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王爷不守礼教 >


  今日趁著司徒骏在午睡,她托侍婢找来了一株桂花苗,在院子里掘了个洞,种下它,好让它能跟另一株桂树作伴。

  “你在做什么?”

  听到这熟悉的嗓音,她抬起头。

  “噫,小叔,这时候你怎么有空过来?”今日是他高中榜眼的第三日,据说上门的贺客仍川流不息,都快将霄王府的门槛给踩平了。

  “我跟父王说我肚子疼。”连著应付了两日,司徒驰委实疲于再应酬那些上门的贺客,索性装病遁离。

  她会意的轻笑。“那现下还疼吗?”

  “不疼,倒是有点饿。”他微一迟疑,接著说:“能吃你做的桂花糖酥吗?”自前天听见她说要做桂花糖酥给大哥吃,他便一直惦在心上,也很想尝尝。

  “噫?”她微讶了下,“你前天真的有来过?”那时再回头没瞧见他的人,她还一度以为是自己看花了眼。

  不过他是怎么知道她会做桂花糖酥的事?莫非,他在窗外时,“不小心”听到的?

  “你不是还对我说恭喜吗?”他纳闷她怎么会这么问,当时他一眼便认出,她唇瓣一张一阖,无声说出来的那两个字是“恭喜”。

  “嗯,可是你一眨眼就不见了,所以我还以为是自个看错了。”

  “娘那时走了过来,所以我便先离开了。”他也不知当时为何要躲娘,直觉还是不要让娘瞧见比较好。

  “还是你机伶。”若是让婆婆瞧见他,八成又有话要说了。

  “那……你什么时候做桂花糖酥?”他眼神微露一丝期盼。

  “可你大哥他不能吃甜食。”她想起那日婆婆叮嘱她的话。

  他想也没想,脱口便说:“他不能吃,我能吃啊。”对她总是以大哥为优先考量,他感到有些不悦。随即又觉得自个的怒气来得未免莫名其妙,她是大哥的妻子,凡事替大哥设想并没有错。

  见他一副真的很想尝的模模,花掬梦唇边忍不住漾笑,回头瞧了下寝房。

  “我进去瞧瞧你大哥醒了没?若还未醒,我就上厨房替你做桂花糖酥。”

  “嗯。”司徒驰俊目闪动著一抹光彩,仿佛那桂花糖酥是怎样希罕的珍馐。

  不知是从何时开始,发现她会在深夜时分来这院子里透气时,他便会经常“顺道”绕过来这里见她。

  他承认,有意无意间,他对她的事特别关注,但,那是因为……她是他的嫂子,是他代大哥迎娶回来的妻子,大哥卧病在床,娘又对她诸多挑剔,他这个做人家小叔的,当然得多关照她一些。

  没一会,花掬梦走了出来,细声说道:“你大哥可能没那么快醒,呐,你现下帮忙我摘些桂花,我拿到厨房去做桂花糖酥,等做好后,再让小静送过去给你。”

  “好。”司徒驰颔首,走进院子,来到桂树前,两人各自分站一边。

  透过枝叶的缝隙间,他出神的看著她脸上带著一抹闲适浅笑的神情。

  “小叔,叫你帮忙,你怎么傻愣愣的杵在那里,手都没在动?”

  她忽然偏过头来看著他,那张清婉的脸儿就在他眼前不远,令他脸孔微感一阵臊热。

  他连忙别开眼神,盯著桂花,解释,“我没摘过这花,不知要怎么摘,所以便先看你怎么摘,再动手。”

  “那你现下知道了吧,动作要快点哦,我要趁你大哥醒来前,做好赶回来,免得他找不著我。”

  “嗯。”他低应一声,心里微觉不快,不喜欢听她老是将大哥挂在嘴上。

  不久,摘了足够的桂花,花掬梦连忙朝厨房而去。

  也不知为什么,她心情无端的觉得有些愉悦,仿佛能做桂花糖酥给他吃是件挺快乐的事。

  她自个也很久没吃到桂花糖酥了,有点想念那香香甜甜的滋味,虽是为他而做,刚好也可以让自个解解馋。

  目送她离去,司徒驰将手举至鼻端,嗅闻著沾染了桂花清香的手指,他唇嘴扬笑,眸光极柔。

  他年方十七,仍是少年心性,未曾识得情爱滋味,不懂此刻这欢愉的心情是何物,踩著快意的步子,慢悠悠的走回自个居住的院落,一路上细细回味著适才与她一块摘花的情景。

  犹不知自己往后,将为这份情怀饱受折磨。


梦远书城(canadamortgagehub.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