏,夏彤枫原想提自己见过穆家家主一事,不过转念一想,如今八字都还没一撇,何氏的身体不好,是不要给她希望,最后又让人失望,所以暂且不提,等今曰上街的时候打听打听,看穆家一行人如今落脚何处,她再来想办法见上一面。

  何氏看着不发一语的太阳:“太阳。”

  太阳听到轻唤,看向何氏。

  “今日就麻烦你陪着妮子上山,两个人也好有个照应。”

  “娘,不用了,太阳的脚伤才好,我打算让他——”

  “好。”太阳简短的一句话打断了夏彤枫的话,居高临下的扫了她一眼:“正巧我也想出去走走。”

  夏彤枫看到他眼神底下的警告,立刻闭上嘴,不再多说,再陪着何氏聊了几句,就带着太阳出去。

  “妮子。”

  听到太阳的叫唤,夏彤枫愣了下:“太阳,你该叫姊姊。”

  太阳冷冷看她,彷佛没听到她的话,径自问道:“你娘出身何处?”

  夏彤枫微愣了下,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你不知道?”

  “我娘很少提她之前的事儿。”夏彤枫老实的回答,何氏只说过自己来自风景秀丽的江南,其他的根本就没有多说。“我只知道她是南方人。”

  南方人?!太阳眼底闪过一抹光亮,若说何氏能一眼看出他出身不凡,同样的,他也能看出她并非是寻常人家出身的女子,只是若是出身南方高门大院,为何又会落魄的带着一儿一女来到景城最低贱的西市讨生活?

  “太阳啊!石头为什么还没醒,不会有事吧?”

  太阳敛了敛心神,摇头道:“放心吧!应该还会再睡会儿。”

  夏彤枫确定石头没事,也就不再多问,填饱肚子,看太阳还在慢吞吞的吃东西,索性先起身,拿了个竹蒌,想了一想,又多清出个竹蒌。

  虽说在吃着东西,但太阳的目光始终留意着她,等吃饱后,他才指着其中一个竹篓,语气有些阴沉的问:“你别告诉我,你要我背这个玩意儿!”

  “既然是两个人去,自然多带个竹蒌,可以多采点药或野菜回来。”夏彤枫讨好的说:“你就当帮我个忙,回来的时候,我上市场切几斤肉,弄好吃的给你吃。”

  太阳冷哼,拿吃的来打发他?!当他是石头那个傻小子?

  夏彤枫睁大着一双祈求的眼,看起来有些可怜兮兮的。

  “瞧你这德行。”嘴巴说得不屑,但还是将竹篓给背上了。

  夏彤枫见他动作,脑中突然闪过一道光,她好像懂得怎么跟太阳相处了!他看起来脾气不好,但对她的祈求,似乎没多大的招架之力……

  她暗暗低下头,嘴角扬起一抹若有所思的笑。

  “做什么?”

  她连忙眨了下眼,抬起头,对他甜甜一笑:“没有。我们快走吧!还得去给你买几套衣服。”

  她带着他上街,在西市买了几套料子不算太差的衣服,然后跟店家约定傍晚回来的时候再过来拿。又去找了木匠,订了张桌子,讨价还价之后说定是五两银子,不过工匠活多,所以得等到十五日后才能好,夏应枫闻言有些失落,但这也没有办法。

  等从木匠处离开,时候已经不早了,夏彤枫连忙带着太阳往城外走。

  这些年,她上山的次数不少,所以对羊肠小径也很熟悉。入山没有多久,就看到树丛里有她要的伸筋草。

  她的心中一喜,走了过去,一张嘴还不忘提醒:“太阳,你要小心,这里有蛇虫出没,别被——”话还没说完,手臂就被太阳一把捉住,把她吓了一跳:“你——”

  太阳一手拉着她,一手弯腰拿了块石头往她前方一丢,接着听到“轰”的一声,不远的地面上露出一个坑,这是猎户做的陷阱,虽说不深,但若误跌了进去,也是少不了皮肉痛。

  “你还是顾着你自己一点。”太阳严厉地瞪了她一眼,就这点本事还敢一个人上山,能长到这么大,还真是运气好。

  夏彤枫的双眼发亮,她上山向来很小心,不过猎户做的陷阱却是越来越隐密,去年她带着石头上山,他就误中了陷阱,跌伤了腿,从此她再也不敢带着他。“你真厉害!你怎么知道前头有古怪?告诉我,快告诉我。”若她能学会,以后就不用担心,也不用怕带着石头上山了。

  “这种事你以为说说你就能懂吗?”

  他冷凉的话就像是冰水直直从她的头上泼下,她不太好意思的一笑:“确实也是。”

  太阳伸手揉了下她的头:“方才看到什么,让你急不可耐的走过去?”


梦远书城(canadamortgagehub.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