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面香小厨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七


  “可是家里没有小米。”夏彤枫苦恼的搔了搔头:“不如今日上街顺便替你买些。”

  太阳的眼神又冷了几分。他是见她为了摆傩,一忙起来总是有一顿没一顿的胡乱吃,所以个子才会长不大,才要她吃点好东西养养身子,她竟以为是他要吃?!蠢妇。

  夏彤枫敏感的发觉气氛一滞,迟疑的回视,他这眼神还真骇人,但家里真的没有小米。“你非得现在吃吗?”她脑子里转着,或许可以去隔壁李大娘家问问有没有小米。

  太阳“哼”了一声,蠢妇、蠢妇!他转身面无表情的离去。

  夏彤枫紧张的看着他,不放心的在他背后喊道:“太阳啊!你别乱走,这个胡同七弯八拐的,小心等会儿找不到路回来。”

  这口吻是把他当成黄口小儿不成,太阳原想要到外头去练练拳脚功夫,却没料到出去之后根本找不到一块清静之处,最终只能满脸不快的又绕了回来。

  夏彤枫正好端着早饭进去何氏的房里出来,注意到他的脸色似乎又阴沉了几分,真心觉得太阳这名字取错了,这古怪的性子,哪有一丁点像是亮晃晃的灿烂太阳?

  太阳上前看到桌上摆着简单的一盘酱菜、一盘炒蛋,还有几个大胖馒头,这是一般寻常人家的吃食,但在他眼中看来却太过寒碜。

  “你先吃点东西,等会儿跟我去我娘房里。”

  “不用,先去向你娘请安吧!”他初来乍到,该有的礼节,他不会落下。

  听到他用“请安”这个词儿,夏形枫微惊的眨了眨眼,但看他已经走向何氏的房间,她也不再多想,连忙跟上。

  何氏的胃口越来越差,东西就算吃下肚,也常会吐出来,所以现在并没打算用饭。看到进门的太阳,她眼底闪过一抹光亮。

  “娘,这就是我之前跟你提过的太阳。”夏彤枫坐在床边,拉着何氏的手,柔声的说:“因为他没地方可以去,我把人给带回来了。”

  何氏半卧在床头,病了大半年,她脸色苍白,人也瘦了一大圏,但今日看上去精神还不错。她向来是个心善之人,看着太阳,见他眼神坦荡,看来也不像是一个心有不善之人,只是这一身气势。

  “妮子说,”何氏问道:“你是个流浪街头的乞儿?”

  太阳挑了下眉,不置可否地撇了下嘴。

  见他略显倨傲的神情,夏彤枫连忙开口:“娘,太阳的性子有些冷,不太喜欢说话,你有什么想知道的,问我便成了。”

  看出夏彤枫对太阳的维护溢于言表,何氏不禁有些担心起来。当初她救了夏彤枫,又收留她,不单只是因为她失忆、无家可归,而是看出这小姑娘天真心善,有着单纯的好性子,若她肚子里有些坏水,自己也不会带着她过日子,可她这样的性子,万一所信非人怎么办?

  眼前这男人虽然穿着石头的衣物,有些不太合身,但一身气势不怒而威,她太清楚这是在上位者才能不经意?f露的霸气,威压一现,让人望而生畏。他在她面前,纵使她为长辈,他也一点都不隐瞒自己的性情,这样的人不只是自傲,更多的是自信。

  若此人真是个乞丐,也是乞丐中的王者——何氏的目光不惊不惧的平视着太阳,对太阳身分有所怀疑,但明白他不说,她也问不出所以然。

  至于夏彤枫,她看向这个总是笑眯着眼的可爱丫头,揉了揉她的脸颊,小妮子看到的不过是表面罢了。

  “你如今将人带回来,”何氏柔声问道:“是打算让人住下吗?”

  “是。”不知为何,夏彤枫原本打定好的主意在对上何氏温柔的目光时,突生心虚:“太阳没地方可以去,我想暂时让他留下来。”

  “傻孩子,”何氏看出夏彤枫的为难,安抚的轻拍了拍她的手:“这个家早就由你作主了,你说好便好,只是我担心这胡同里人多嘴杂,突然来了个汉子,我和石头不打紧,你一个未出嫁的大姑娘,就怕你会被说闲话。”

  “娘,嘴长在人家脸上,也顾不了人家说什么。”夏彤枫知道何氏不反对,心情很好,笑开了脸:“我们过得心安理得就好,也就不管旁人怎么说。”

  看她笑眯了眼,何氏的心不由一暖,这笑容总能让人忘了烦忧:“若你想将人留下便留下,只是若有旁人问起,就说是咱们故乡来的远亲,来景城干活,暂时住在这。”

  夏彤枫用力的点了点头:“果然还是娘想得周到。对了,娘,今日我不摆滩了,我得上街去给太阳买点东西,然后上山一趟采药,回来的时候应该傍晚了。”

  何氏闻言,无奈的一叹。石头的病,有药可治,就算不能治好,至少不会继续恶化下去。离乡背井十多年,她带着石头四处寻药,得老天爷保佑,在这东北之地的景城外找到不少,日子才在夏彤枫的帮助下,在景城安定下来,结束流浪的日子。

  每隔一阵子,夏彤枫都会上山采药,原本上次上山,为了马市要到,她特意多采了不少,却没料到这阵子石头在家无事,把自己当成大夫,拿着草药玩,等发现的时候,那些草药不是被丢给鸡吃,就是拿去湖边喂鱼了。

  “正值马市快到了,你忙着滩子,石头又不懂事,让你添麻烦了。”

  “娘怎么这么说?石头可是我弟弟。”

  何氏救人,从没想过回报,五年前她自个儿都没料想到因为一时心善救回夏彤枫,这些年来才得以依靠夏彤枫,日子才一天天的好过起来。

  她感激之余,却又对夏彤枫有更深的内疚:“若是石头的病能好就好了。”


梦远书城(canadamortgagehub.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