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王爷不守礼教 >
二十六


  “可差点把奴婢给吓死了。”小静想起主子莫名失踪的事,犹心有余悸。

  “哈哈哈,这倒也是,幸好掬梦姊平安无事,这叫做什么,我想想……”她偏著脑袋想了会,“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对吧?”

  花掬梦微笑以对,心头想起的却是似真似梦的那夜。

  后来她见司徒驰神态如常,似是什么事也没发生,她便把那夜的事当成是梦。只要是梦,那就……天下太平,什么事也没。

  她一向不爱自寻烦恼,也就不再庸人自扰了。

  瞥向娇丽如花的魏晓玦,她不禁忆起了一件魏明池托她帮忙的事。

  “晓玦,你心中可有意中人吗?”

  没料到她会突出此言,魏晓玦一怔,俏脸蓦然微红。

  “有、有呀。”她有些别扭的答腔。

  “可以告诉我是谁吗?”

  “是、是……”她支支吾吾不好意思明说。

  “是我小叔吗?”花掬梦直言问道。

  “啊,掬梦姊,你怎么知道?”被一语道破女儿家的心事,魏晓玦丽颜更红了几分。

  “谁都看得出来。”小静好笑的在一旁嘀咕。魏小姐望向王爷时,眼里不时会露出爱慕的眼神,明眼人一瞧,多少都能猜出她的心意。

  “我真是糊涂,竟然一直没看出来。”花掬梦含糊的低喃一句,眸光转向她,漾起一笑,再问:“晓玦,那么你想……嫁给我小叔吗?”

  听她问得这么直接,魏晓玦羞窘得一时语不成调。

  “我、我、我……”想呀,当然想呀,她从小就暗恋著司徒驰,不知暗暗想像过几回与他成亲拜堂的情景了。

  瞧见她一脸娇羞模样,花掬梦已明白她的心意。“我帮你撮合跟小叔的婚事可好?”她漠视心头蓦然掠过的一抹刺痛,脸上的笑容更加明灿。

  小叔早到了该婚配的年纪了,他疏忽自个的终身大事,她这个做嫂嫂也该为他盘算盘算,替他娶一房妻子,以后两人夫唱妇随,恩爱到白头……

  “真的吗?掬梦姊要帮我?”魏晓玦抬起一双晶亮的眸瞅著她。

  花掬梦脸上仍带著笑。“嗯,只要你愿意,我便找个机会同小叔谈谈你们的婚事。”她悄悄按著胸口,那里窒闷得让她觉得无法呼吸。

  “那、那就有劳掬梦姊了。”魏晓玦欣喜得笑逐颜开。

  花掬梦的笑却仿彿蒙上了一层阴霾,又苦又涩。

  他不是吃了她却不想认,而是当时尚有太多闲杂人在,不适合谈那件事。

  因此一回到霄王府,司徒驰便来到崧澜院,准备说服她,要她随自己离开京城,找一处没有人认识他们的地方,厮守一生。

  “你先下去,我有话要和少夫人说。”

  “是。”

  屏退小静后,司徒驰素来冷峻的目光,灼热的凝视著花掬梦。

  “小叔,你有什么话……想对我说?”他热烈的视线看得她心头一跳。

  “我们离开霄王府,到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去。”他猛然执起她的手,牢牢握在掌心里。

  她怔愣的睐住他。“为、为什么要这么做?”

  “那样我们就能结为夫妻,共度白首。”

  顷刻间,天崩了、地塌了,仿佛眼前的一切都停住了。花掬梦瞬也不瞬的注视著他,屏住呼息,以为自己身在梦中。

  不然她怎么会听见这么……荒谬,却又深深震动著她心魂的话语?

  见她震惊的望著他却久久不语,司徒驰语气激昂的接著说:“我明日就进宫向皇上辞官,南方天候较温暖,咱们朝南走,路途上若有你中意的地方,咱们就在那里定居下来,成亲拜堂,做对真正的夫妻。”

  “你……”她眼眶忽然一热,咬著唇摇头,“你犯傻了吗?我早已嫁给你大哥了,怎能再嫁给你?”

  “所以我才想离开京城,找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落脚。大哥已经过世,我们又有了夫妻之实,你当然得嫁给我了。”

  听他一语道破这件事,她惊愕得面色一白,半晌说不出话来。

  他不是打算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吗?为什么要说出来?

  说出他们所铸下的大错!

  只要不说出来,一切就可以当做是梦,是一场梦啊!

  司徒驰不让她喘息,紧接著再说:“你与大哥只是有名无实的夫妇,我才是你真正的丈夫,跟我一块走好不好?掬梦。”他叫出这个藏在心中多年,心心念念的名字。

  “我、我……”面对着狂烈的他,花掬梦轻颤着唇,不知该说些什么。

  心头千万个想答应他,可是理智却告诉她,万万不能点下这个头,他们已经走错了一步,绝对不能一错再错,那会让他遭受千人所指、万人所责。


梦远书城(canadamortgagehub.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