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王爷不守礼教 >
三十二


  “我心里另有所爱,他便是你的好友魏明池,我同他早已说好,只待你完成终身大事之后,我便要下嫁予他。”她缓声接著说道:“娘当年亲口答应我的,只要我为你大哥守丧满三年,便可改嫁他人,如今我有此要求应不为过。”

  “你……在骗我!”他震慑的盯住花掬梦,不敢相信她说的话。

  “我没有骗你,我与魏公子一见钟情,然而碍于这身分,所以这些年来只好瞒著你们暗中来往。因为你素来待我不薄,所以我便与他约定,待你成亲之后,我们再行婚娶,他也答应了。”

  听她说得似是真有其事,司徒驰惊愕得嗓音发颤,“可那一夜、那一夜你分明……”

  知他提的是她酒醉那夜的事,花掬梦嗓音平稳的解释,“事已至此,我也就不再隐瞒,其实那夜我因酒意,醉眼蒙眬,误把你看成了他,所以才会如此热情,这件事我至今仍感懊悔不已,不敢告诉魏公子。”

  “不、我不相信……”她这番话宛如尖刃,狠狠往他心坎戳去,令他又惊又痛,脚下一个踉跄,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两步。

  花掬梦敛眉,强迫自己无视心中的不舍,直视他盈满悲痛的眼。“你若不信我说的话,大可去向魏公子求证,看我所言是真是假。”她相信魏明池必会为她圆这个谎。“我只求你一事,望你尽快成亲吧,好让我与魏公子能早日名正言顺的在一起。”

  “你一再拒绝我,全是为了他?”他不敢置信她会这么对他,怀著一丝希冀,再次求证。

  “没错。”她毫不迟疑的颔首,深吸口气,压住心头狂烈的悸动,说出更加绝情的话来,“求你成全我好吗?若是你真的还不愿成亲的话,可否容我先行嫁给他?”

  “你就这么迫不及待想嫁给他?!”

  她似是羞惭的垂下脸,歉然说道:“对不起,但我与他等这一天真的等了好多年了。”

  仅存的冀望被她无情的话给击碎了,司徒驰寒著脸睨著她,半晌,紧闭的牙缝里才勉强挤出几句话,“好、好,我成全你,我会娶魏晓玦为妻,好让你安心嫁给魏明池!”

  看著他悲愤离去的身影,花掬梦抿紧唇瓣,不让含在眼眶里的泪落下来。

  “少夫人,您这又是何苦呢?”小静不小心在窗外听到他们的对话了,待司徒驰一离开,这才走了进来。

  伺候少夫人多年,她比谁都了解,少夫人绝没有跟魏少爷暗中有所往来,她也比谁都清楚,少夫人每次在看见王爷时,那眼神有多柔情。

  以往没去多留心这些事,此刻仔细一想起来,总算是明白这前因后果了。

  原来王爷对少夫人有情,而少夫人对王爷也有意……啊,那日宁夫人托她转告的那几句话,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少夫人,我差点忘了,那天咱们离开前,宁夫人要我转告您几句话。”

  “什么话?”

  “她说人世苦短,何不顺心而为,不必去管那些世俗的束缚,人生最重要的,首先便是让自个过得开心。”

  第九章

  “掬梦姊、掬梦姊。”

  听到外头充满欢悦的叫唤声传来,花掬梦停下笔,抬起头来,正好看见魏晓玦奔了进来。

  她明丽的俏脸上红通通的,眉梢眼底染著浓得要溢出来的喜色。

  “晓玦,什么事?瞧你这么开心。”花掬梦启唇轻问。

  魏晓玦又娇羞又难掩欣喜的说:“是逸之大哥,他上我家去提亲了。”

  仿彿一记闷雷打在心头,她霍然一震,瞬息间便恢复平静。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恭喜你了,晓玦。”他听她的话上魏府去提亲了,自己应该感到欣慰才是,为什么却……如坠冰窖中,浑身泛冷?

  魏晓玦欢喜的流露出女儿娇态,眉开眼笑。“是不是掬梦姊跟逸之大哥说的?所以他才会上我家来提亲。”

  她颔首。“嗯,我是跟他提了一下,那么你们打算什么时候成亲?”

  “逸之大哥好像很急,希望婚礼能安排在下个月,已经拿了我的八字去合日子了。”

  “晓玦,你也知道你逸之大哥的兄长与父王都很早便过世,娘又已出家为尼,他年纪轻轻便要扛起偌大的霄王府来,责任很重,有时难免心情不好,以后要劳你多担待他一些。”花掬梦执起她的手,殷切嘱托。

  “我晓得,以后我一定会把霄王府打理得很好,不劳他操心。”魏晓玦一脸兴高采烈。“掬梦姊,等办完我们的婚事,就轮到你和我大哥的了。”

  “你大哥?”花掬梦一愕。


梦远书城(canadamortgagehub.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