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楼雨晴 > 近水楼台先得月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八


  当初,他是为了我才去屏东读书的,可是他不知道我报的是二专部,他的四技到现在还混不完,而我却丢下他先落跑回来。

  我以为他是来找我算帐,骂我没江湖道义的,不过他一看到我,反而是先表达关心。

  “车祸。”简单回答就是这样。

  “那有没有怎样?”他看了看,表情很担心。

  我敲敲石膏。“一只脚包成两只大,你说有没有怎样?”

  “你就是这样,做事少根筋──”

  “停!怀恩已经念过我了,你不要再来一次。”有人听过一罪二罚的吗?事情过去就算了嘛,这些男人真是!婆婆妈妈的。

  他听到怀恩的名字时,表情有些改变,见他不说话,我猜想他大概是在拟定骂人词汇,准备开口时,一口气骂到地老天荒……

  “那个……你放暑假了哦……”我开始乱扯装白痴。

  “废话。”他白了我一眼。

  也对啦,我都毕业了,他没放暑假难道要留在学校养蚊子?

  “那个……你放完暑假还要再回去读吗……”

  “啊不然咧?”他这句话更没好气。

  “那个……你不能怪我……”

  他瞪了我一眼。“好了啦,不要装无辜了,我又不是来兴师问罪的,严格说起来,还是我对不起你。”

  咦咦咦?他在说什么?

  “敢问郑兄,你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我眯起眼,整个人谨慎起来。我这个人心胸很狭窄哦,不太容易原谅别人的。

  “你这种表情要我怎么说?”

  “就实话实说吧,否则我算利息了!”

  “哦,那两年的利息可能不少。”他似乎也做好必死的决心,吸了口气,告诉我:“其实,你会和魏怀恩分手,我也该负上一部分的责任。”

  什么?他也掺了一脚?“敢问郑兄,此话从何说起?”

  “两年前,你们还没分手时,有一次他来学校找你,我跟他说过一些话。那时,我很气他拥有你,却没有好好珍惜,总是惹你伤心哭泣,如果不能给你全然的幸福,还不如放了你,让能够给你快乐的人去拥有你。我说,他只是利用先天的优势,在你还懵懵懂懂的时候,就已经是他的了,你根本没有机会去选择,这对你来说很不公平,你有权利,去体验人生各种不同的快乐与幸福的可能,我有自信做得比他更好,而且不会伤害你。”

  原来如此!所以当我告诉他,不论流多少眼泪都要和他在一起时,对那时的他来说,反而是深沉的悲哀。

  于是他说,也许心境开阔之后,人生还有其它可能,要让我有空间去思考,自己要的是什么……

  他愿意放我去飞、去成长,如果最后,我的选择依然没变,那也会是全新的开始,他一直都在原地等我!

  我蓦然领悟了这点!

  郑旭尧扯了下唇角,带点自嘲意味。“只是后来,我才发现自己的行为有多无知,感情的事,根本不是第三者所能置喙的。当我看到你男友一个换过一个,用灿笑去掩藏背后无助哭泣的心,我觉得……好难过,是我害你失去挚爱,必须强颜欢笑用一个又一个的男人来麻痹痛苦,忘记魏怀恩。我懂了,幸福,不是我想给就能给,而是你要的那个男人才能给,能够使你哭、使你笑的人,就是你的幸福。”

  他停下来,抬头看我。“我心里一直觉得对你有亏欠,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样才能弥补……”

  他这两年,一直抱着这么深的愧疚吗?想坦白,却又开不了口,那一定很不好受吧?

  “那个……”我轻咳了下。“其实哦,你不用太自责啦,不管你有没有跟怀恩说那些话,我们最后都还是会分手。”

  “怎么说?”他一脸狐疑,以为我在安慰他。开玩笑,我是那么善良的人吗?他要真的是害我分手的元凶,我第一个乱棒打死他,还安慰咧,没门儿!

  “真的啊!怀恩不是那种你三言两语就能左右他想法的人,他很深思熟虑,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我们会分手,因素有很多,最主要是我们自己本身的问题,他必定是早做好这样的准备了,最多只能说,你那些话,让他更加确认他的决定是对的,这样而已。”

  “是这样吗?”他松了一口气。“那你们……我是说现在,还有那个可能吗?”

  我看得出来,他是真的关心我,希望我过得好。

  “对不起,旭尧,以前我很任性,对你的态度不是很好,但我心里其实很清楚你对我多好,我很高兴有你这个朋友,也很感谢你一直这么包容我,只是……”

  “你的心太满,容不下别的了,对不对?”他苦笑,替我说完。

  “嗯。”我的心,一直都为怀恩保留着。

  他吐了长长一口气。“没关系,你开心就好。”

  他张开手,给了我一个祝福式的拥抱,我感动地笑了,回他纯友谊的拥抱。

  “要是他再惹你哭,你告诉我,我一定帮你扁他。”他在我耳边,轻声地说。

  “已经很多人这么说了,不差你一个。”我跩跩地回他。

  “你这家伙!”他敲了我的头一记。“好了,既然没事,那我要回去了,死会的女人,不值得我浪费宝贵光阴,省下时间搞不好还能多把几个辣妹。”

  厚!这家伙!亏他刚才还那么感性,害我乱感动一把的,没几秒就原形毕露。

  我挥苍蝇似的摆摆手。“去啦去啦,大门在那里,不送!”

  他也还真的起身走人,经过玄关时,脚步停顿了一下,我随便瞄了一眼,整个人就傻住。

  怀恩和他点头打了个招呼,擦身而过……

  要命,他来多久了?会不会乱想啊?唉,我就说我的运气坏得匪夷所思吧?

  “怀、怀……”惨了,怎么会结巴?我不必心虚啊!

  小心观察他的表情,没太多变化。我思考着要怎么解释。“那个,怀恩……”



梦远书城(canadamortgagehub.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