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财神,钱拿来 >
二十三


  “附议!”舒曼曼喜欢的是黑咖啡,好的咖啡豆不要加任何调味,否则就尝不到回甘的好滋味了。

  “喂,你们两个今天是怎么了?”

  舒曼曼慢慢的放下了古瓷杯,拈了一块奶酥。“曾经,我以为天底下就属女人的神经最为敏感细腻了,后来才知道,其实不然。”

  “附议!”

  这两人是联合唱双簧吗?为什么她们现在好像很麻吉,只有她一个人是状况外?忽然有点寂寞……

  “我说小朵啊,在你心里面,你是觉得唐君比较好呢,还是尹赫珩比较好?”原以为这么迟钝的人大概只有滋味,没想到人家婚后变得灵光了,又有手段驭夫,把那工作狂吃得死死的,而以为会是狠角色的柳香朵反而……

  神经粗到令人很无力啊!

  “就客观条件,两人差不多吧。”谁比较好?这句话问得她有些招架不住。

  “你是‘当事人’耶,这客观条件是给不相干的人说的,当事人看的当然是主观的喽!”

  “尹赫珩摆明就是……我不是他的菜,还说我是臭豆腐……他啊,根本就不喜欢我,我和他之间只有交易啦,没有什么情感的牵扯,你们真的想太多了。”想到他还忍不住直冒火!

  “那……唐君呢?”郝滋味问得好紧张,为小叔而紧张。

  “……我不知道。”

  “你、你别告诉我你还喜欢他?!”舒曼曼就是对他有成见。

  “他跟我告白,要求交往。”前晚他送她回租赁公寓,在她上楼时突然唤住她说的。

  她站在上楼的第三阶上,和唐君隔着十步左右的距离对望,立于月光下的他比起当年更加器宇轩昂、帅气迷人。

  被这样的帅哥在这么美丽的夜晚告白,该是感动的吧,可……为什么她的感觉,像是等到了一句一直在等的道歉?

  他的告白像是为曾有过的美丽划下完美的句点,而不是开启一段新的美好。

  多年前刚和他分手的时候,她曾经在绝望中有过这样的幻想,幻想着像电视剧、小说一样,没想到多年后还能重逢、再相恋一次,如今一切成真,可……

  她不能说不高兴,但总少了些以往所以为该有的喜悦。

  在她的以为中,她应该高兴到激动落泪,毕竟唐君对她而言曾经是那么的重要,可是如今失而复得,为什么她的反应那么冷淡?

  郝滋味和舒曼曼张大了眼,互看对方。“他动作会不会太快了?你、你答应了没有?”

  “我和尹赫珩还有契约在呢!合约中有明文规定,从和他交往到结婚,在离婚之前,不能和任何男人交往,要不我得赔一笔天文数字的违约金。”

  “那也就是说,你暂时不能和唐君交往喽?”

  “小朵,钱是很重要的哩!”

  见两个手帕交毫不掩饰的偏心,柳香朵也觉得好笑。这两个“扬尹抑唐”的也太明显了吧?奇怪了,尹赫珩有好到这么受拥戴吗?还是唐君天生顾人怨?

  “唐君说他已经错过一次,这次说什么也不能再错过,他和尹赫珩是好朋友,他失而复得的心情,相信尹赫珩也能体谅。”

  舒曼曼冷笑,“这么积极啊?他要是当年有这样的积极,也不会造成今天的局面。”

  “小叔他……不可能会解约的啦!”家中的老公有交代,要她不要乱当人家的爱情军师,说有些事是别人越帮越忙,只要在一旁当旁观者就好,可是……

  她很急欸!她觉得小叔和香朵很登对,她还是希望最后结局是终成眷属啦!

  “我想也是。”柳香朵讪讪然地同意。

  “你也这样觉得?!”舒曼曼是不太了解,可她觉得他看着小朵时的眼神很专注,专注到……仿佛全世界就只剩下她了。

  真的是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吗?就连迟钝如滋味都感觉得出来的情意,香朵却一脸状况外!

  “他那么机车,一定是见不得我好的啦!”

  嗟~~幸好舒曼曼和郝滋味现在都是坐着,要不听到这样的话,大概会同时倒地不起吧!

  原以为她在关键时刻终于清楚了,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答案!

  郝滋味撑着下巴,沮丧的为小叔默哀,舒曼曼则心脏颇无力的打了个哈欠。

  “可是……”

  很显然的,柳香朵的“可是”并没有拉回“观众群”,两个好友仍是各有所思。

  “奇怪的是……我好像松了口气。”她用着舒曼曼典藏的银制小汤匙搅拌着还热呼呼的花茶。

  舒曼曼心不在焉的开口,她此刻的心情大概就叫哀莫大于心死。“什么松了口气?”

  “因为合约阻挡了学长的追求,好像也不坏。”

  “呃欸?!”观众群再度回来了!

  看来……有人迟钝归迟钝,好像也不是这么无药可救。

  “放手吧!”

  唐君主动约尹赫珩见面。


梦远书城(canadamortgagehub.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