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财神,钱拿来 >
二十四


  话说两人打从两个星朗前由朋友变情敌后,这是第一次约见面,没想到唐君的第一句话就颇有挑衅意味。

  “理由呢?”彼此都是聪明人,这个时候装傻就太不上道了。

  “你赢不了我的。”

  尹赫珩啜了口威士忌。“骄兵必败。”

  “你和香香只是契约婚姻,你的心动在我解读看来,只怕是贪鲜,正如同你说过的,她不是你的菜,更何况,你又了解她多少?你知道她曾经很迷芭比娃娃吗?你知道她心情好的时候喜欢穿长裙,而穿牛仔裤,白T恤的日子表示心情不太好,你又看过她一头短发的年少模样吗?”

  “那是她的过去,我没能来得及参与,可并不代表无法参与她的未来。你的优势只在于过去,要我放手的话你说得太早。”他优雅的笑了。

  “我当你是朋友才给你忠告!”他轻松的态度令唐君极度不舒服,那种感觉像是他早胸有成竹,两人的较劲中并不当他是对手,只当自己在耍猴戏!

  “真当我是朋友,你就不会说这些话,别忘了,她现在的身份是我的未婚妻。”

  “那是契约!”

  “正因为是白纸黑字一清二楚,这种关系比起成天把情啊、爱啊挂在嘴上更具意义不是?”

  “你阻碍了香香真心所想。”

  “什么是她的真心所想?”

  “女人对于初恋总是难忘的,即使后来有了其他男友或嫁为人妇,初恋男友在她心中仍具有特殊的美好意义。”唐君笑了。“香香现在并没有男友,正确的说,现在并没有任何男人在她心中的位置能取代我,而且,打从和我分手后,她也一直没有和别人交往,那意味着在这数年中,她的心里仍没忘记我!”

  “一个当年那么容易就放弃她的男人,的确是很难忘记吧?”尹赫珩压低眼睫,品着杯中物……今天的威士忌好像藏着苦味。

  唐君吗?是啊,那家伙的确是一直没忘记他,在海滩上放风筝时她所说的话,他一直记得。

  即使早成过往,可就真的,偶尔想起这段曾经,我还是有点受伤。也许是……初恋,也许是因为那段日子真的太美好了,美好到我以为会一直这样快乐下去,只是……终究事与愿违。

  那时他忘了问她,如果有一天她的初恋男友又回到她生命中,她曾中断了数年的快乐可以继续,那她……会尝试着再爱上他吗?

  唐君的脸掠过一瞬间的不自在。“那时我只是个学生,我——”

  “放弃就是放弃,哪来这么多理由!”

  他深吸了口气,长叹,“对,我曾经因为我的愚蠢而放弃过她,所以现在为了不再愚蠢,我志在必得!”

  “你的决心我知道了,想必今天约我出来,只是要谈这件事吧?”他有点累,对于任何事情一向游刃有余的自己,最近真的觉得累得像条狗。

  一边是好友、一边是心仪的女孩,这样的三角关系很累人。“两个男人为了争一个女人,而枉颤她意愿,这种画面有点难看。”

  “香香也不算全然不知。”

  “你找我的事,她知道?”

  唐君犹豫了一下开口。“我向她告白了,表达交往的诚意,可她却因为你的契约而不肯点头。”

  他的动作真快!“她是因为契约而不肯点头吗?”

  “没错。”

  “也就是说她接受了你的告白?”

  避重就轻的,唐君回答,“你应该知道,那笔违约金对她而言是天文数字。”

  原来啊……原来他在海滩上没有问出口的话还是有答案的,即使当年唐君伤得她那么重,在若干年后,她还是会再爱上他。

  是嫉妒吗?尹赫珩的愤怒油然而生,咬着牙说:“我不打算作废合约。”

  “那你就卖给我吧!”

  他饮尽最后一口酒,冷然的看着好友。“不卖。”

  “我可以出很高的价格。”

  “不卖。”

  “把事情闹大,传到伯父伯母耳中,你真会觉得比较好?”一向温和的好友突然变得这么不好说话,唐君有些讶异。

  “那我就在明天捉她到法院公证。”

  “你疯了!”

  尹赫珩也不动怒,仅是皮笑肉不笑的一扬眉,手指有节奏的在桌上打着节拍。

  “我没想到你是这么不可理喻的人!”唐君没料到会碰一鼻子灰,愤而离席。

  在他离开后,尹赫珩又要了一杯威士忌。

  啜了一口,他抬起头看着天花板上的灯。

  “让渡合约吗?”他叹了口气,喃喃自语。“即使是可以说心事的哥儿们,这合约中毕竟还包含了心,你叫我怎么让?”

  只是……人家是两情相悦,他真的要用合约绑人吗?


梦远书城(canadamortgagehub.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