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水楼台先得月(36)_楼雨晴_梦远书城 -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
梦远书城 > 楼雨晴 > 近水楼台先得月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六


  居然嘲笑我!

  我喝了半杯,赌气不喝了。

  他将剩下的半杯喝完,告诉我说:“二叔和二婶刚刚有来,我叫他们先回去休息,因为等你醒来,我还有话要问你。”

  “问、问什么?”我想起在意识不清时,胡言乱语地ㄌㄨˊ医生,说了什么我自己都记不太清楚了,他不会当真把那些白痴话都告诉怀恩吧?那很丢脸耶!

  他放下杯子,起身退开床边,双手环胸睨着我。当魏老先生摆出这个姿态时,就是他最不可爱的时候,我得当心一点。

  “你最好说清楚,你有没有机车驾照?我不记得你去考过。”

  “那个……呃,呵呵!”我心虚地陪笑。果然,魏老先生训人了!

  “你敢给我无照驾驶?言子萱,你有种!”

  啊,完蛋!

  “没没没,我没种,我很没种的。”我低下头,适时扮可怜,表忏悔。

  他叹了一口气。“你知不知道这样很危险?我几百年前就叫你不准闯红灯了,你都没有把我的话听进去,面对那个撞伤你的人,我还得抱歉让他受惊了,这、这真是……”

  惨了,这次扮可怜还不够。我努力酝酿水气,想让眼眶看起来“波光动人”一点。“不会了,下次真的不会了,我发誓。”

  根据历年经验,这招效果一向是百分之百,就不信这样还不能让他心软。

  不出我所料,他又叹一口气,坐回床边,安抚地摸摸我的头。“下次自己小心”点,我听到你出车祸时,心脏都快吓麻了。”

  我点头,再点头,用力点。

  “等你脚伤好了,我陪你去考驾照。”

  “好。”我吸吸鼻子,张开双手,撒娇地软声说:“恩恩,抱。”

  他靠了过来,伸手把我搂进怀里。“还痛不痛?”

  我点点头。“当然痛啊。”

  “你活该。”说是这样说,但拍抚我的力道却好温柔。

  我改变主意了。很多事情,说不说其实没那么重要,不管还有没有爱情,他都是疼惜我的,就像分手时他说过的那样,不论如何,我都是他生命中很重要的一个人。

  既然如此,我可以耐心地,慢慢再去找回相爱的感觉。

  我曾经犯过不少错误,就算要怀恩再接受我,也不确定他是否会迟疑,倒还不如用行动告诉他,我真的成长了,也懂事了,这一次,我不会再让他失望难过。

  也许,他会愿意与我再试一次。

  事实证明,真的是我大惊小怪了。除了左脚打上石膏,以及身上几处破皮擦伤外,我在住院三天后,就被宣告没有大碍,踢出医院省得占床位。

  我的负责医生在我出院那天,还笑笑地调侃我。“言小姐,我说过我会让你活着见情人一面,看你要跟他讲多少肉麻情话都没问题,现在相信我了没有?”

  这个可恶的糟老头!

  怀恩去办完出院手续,回来接我时,医生还意犹未尽,转头跟他说:“对了,忘记告诉你,那个言小姐要我跟你说——”

  “停!我要出院,现在、立刻、马上!这辈子都不要再回来了!”我赶紧打断医生的话。那种丢脸丢到大西洋的话要是让他说出来,我也不用活着做人了!

  “没有人会希望再回来吧?”怀恩面无表情地睨了我一眼。

  “很遗憾,你拆石膏那天还得回来,所以你还是会再见到我。”医生的表情显得很乐。逗弄小女生,他一点都不觉得羞耻哦?

  “恩恩,他欺负我!”我指着医生的鼻子,哇啦哇啦地指控。

  “萱,不要没礼貌。”怀恩拉下我的手,和医生交谈几句,我比较不满的是,他还向欺负我的医生道谢,然后才抱起我,出院回家。

  这段日子,我脚上打着石膏,借着行动不便的理由,倒让我可以光明正大地时时赖在怀恩身边,反正我现在毕了业,也考完试了,就等学校分发而已,闲人一个。

  但怀恩可就没那么好命了,他除了上课,还有工作。

  这家兽医院他待好几年了,他这个人啊,心肠软,有爱心,又超喜欢小动物,我们还曾经计划过,将来结婚要养几只小狗狗,这个工作让他乐在其中。

  而且,院长很欣赏怀恩,说他是个”进的孩子,以前我们还在交往的时候,院长每次看到我,都会笑眯眯地说我好眼光,懂得挑怀恩当男朋友。

  怀恩怕我受伤后没地方去,成天待在家里无聊,和院长商量过,有时上班会带我一起去,虽然只是静静在一旁看他工作,但是我已经很满足了。

  比较空闲时,他会过来陪我聊聊天,问我闷不闷?

  我摇头,告诉他:“你工作时专注的样子好帅!”

  他只是笑笑的,没说什么。

  我说过,怀恩待人谦和,人缘极佳吧?来过几次后,我发现这里上自院长,下至员工、顾客,全都能和他聊上两句,受欢迎的程度,连猫猫狗狗看到他都会特别开心地摇尾巴。

  这当中,当然也有不少暗许的芳心。

  我从以前就知道,要怀恩不受到异性的爱慕,那是不可能的事,走到哪里都一样。过去我常为此惶惑不安,而现在,虽然我不会再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了,可是毕竟现在和过去不同,我们之间已经没有实质的承诺了,他有绝对的自由,接受任何一颗爱慕的芳心,就像我交过那么多男友,他也从没吭过一声,我又有什么立场去要求他?

  这一天中午休息时,怀恩被院长叫去谈点事情,我闲着无聊,闭上眼养精蓄锐,耳边传来一阵对话声。她们大概以为我睡了,肆无忌惮地聊着小八卦,内容大致上是那个刚毕业,年纪和我差不多的助理美眉,对我家怀恩的暗恋史。



梦远书城(canadamortgagehub.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