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财神,钱拿来 >
二十七


  一定是曼曼和滋味害的,说了那么多奇怪的话,她才会胡思乱想。

  “我说啊……你的桃花会多到泛滥的原因,除了你那张脸和家世,你也该管管嘴巴,女人是一种很单纯的动物,很容易被灌米汤的。”

  “放心吧!你祭过烂桃花的,我对你没有杀伤力,不是?”

  “……说、说的也是!”她是乌龟,是俗辣!他对她是没有很严重的杀伤力没错,可是……她也是女人,也有眼睛,多多少少、多多少少也会造成一点皮肉伤嘛!

  问题是,在面对他时,她连这一点点、真的是一点点的杀伤都不敢承认,这让一向很坦率的自己……很闷呢!“你还没说这么晚了到这里干啥?”

  即使知道是这样的答案,经由柳香朵口中说出,他还是不免失落。“也许我们真的有那么一些心有灵犀,你睡不着,我也正好想带你出去走走。”

  “去哪里?”柳香朵的眼睛马上发亮。要出去欸!好久没和他出去了!

  “你这一、两天假日没事吧?”

  “……没。”学长大概又会来找她,可和他在一块,她很有压力。

  其实,他的告白她至今仍没有答复,甚至在昨天她还告诉唐君,她现在并没有想恋爱的感觉,如果可以,就从当普通朋友开始吧。

  尹赫珩故意漠视她那一秒的犹豫,他想……他猜得到她在犹豫什么。

  他不想想太多,不想背负太多包袱,这两天就当是圆一个愿、作一场好梦。“我们去旅行吧!”

  “旅行?!”柳香朵不禁失笑,“你这种有钱人家的公子哥儿不都只去瑞士滑雪、日本赏樱,国内旅行你不会觉得无聊?”不过说真的,还真有些心动呢!

  旅行啊……她是挺穷酸的,要嘛就是上阳明山赏樱、要嘛就爬爬“枕头山”……咳!反正……只要花上一千块的旅费对她而言都太贵,所以……她经常是哪儿也去不成。

  “不会啊,其实有时候看一些国内的旅游介绍,有些地方还不错,有时候假期不够长,国内旅游是不错的选择。”

  柳香朵眼睛更亮了,“我喜欢刺激一点的,我听说秀姑峦溪很好玩!”

  “的确。”

  她贼兮兮的笑,“那我们还等什么呢?”

  凌晨近三点时才到达目的地,连续假日人多,口碑好的饭店根本不太可能还有空房,再加上两人的旅行是临时起意,找个落脚处遗真有点困难。还好尹赫珩的脸是张活招牌,一出现没多久,自家饭店的经理很快就出现了,安排了最好的居住环境。

  说真的,柳香朵累坏了!虽然开了几个小时车的人不是她,可为了“道义”问题,她还是很够义气的睁大眼睛陪着尹赫珩,即使后来……她双眼无神得活似死鱼,脑袋也空白如纸,呈现出“弥留”状态,好歹还是撑到了目的地。

  所以一进房门她倒头就睡,也不管同行的男人会不会突然化身大野狼!

  柳香朵是先进房间的,尹赫珩则是在大厅问了经理一些行程,这才上了楼。卡一刚开,他就好笑的发现心上人连外套都没脱就大喇喇的躺在床上,膝盖以下还悬在床缘,饭店的纸拖鞋一脚落在地毡上,一脚还挂在她的脚板,就这么呼呼大睡了!

  他又好气又好笑,小心将她抱起来放在床上,拉过棉被为她盖上。

  他睡意全无的静静凝视着她的睡颜,原来真正喜欢上一个人,心可以这么平静、安心,原来真正的满足只是那么纯粹的凝望,而不需肉体的交叠……

  他忽然想起余安妮分手时对他的诅咒——

  像你这种没有真心的男人,我诅咒你有一天会遇到一个甘心对她掏心掏肺,可却得不到的女人!

  一直以来,他都把这样的话当笑话,也不认为有什么样的女人能让他掏心掏肺,就算这样的女子真的存在好了,他也不相信有哪个女人在他掏心掏肺后还得不到。

  余安妮啊余安妮,原来你铁口直断的本事还直逼职业级的算命仙!

  叹了口气,他爱怜的抚着床上人儿漂亮的眉……

  他想起第一次不太浪漫的相遇、想起她在公司顶楼大喊“给我钱”的样子、想起他带着她见父母时她说的话、想起她放风筝玩得像个小孩的笑容……

  原本以为这些他会到很老很老的时候才拿出来回味的,却没想到……

  尹赫珩看着她,喃喃的开口,“喂,我有没有说过你、你其实长得还不差,欸,我这么说,你八成又要鸡蛋里挑骨头的嘀咕我赞美得不干不脆了。”

  说着自顾自的笑了,“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好像还满喜欢和你抬杠的,有时候气得你七窍生烟我还挺乐的。”抿了下嘴,“连我自己都觉得这么做颇无聊,可……难得我这位符合众人眼中王子形象的男人可以‘透透气’、展露一下真性情,柳香朵,你就委屈一下吧。”

  床上的女人换了个睡姿侧过了身子,直接拿背对着他。

  “啧,说到不爱听的话,你连睡着了都拿背向着我!”伸出手,他抚着她的长发。“好吧,我说一些你爱听的……”

  “柳香朵,在我眼里你是漂亮的,而且独一无二,我喜欢看你笑,你笑得很开心的时候还会露出一边的小虎牙,前些日子我还在想。如果你的牙保养得当,到七老八十还有的话,笑起来一定很可爱。”

  说到这里,隔了许久后他轻轻叹息。“如果真是这样,寄张相片给我吧。”

  他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她,一直到天空露出鱼肚白,长夜将去,金乌待升,他才小憩了一下。

  “擦些防晒乳吧!”尹赫珩把瓶子递了出去。


梦远书城(canadamortgagehub.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