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楼雨晴 > 近水楼台先得月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二


  我这个现任男友,他们连介绍的机会都不给我,一路喂喂喂的吆喝人家。

  再然后,我还没搞清楚状况,人已经坐在怀恩旁边,而“据说”是我男友的人,却被远远放逐到边疆。

  他们是故意的!白痴都看得出来,这手段叫“联合孤立”,存心要人家知难而退。

  耍贱招要得太明显了,连稍稍掩饰都不屑。

  这期间,怀恩曾有几次阻止他们,皱眉说:“你们不要这样。”

  换来的是群英姊一句:“唉呀,你不要管啦!我会替你作主!”

  作……主?!这是什么跟什么?活似我红杏出墙,对不起怀恩似的!问题是……我们八百年前就分手了啊,他也已经另有所属了……

  接着,他们轮流和我那位搞不清楚状况的男友拚酒,存心灌挂他!

  我应该要觉得生气,甚至替我那个连名字都没有荣幸被他们记住的男友出头才对,可是……我完全无心理会任何事。

  这些人真的很过分,听听他们唱的歌就知道了。

  “我们的爱,过了就不再回来,直到现在我还默默地等待。我们的爱,我明白,已变成你的负担,只是永远我都放不开,最后的温暖,你给的温暖……”这是群英姊唱的,害我心隐隐地酸。

  “而我知道我们曾天真的一起哭和笑,而我知道放开手她不知道怎么忘掉,而我知道你走了以后的每一分一秒,却还是这么难熬……”这是小哥唱的。

  “如果,我们现在还在一起会是怎样?我们是不是还是深爱着对方,像开始时那样,握着手就算天快亮。我们现在还在一起会是怎样,我们是不是还是隐瞒着对方,像结束时那样,明知道你没有错,还硬要我原谅……”这是苹苹唱的,还很欺负人地故意哀声怨调。

  如果这些人一字一字唱出我的心痛的话,那茗茗这一首,就是直直地让我心酸到骨子里去——

  “少了你的我该怎么办?少了你的我怕我变坏,谁跟我吵吵闹闹,谁让我觉得骄傲,一个人有多悲惨你知道。少了你的我该怎么办?少了你的天该怎么蓝,你我的甜蜜暗号,今后将没人知道,只有在我的心里,天天听到……”

  该死,这世上的伤心情歌为什么会这么多?害我……眼睛开始凝聚水气了。

  他们今天到底怎么回事?全唱这些悲情得要死的歌曲,而且完全针对我,我强烈怀疑他们是说好的!

  “怀恩,你要不要唱约定?”不晓得是谁,冒出这一句。

  “不准!”我失控地喊出声。情绪已经在危险边缘了,他要再唱,我一定会哭出来。

  “你很奇怪耶,不让人家唱,不然你自己唱。”群英姊把麦克风丢给我。

  唱就唱,怕你啊!

  我翻开歌本,闷闷地点了首歌。

  当屏幕的字体出现,左手边的苹苹重重踩了我一脚。

  还记得吗 窗外那被月光染亮的海洋
  你还记得吗 是爱让彼此把夜点亮
  为何后来我们用沉默取代依赖 曾经朗朗星空 渐渐阴霾
  心碎离开 转身回到最初荒凉里等待
  为了寂寞 是否找个人填心中空白
  我们变成了世上最熟悉的陌生人 今后各自曲折 各自悲哀
  只怪我们爱得那么汹涌 爱得那么深  于是梦醒了 搁浅了 沉默了 挥手了 却回不了神
  如果当初在交会时能忍住了悸动的灵魂
  也许今夜我不会让自己在思念里沉沦

  〈词:姚谦〉

  音乐结束后,除了屏幕上的声,周遭完全安静。

  我没有看任何人,因为心情还无法平复,抓起桌面上的啤酒,狠狠灌上一口,然后呛得猛咳,这样——流出眼泪就不会太奇怪了。

  一直沉默的怀恩,突然说了句:“不是要我唱吗?”

  他点了什么歌,我没有抬头去看,灌着啤酒,字句断断续续地传入耳中──

  忽然不想让你知道 你的爱我已经戒不掉

  就让思念淹没 我不想逃 反正你将永远不知道

  今夜星光多美好 适合用寂寞去凭悼

  我们曾用来互相依靠 付出多少不用计较

  想一个人多美好 就算只剩记忆可参考

  被爱放逐到天涯海角 我的思念你不用都知道

  直到有天你我年老 会随着白发风中闪耀

  至少我清清楚楚知道 你若想起我 会微笑……

  他为什么要唱这首歌?为了响应我那句最熟悉的陌生人吗?我不懂,真的不懂,如果他也有同样的悲哀,当初为什么分手分得如此决绝?

  我永远无法忘记,他当时坚定不悔的眼神,我那么心碎的哀求也挽不回他,是他不要我,是他先不要我的啊……

  我站起来,匆忙离开包厢,跑到走廊尽头,任眼泪崩溃决堤。

  一双温暖的手掌覆上我的肩膀,我直觉地回过头。“怀——”声音打住,不是他。

  “我今天来错了,对不对?”男友温柔浅笑,没为今天被恶整而发火。“幸好还来得及,不然下次蹲在这里哭的人就是我了。”

  “你——”我错愕地看着他。

  他摸了摸我的头发,将哭泣的我压进胸膛。“乖,哭完以后,自己好好想想,你到底要什么,想清楚了,就勇敢去争取。”

  “我、我……呜!对不起、对不起……”我一遍遍道歉,在他怀中哭得一塌糊涂。

  喝醉的人会不会承认自己醉了?

  我没醉,我绝对没醉,只是地板一直在摇晃,害我都站不稳了。

  走出包厢,数不清第几次,又一头栽过去。唔,好温暖,我索性缠抱住,不让地板再晃得我头昏。



梦远书城(canadamortgagehub.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