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王爷不守礼教 >
十一


  等了好半晌,迟迟不见他来,花掬梦收敛心神,走至桌案前,继续抄写经书。

  将心经抄了五遍后,略微浮躁的心绪稳定了下来,她很快的便将司徒驰的事给抛诸脑后,唇瓣再度露出闲懒惬意的微笑。

  她一向不爱将事情记挂在心上太久,因为那太劳神,如今这悠闲慵懒的日子她挺满意的,没有烦事上心头,日日都是好日。

  “今天的地藏经已经诵念完了,还剩下四十遍心经,再抄完就没事了。”喃语著,她举起前臂,伸了伸懒腰,目光一瞥,便看到司徒驰走了进来,她正高举著手臂,对上他黝黑的眼,一时怔住,旋即失笑的放下手臂。

  “你回来啦。”才不再惦著他,这人便来了。

  “嗯。荔枝好吃吗?”他问。适才走进来时,看见桌上散落了些荔枝壳。

  “很甜。小叔,你坐呀。小静,泡壶茉莉花给二少爷。”吩咐小静后,花掬梦接著对他说:“那茉莉花是我和小静刚从院子里摘下来的,掺在茶里喝,滋味还不差。”

  细睇著她,见她气色不错,面颊微透著抹红润,司徒驰一向偏冷的眉目微微一柔,接过侍婢倒来的花茶,他细细品尝著。

  “你似乎特别偏爱这些透著香气的花儿。”他留意到院子里她新种了不少会散发香味的植物。

  “是呀,闻著这些花香,能让人心情舒爽起来呢。对了,小叔,你这趟出去似乎晚了两日才回来。”她没有疏略他面容上微透著的疲意,和一身风尘仆仆的模样,怕是跟爹娘请完安后,就过来探望她了吧。花掬梦心头无来由的一暖。

  “半路遇上发大水,耽搁了些时间。我不在府里的这阵子,娘……有再为难你吗?”自大哥过世之后,母亲便把丧子之痛全都怪罪到她身上,怪她福薄,才会无法为大哥冲喜,每回见了她,便没有好脸色。

  娘甚至还要求她,每日要跪在大哥牌位前,为大哥诵念一部地藏经,以及抄写五十遍的心经。诵完一部地藏经,起码要花上一、两个时辰,娘还要她为大哥念足整整三年,她却毫不迟疑的答应了。

  花掬梦唇角绽笑,摇了摇头。

  “娘没有为难我。”她自始至终,都不曾向他抱怨过婆婆对她的刁难。为司徒骏诵经与抄经,是她心甘情愿答应的,因为除此之外,她不知自个还能为英年早逝的丈夫尽些什么心意。

  经过半年多官场的历练,司徒驰虽然才年仅十九,稳重的性子却是益发深沉内敛,眼神也磨得更加峻锐。

  心知她是不想多生是非,他也不再提母亲的事,看了一眼她绾起的发髻,他从袖袍里取出一只锦盒,拿出里面的一支珠钗,递给她。

  “我在半路上偶然看到的,觉得挺适合你,所以便买下来了。”他吩咐一旁的侍婢,“小静,帮少夫人簪起来,看合不合适。”

  “是。”小静连忙走过去,先取下花掬梦发髻上的那支发钗,再拿起那支镶著一颗明珠、制作得十分精巧的钗子,替她簪上。小静偏头看了看,赞道:“真美,很适合少夫人呢。”

  司徒驰目不转睛的盯著花掬梦,徐徐颔首。“嗯,确实是挺好看的。”他低啜著茶,掩饰眸里那份过于热切的视线。

  她簪起来的模样,果然跟他想像的一样清雅脱俗。他左手探进衣袖准备取出另一只镯子,便听她开口婉谢。

  “小叔,这支珠钗我就收下,下次别再送这些首饰了,我很少出门,用不上。”

  缩回了想取出镯子的手,他解释道:“我是刚巧看到这珠钗,所以才买下,不是刻意去买的。对了,后天我要跟父王参加皇室举行的夏狩,会有几日不在府里,你自个多留神点,有什么事便找温管事商量。”

  “嗯。”才回来,这么快又要再离开啊,她的眸光忍不住瞅著他,想多看他几眼。

  她对周遭事物一向不太在乎,唯有眼前这个人,常常在不经意间牵动她心念的起伏,她犹不明了这是什么样的心思,不怎么在意的任由它去蔓生滋衍。

  直到后来醒悟之时,已是来不及了……

  白幡高悬,素衣缟服,人人面露哀戚。

  送葬的队伍回来之后,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内,接连历经丧子、丧夫之恸的霄王妃,凄厉的指责著儿媳——

  “都是你这个祸星,你害死了骏儿还不够,还要害死王爷!我们霄王府究竟是哪里欠你,你要这么对咱们……”

  失去理智的霄王妃对著花掬梦拳打脚踢,扯乱了她的头发,将她打倒在地,一双莲足死命的猛踹著她,发泄满腔的悲愤。

  花掬梦双手紧紧抱著头,忍著痛,将身子蜷缩成一团,咬著牙挨著婆婆的打骂。

  王爷在参加夏狩时误中陷阱身亡,让甫丧子不久的婆婆,又惨遭丧夫,她不知该怎么安慰她才好,只能静静的任由她发泄。

  她心头也有些茫然了,真是因为自己,王爷才会死吗?

  “王妃、王妃,您住手啊,别这样,您会把少夫人给打死!”一旁的小静惊慌无措的想劝阻霄王妃。

  “我就是要打死这个祸星,不打死她,说不定她接下来还要再害死驰儿。”霄王妃发狠的踹打著地上那缩成一团的人,毫不手软,眼神里充满了憎恨,仿佛非置她于死地不可。

  接获下人通报,司徒驰匆匆赶至,一进来便看见母亲对花掬梦逞凶施暴,他沉嗓怒吼,“娘,您这是在做什么?”

  接著急忙拉住母亲,震怒的朝一旁手足无措的下人吼道:“杵在那里干什么还不快扶少夫人起来。”

  “是。”小静连忙扶起花掬梦,躲霄王妃躲得远远的。

  看见她露出衣外的脸和手,布满瘀青红肿,他心里一痛,再怒声吩咐,“还不快去请大夫过来!”

  “是。”另一名侍婢匆匆出去。


梦远书城(canadamortgagehub.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