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王爷不守礼教 >
二十


  夜上三更,翻来覆去,花掬梦却迟迟无法入睡。

  虽然白天听魏明池那么说,但未亲眼看见司徒驰无恙,她一颗心总是提悬著,无法完全放心,辗转难眠,她索性起身,随意套了件衣衫,任由一头乌发垂肩,推开房门,在厢房前的小园子里随兴漫步。

  夏风吹拂,蝉声唧唧、蛙儿鸣叫,风中隐隐约约还飘来了一阵呜咽声。

  “是有人在哭?还是风声?”她凝神倾听。

  “放开我、放开我……呜呜呜、我要回家……”

  很细弱的叫声,似是出自孩童稚嫩的嗓音,她认出声音出处似乎是左边的一间厢房,略一沉吟,她蹑著足,悄悄走过去一探究竟。

  来到那间厢房前,她矮著身,躲在一扇窗前聆听那房中的动静。

  她屏著气息,有些紧张,这是她头一次做这种偷偷摸摸的事。

  房里忽传来刻意压低的嗓音。“臭小子,把你的嘴给堵住了,看你还能怎么叫!”

  “呜呜呜呜……”只听一阵宛如幼猫似的呜呜吟叫声传来。

  “咱!”一记脆响,接著是一声低骂,“你还敢鬼叫!”

  “你省省力,干么跟个孩子一般见识,若不小心把他给打死,咱们辛苦把他弄出来,岂不就白费工夫了。”

  “哼,要不是看在他还有利用的价值,老子早就宰了这麻烦的小子。”

  听至此,花掬梦便知房间里的人八成不是什么善类,决定去找魏明池商量,看看能不能想办法救出那孩子。

  正蹑手蹑脚的要离开,忽然一道黑影闪过,她骇得脱口低呼一声,看清是一只猫儿,连忙捂住嘴,却已来不及了。

  “谁?”房内的男人迅速飞身而出。

  第六章

  “我让你好好伺候少夫人,你是怎么办事的?好端端的,她人竟会在你的眼皮子底下不见?!”

  朝中之事一处理完,司徒驰便快马加鞭赶来临水镇,寻到他们,没见到他朝思暮想的人,却得知花掬梦失踪之事,他简直想一掌劈了这没用的侍婢。

  司徒驰那骇人的暴怒吓得小静直发抖,结结巴巴的回答,“奴、奴婢也不晓得是怎么一回事,只知一醒来,少夫人便不见了,夜、夜里一点动静也没听到呀!”

  魏晓玦出声替小静说话,“逸之大哥,你先别急著怪罪小静,我大哥和几个侍卫随从已四下去找人了,也许她只是心血来潮,自个出去散步,一不小心走远,暂时迷了路回不来,说不得待会便找到人了。”

  司徒驰脾气并不暴躁,这是她头一次见他如此震怒的模样,真是怪吓人的。

  “最好是那样。”他阴沉著脸,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索性走到客栈外,引颈朝四周张望,希望能瞥到那抹熟悉的身影。

  候了半晌,没有等到她回来,等到的却是空手而归的魏明池。

  觑见司徒驰,魏明池有些惊讶。

  “噫,逸之,你怎么这么快便到了?”他还以为他最快也要明日才会到。

  “没有找到人吗?”司徒驰肃著一张脸瞪向他。

  “嗯,这方圆五十里我们都寻遍了,没有见到她的人,我吩咐其他随从分头再去打听。”他回来,是准备再详问小静昨夜的情况。“小静,我问你,你说你今儿个一醒来,便不见少夫人,那昨夜你可有发现她有什么不对劲之处吗?”

  小静想了想。“除了很挂心王爷的安危外,少夫人没有其他不对劲的地方。”

  “等等,她为什么会挂心我的安危?”司徒驰皱眉问。

  “昨日她偶然听人谈起京里变故之事,担心你会遭到波及。”魏明池解释。

  魏晓玦接著说:“她会不会因为担心逸之大哥,所以自个先回京去了?”

  “不,她若要走,一定会事先知会你们,绝不可能独自离开。”司徒驰立刻否定她的揣测,花掬梦不是这么鲁莽无智的人。

  他接著指挥随行的几名侍卫,“你们去把掌柜的和小二全都找过来。”

  仔细盘查一阵,终于查到一些线索,一个小二回想起一件事。

  “早上有两个客倌,抱著个小孩和一个蒙著头脸的姑娘离开,我记得那两个客倌昨夜似乎只带了小孩来投宿,没见到有个姑娘。”

  “他们往哪里走了?”司徒驰沉声急问。

  “往、往……”小二被他那威厉的神色一骇,吓得差点分不清东西南北,回神后,才哆嗦著指向北方。

  追查了整整一日一夜,仍没有花掬梦的下落,司徒驰的脸色已不仅是骇人而已。

  此刻,他站在花掬梦失踪前睡过的厢房里,大掌细细抚过她躺过的床榻,绷紧了下颚。

  “你究竟在哪里?!”冷硬的嗓音从抿紧的牙缝里迸出。一点头绪都没有,令他忧急烦躁得无法静下心来。

  魏氏兄妹前后踏进屋里,魏明池张嘴正要唤他,猛然瞥见他脸上的神情,微启的唇倏然闭上,那样的眼神、那样的神色,司徒驰分明是对花掬梦……


梦远书城(canadamortgagehub.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