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面香小厨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五


  太阳闻言微僵了下身子,看着胡闹的石头,心头一恼,将夏彤枫对自己的态度转变,全怪到石头头上,一个箭步上前,手一伸,在石头的脖子上捏了一下。

  原本激动的石头因为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整个人毫无预警地软趴趴的倒了下来。

  夏彤枫吓了一跳,连忙上前要扶,太阳快了一步,让石头靠着他的身子。

  “你对他做了什么?”

  “只不过是让他睡会儿罢了。”

  夏彤枫紧张的打量着,确定石头没事,真的只是睡着,松了口气之余又满是无奈,真是一个又一个的冤家。

  “石头晕了,我怎么把人带回去?”虽说她的力气不算小,但想扛起个高壮的男人也不可能。

  太阳有些嫌恶的皱了下眉头,勉为其难的将石头抱了起来。

  夏彤枫微惊之余,连忙问道:“你的脚没事吗?”

  太阳原本心有不快,但看到她还挂心自己的分上,撇了下嘴,不太情愿的点了下头。

  “你先坐到一旁,再等我一会儿,收拾好就回去。”

  夏彤枫加快手边的动作,至于打烂的桌子,也只能放着,等明日再处理,收好之后便领着抱着石头的太阳回家。

  “若脚疼了,可别逞强,我推板车来——”

  “可以,你走,我跟着。”

  夏彤枫就住在离西市三里路的小胡同里,胡同里有几十户人家,房子大多窄小,夏彤枫这些年已经存了一笔银子,打算过些日子再找间大点的屋子,让何氏和石头能住得舒适些。

  现在住的屋子小,除了灶房和何氏的房间外,唯一一间房间里,勉强用块布隔成两个空间,一边让石头睡,一边是属于夏彤枫的。

  “把石头放下吧。”

  等太阳将人放下,夏彤枫立刻打来一盆水,细心的给石头擦脸和手脚。

  “其实石头没恶意,”夏彤枫一边轻柔的擦着石头的脸,一边轻声的说:“只是孩子气,喜欢闹着玩,你不要和他计较。”

  “他真不是在耍弄人?”

  “他真的不是在耍弄人,只是有时发起病了,会搞不清自己是谁。”夏彤枫一叹:“这几年吃了药,好了许多,之前,他会跟着娘到摊子上帮忙,只不过这些日子娘病了,所以我让他留在家里照看着娘。他是我弟弟,我的亲人,你以后——”

  她黯然的闭上了嘴,知道许多人都瞧不起石头,她也没少见过别人嫌弃的目光,但她不希望在太阳的眼中也看到类似的轻视:“以后若他给你什么,你收下就是,别伤了他。”太阳看出夏彤枫未说出口的难受,他敛下眼,看着熟睡的石头,心知在夏彤枫心目中,石头的地位特殊。他决定不跟不懂事的石头计较,争风吃醋什么的,更降低了自个儿的格调,他对上夏彤枫期盼的眼神,点头当是同意。

  看他点头,夏彤枫这才松了口气,她可不想太阳跟石头处得不好。她轻手轻脚的给石头盖好被子,这才领着太阳走出来。

  坐在这屋子唯一的一张小圆桌旁,太阳看着几乎可说是家徒四壁的小宅子,这夏家真的穷。

  夏彤枫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苦恼的皱了下眉:“今日你冲动的打坏了我的桌子,这可如何是好?”

  “找人再做一张便是。”

  听到他的话,夏彤枫重重一叹:“太阳啊太阳,你是真不懂还是装胡涂?”

  太阳是真不懂,在他的想法里,东西坏了,重做不就好了:“烦恼银子吗?”

  “银子自然是考量之一。”“石庆不是给了你不少银子?”

  她想也不想的摇头,说到底,还是不想要这笔银子。

  “别闹别扭,纵是杀人放火抢来的银两,也与你没半点关系。”

  夏彤枫总有种收了银子,就好像把太阳给卖给石庆的感觉。“总之这笔银子我会找个机会还给庆哥。”她想到方才在滩子上,他们的面没吃几口就打翻了:“别说这个,你肚子还饿着吧9”

  太阳一点都不懂得客气的点头:“再给我下碗面。”

  她原本只想要随意给他点干粮填肚子的,但他都开了口,她只能认命的生火,煮了碗面后放到他面前。

  “对了,方才你说你身上有毒是怎么回事?”

  太阳沉默的吃了几口,这才淡淡的开口:“不过就是些许的陀罗散,不至于致命,只是发作时难受些。”

  陀罗散是曼陀罗花制成的毒物,吃了之后会妄想幻听,久服会丧失心志,她怎么也没料到他竟然中过这种古怪的毒物:“不行!我明日找田大夫给你瞧瞧。”

  “没必要。”他不留情的回绝,他已经好一阵子没吃进陀罗散,身上的毒也好几天没发作,看来是已经解了。

  看他一脸坚持,夏彤枫知道自个儿没法子强迫他做不愿意的事:“谁对你下毒?”太阳吃着面,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夏彤枫自顾自的猜测道:“该不会是你在街上行乞时胡乱吃了别人给的东西才中毒吧?果然流浪街头的日子不好过,以后你就安分的找个正经差事,姊姊能帮的会尽量帮你。”


梦远书城(canadamortgagehub.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