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王爷不守礼教 >
十三


  “不算在她头上,要算在谁头上?娘若是早点知晓这些事,也就不会让你大哥娶她进门了,这喜没冲成,竟然害了他一命,还赔上你父王!总之,这个祸星,我是绝容不下她了。”

  知道自己再怎么说也改变不了娘的心意。他沉下双眉,沉吟须臾。徐缓的出声,想转移她的注意力。

  “娘,大哥自幼体弱,您把全部的心力都放在大哥身上,不曾给过我多少的关注。小时候,我总是羡慕的看著大哥能得到娘的呵疼,您不知道那时我有多想也这么被娘疼爱著,可娘总是陪在大哥身边,还要我不要去吵大哥,好几次,我怀疑自己不是娘亲生的孩儿,所以娘才总是只疼大哥。”

  头一次听儿子提起幼年时所受的委屈,霄王妃颇为诧异。

  “我不是不疼你,是因为你大哥打出生就有病,所以娘才多关注他一些,不是存心疏略你。”她一直以为这个儿子早熟懂事,没想到当时他心里竟是这么想的。

  “我知道,懂事后,我便不怪您了,也不再冀望娘能把对大哥的关怀分一些给我,可是,我还是希望娘能明理一点,不要把心头的愁苦全迁怒到无辜的嫂嫂身上。”见母亲悲愤的神色,因他适才那番话而淡去不少,司徒驰续道。

  “当时是娘提出要为大哥冲喜的要求,而将嫂嫂娶进门,娘可曾想过,若是大哥真熬不下去的话,嫂嫂的余生该怎么办?那么年轻便成为寡妇,娘可曾为她的将来打算过?没有,对吧,她的死活娘根本不管,娘心里只在乎大哥的生死而已。”

  “我……”霄王妃被儿子驳得一时无话可说。没错,她这么做是自私了点,可她……身为亲娘,先顾著自己的儿子有什么错?

  司徒驰接著再说:“我记得大哥生前曾请求娘善待嫂嫂,大哥若地下有知,娘竟是这么对待她,想必也无法瞑目吧。”

  “这……”霄王妃霍然想起儿子生前央求她的事,顿时红了眼眶,“若要我不将她赶出去也不是不行,但是她必须住到庙里去,为你大哥和父王早晚诵经,诵足三年。”三年后,她就会依照儿子的央求,找个人另外将她嫁了。

  “娘,您这要求未免太过分了……”司徒驰话未说毕,便听到一道细柔的嗓音——

  “我答应。”花掬梦驻足在菘澜院门前,颔首同意婆婆的要求。

  霄王妃为亡夫在城外的“天相寺”安排了一场法事,花掬梦随行,她同时也将从这日起,在天相寺暂住三年,为霄王和司徒骏诵经超渡。

  一早,一队人马便护送著她们前往天相寺。

  霄王妃不愿与花掬梦同乘一辆马车,因此分乘两辆,花掬梦所乘的马车跟在霄王妃的马车之后。

  她掀开窗帘,眸光望向外头随著马车前行而不断倒退的景物。

  见她神色悠然,也不知在想什么,小静忍不住出声,“少夫人,您心里真的不埋怨王妃吗?”

  竟然要她到天相寺住三年,为王爷和大少爷日夜诵经,真是太过分了,他们的死根本与少夫人无关嘛,身为王妃就能这样欺负人吗?

  花掬梦唇角淡扬一笑。“有什么好怨的?听说天相寺景色清幽,能在那样的地方住三年,似乎也不错,就怕你陪著我,会觉得无趣。”过著暮鼓晨钟的日子,应很适合她闲散无争的性子,她倒还满期盼的。

  “不,能跟著少夫人是小静的福气,一点也不会觉得无趣,只是觉得委屈您了。”少夫人性情极好,从不曾责备过下人,有什么好吃的还会与她一块分享,她心头著实喜欢这个少夫人。

  “那就好。”

  马车忽然停了下来,花掬梦听到外头传来一阵呼喝打斗的声音,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正要探头出去瞧瞧,就见有人打开了车门。

  “这里还有两个妞儿。”

  “把她们拉下来。”粗嗄的嗓音喝道。

  “好。”

  随即主仆两人便惊骇莫名的被一个粗壮的男子给扯下马车。

  接著有四名男子围住了她们,其中一人上上下下的将她们看了一遍,淫笑道:“唷,这两个妞儿长得还不错,卖到青楼能换来不少银子。”

  “你们是谁?为什么要拦下我们的马车?”花掬梦稳下惊恐的心绪,打量著对方。见他们个个剽悍凶戾,看来似乎是亡命之徒。

  其中一名瘦弱的男子回答,“咱们都是行侠仗义的英雄好汉,不巧手上正好缺了些盘缠,刚好看见你们路过,所以就想商借点银两来花用。”他话一说毕,便引起一旁几名男人哄堂大笑。

  “老七,说得好,咱们正是专门劫富济贫的英雄好汉。”

  “什么英雄好汉?分明就是强盗嘛!”小静惊慌的缩著身子,听见他们的话,忍不住细声反驳。

  “你说什么?!”一名大汉举起刀指向她。

  花掬梦将她推向自个身后,正要开口,便听见前方传来霄王妃的喝斥声。

  “给我滚开,拿开你那脏手,不许碰我!”

  她望过去,正好看见一个男人扬手朝霄王妃重掴了一掌,顿时将她给打倒在地。

  “呸,敢说我脏,我看你这贱人是活腻了。”他狠踹了倒地的霄王妃一脚。

  她不甘受辱,端起王妃架子,怒叱,“你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又没耳聋,刚才你的家丁不是说了,你是尊贵的霄王妃嘛。”男人扯起邪笑,“我这辈子最恨你们这些皇亲国戚了,看见一个就杀一个,你再嚣张呀,我一刀就能让你闭上嘴。”

  “你、你敢!”看见那把闪著森冷寒芒的大刀朝她逼近,霄王妃胆战心惊,张口想叫来随从侍卫,却见他们全都倒卧在地上,她霎时刷白了脸。


梦远书城(canadamortgagehub.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