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楼雨晴 > 近水楼台先得月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七


  年轻漂亮的助理美女喜欢怀恩,这个我早就看出来了,我比较意外的是,听说她终于打破矜持,主动约怀恩晚上一起吃饭,不小心被旁人听到。

  怀恩答应了吗?他会不会去?我有些慌了……

  谈论声停止,我正在怀疑是不是我装睡被发现,一双手臂抱起我,我假装被惊动地撑开眼皮,看见怀恩温柔的笑。

  “没事,你那样睡等一下手会麻掉。”他把我挪到怀里,轻轻抱着。

  “恩恩──”我双手缠搂着他,声音低低闷闷地。

  “什么事?”

  “我只是觉得,有你真好。”真的,有你真好。可是,我能奢侈地冀望,拥有你一辈子吗?

  当天晚上,我完全无法入睡,一直在想,怀恩最后到底赴约了没有?去了,又会跟她说什么?

  心浮气躁,实在是静不下来,我坐起身,干脆拨电话给他确认,否则我今晚是别想睡了。

  我打的是他房里的电话,是以前为了每晚跟我通电话,特地申请的号码。

  铃声响了很久,没有人接。

  我泄气地挂断电话。

  十一点半了,他很少晚归的,这个时候还没回家,不就代表……

  停!我告诉过自己,不能再犯同样的错,做没有根据的猜测的!

  但是,他到现在还没有回来,会去哪里?我是真的担心啊,多害怕爱情一旦过去了,就再也回不来……

  床头的电话突然响起,吓了我一跳。

  才刚拿起话筒,另一头传来怀恩的声音。“喂,萱萱,你是不是有打电话给我?我刚才在洗澡,有听到铃声。会在这个时候打电话给我的,应该只有你了。”

  他在家。我吐了口气,分不清这一刻是什么心情。

  “什么叫会在这时打电话给你的只有我?”我吸吸鼻子,软声抱怨。

  “因为只有你会这么没礼貌。”他低低地笑。

  “魏、先、生!”搞清楚,有这样的交情我才打的。

  “等一下!”他顿了顿。“你声音有点怪怪的,你在哭是不是?”

  有吗?我摸了摸脸颊,果然湿湿的。

  “萱,你有事?”

  “……”我犹豫了一下。“怀恩,你可不可以过来?”

  他连一秒都没考虑。“好,你等我。”

  十分钟后,他出现在我家门口。

  爸妈睡了,我拖着石膏脚去开门,带他进我房间。

  “要不要说说这双兔子眼怎么来的?”我们靠坐在床上,他拇指轻抚我的下眼皮,这么问我。

  我摇摇头。“只是睡不着,想起很多以前的事。”

  他动作顿了顿。“还是耿耿于怀吗?”

  我又摇一次头。“那个时候,我感觉到的,是自己被你伤得很深,可是后来,我看到的,是你的伤口并不比我浅。”

  他似乎有些惊异我会这么说,张大了眼看我,然后斟酌如何说起──“关于我和汪静仪,不是你想的那回事……”

  我伸手,阻止他往下说。“不用解释,我相信你没有对不起我,是我自己太幼稚。”

  “那不是单方面的错,我也有责任。一开始或许不知情,但后来明明隐约察觉汪静仪对我的态度不单纯,还企图隐瞒你,反而显出作贼心虚,欲盖弥彰的感觉。疏离她的方式也有很多种,我却做得很糟糕,最后更加牵扯不清。很多事情,本来可以处理得更好的,却弄得一团糟,后来想想,我太忽略你的心情了。”

  听他这么说,我心里舒坦多了。“这是不是表示,你可以原谅我?”

  “那你呢?能原谅我吗?”

  我没有回答,反问他:“你现在学会怎么技巧地拒绝女性爱慕了吗?”

  “你现在学会包容与信任,成熟地去看待感情了吗?”他也反问,与我对看一眼,同时笑了。

  我仰首,主动亲吻他的唇。“眼前就有女性主动示好,我想知道,你会怎么拒绝?”

  他呻吟了声,搂紧我的腰,将唇贴得更深。“真糟糕,我不想拒绝——”

  那天晚上,怀恩没有回家,就在我房里过夜。

  不要想太多,就只是“睡觉”而已,没有任何引申涵义。

  虽然,那一吻几乎擦枪走火,都吻到床上去了,我也感觉得到他明显的欲望,但他还是什么也没做。

  他就是那样的人,没有万全的准备,就不会乱来。

  这样讲有点羞人,但……我其实还满失望的。

  早上爸爸看见他出现在这里吃早餐,也没表示什么,就只是盯着我们笑,那个表情哦──我大概猜得到他想到哪里去了。

  怀恩走的时候,跟爸爸说今天有排班,晚上会过来。爸爸拍拍他的肩,笑笑地要他去忙。

  喂,你该交代的人是我吧?昨天晚上你抱在怀中的可不是我爸!

  啃完早餐,翻完一份报纸,一只只拍死路过的蚊子,正想着这漫长的一天要怎么打发,就有人自动送上门来了。

  要体谅我现在是“残障人士”,任何人只要愿意送上门来让我解闷,我都会万分感激地叩谢皇恩。

  而那个皇恩,名叫郑旭尧。

  坦白讲,看到他还真有那么一点心虚愧疚。



梦远书城(canadamortgagehub.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