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王爷不守礼教 >
二十七


  她宁定心神,强绽起一笑。

  “一定是天气太热了,所以小叔才会胡言乱语,拿我来寻开心。”

  “不,我说的都是……”他的嘴倏然被她的手给捂住了。

  她敛容肃声道:“难道你打算一辈子都不再见娘吗?难道你要一辈子隐姓埋名,过著躲躲藏藏见不得人的日子吗?就算你忍受得了,但我却承受不住。”

  她冷著脸,眼里一片清冷,接著说:“那天的事我只当是作了一场梦,梦醒了便一切了无痕,你不要再痴傻的沉溺在虚无的梦境里,不愿醒来。”

  他移开她的手。“梦?你当它是梦,我却清楚的知道不是,我……”

  她板起脸孔,截住他的话,叱道:“我不想再听你胡言乱语,若你要再说这些,便请你离开崧澜院,别忘了这里是你大哥生前居住之所。”

  “你……”见她一再的提起大哥,不愿与自己一块离开,司徒驰来时满腔的兴

  不忍面对他那震惊失望的神情,花掬梦徐徐转过身,背对著他。

  “小叔,这一生我永远是你嫂嫂,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一片令人窒息的沉默横溢在两人之间。

  蓦然间,一双手臂从后方紧紧抱住她。

  “那天是你主动挑起的,你休想这样就撇清我们之间的关系。你我已有夫妻之实,这是千真万确,谁也无法改变的事实,你只能嫁给我。”他狂霸的说道,不容她拒绝。

  他不信她对他无情,那天他亲耳听见她倾吐相思之意,是她热情的覆上他的唇,是她不让他离开……

  强壮的臂膀将她抱得好紧,她挣脱不开,心神有一瞬间恍惚,想点头答应他,想随他就这样不顾一切的远走天涯,想与他共度晨昏,过著那只羡鸳鸯不羡仙的日子……

  她好想好想就这样抛掉这身世俗的束缚……

  但是,她不能毁了他呀!

  正因为他待她情深义重,所以自己更不能陷他于不义。

  “你不要这样,那天我喝醉了,压根不晓得自个做了什么事,你若要拿这来责备于我,我无话可说,但我不能一错再错。你清醒一点,认清自己的身分,不要再说出这种失德的话。”

  司徒驰将她转过来面对自己,鸷猛的眼神紧锁著她。

  “你敢说你对我没有感情?你敢说你心头没有我吗?我们彼此情投意合,为何不能相守?只要离开京城,我们就不再是叔嫂的关系,你为什么不肯跟我走?只要你点头,天涯海角我都带你去。”

  “我……”他如浪潮般汹涌扑卷而来的浓烈情意,令花掬梦为之震慑,她红了眼眶,几乎快被他说服了,情感与理智在心头陷入激烈的挣扎。

  半晌,她徐徐出声,“……司徒骏才是我的丈夫,我只是把你当成了他的替身,你的眉目与他颇为神似,看著你就犹如看见他,所以那天我才会将你误认为是他……”

  “不,你骗我!”他激动的低吼。他不相信她对自己没有丝毫情意,不相信两人之间只是自己一相情愿。

  她凝声说道:“我没有骗你,你大哥虽然身子不好,但他待我极好,他在世时,我与他一向恩爱,我还天天到院子里为他摘桂花,好让他嗅闻那令人舒心的花香,这件事你是知道的不是吗?纵然他已过世,我心里仍惦记著他,不曾或忘。”

  她逼著自己继续往下说:“小叔,你也该成亲了,我想你是因为太寂寞了,所以才会对我产生错觉。晓玦她一直很喜欢你,我想不如近日让媒人上魏府提亲,把你们的亲事定下来。”

  “你说什么?!”司徒驰眸里霎时燃起怒焰。她竟然想将他推给魏晓玦!她以为这样就能将他们之间发生的事,都抹得一干二净吗?

  “晓玦是个很好的姑娘,你们郎才女貌,又是世交,很匹配,我想过两日便上天相寺,将这件喜事禀报娘知道,她一定也会为你高兴。”忍住绞疼的心,花掬梦勉强绽起粲笑。

  司徒驰阴沉著脸放开了她,一步步退后,接著愤怒的出拳,重击墙面,咬牙切齿的说道:“我不会娶魏晓玦的,我对她没有半分男女之情。你别以为这样就能把那件事给抹灭,你已经是我的人了,不管你答不答应,我都会带你离开京城,我现在就进宫去向皇上辞官。”言毕,他即刻旋身离开。

  “你……”目送著他走出崧澜院,花掬梦烦忧的颦起眉心,不知该如何是好。

  “该怎么办?”她心里千万个想跟他一块走,但她不舍得他遭受到世人的唾骂呀!

  只要到一个没有人认识他们的地方,便能心安理得的相守度日吗?他们能欺人欺神,却欺骗不了自己。

  她和他是叔嫂,这是一辈子也改变不了的事。

  纵使改名换姓、隐姓埋名,有朝一日若被人识破,他将背负上弟淫兄嫂这样的千古污名呀,还有,婆婆那边又该如何解释?

  “皇上,臣要辞官。”


梦远书城(canadamortgagehub.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