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楼雨晴 > 近水楼台先得月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二


  我知道很笨,不管他和汪静仪如何,我都还是要他,没想过要放。

  “那就是了。你们感情起步得早,比一般情侣更占优势的是,除了爱情之外,你们还有亲情、友情、思义,太多太多,不是那么轻易就能一拍两散的。你只要努力找回以前相爱、甜蜜的感觉,把他留住就好了,大哥不是寡情的人,他会看见你的用心的。”

  于是我听了苹苹的话,努力想找回以前的快乐。我想起下个礼拜,是他正式向我告白之后,满三年的日子,我要苹苹陪我去逛街,买交往纪念礼物送他。

  苹苹对我挑的礼物非常有意见,送他鞋子,是嫌男朋友跑不掉是不是?

  但是不送鞋,就真的不会跑掉了吗?一个留不住的男人,送什么都一样的,谁还管那种忌讳?他向来偏爱这个品牌的球鞋,只要他喜欢就好了。

  那一天,我和他说好,我放温书假,会在四叔那里等他。他早上有课,而且不能跷,他说那个教授超变态,期中、期末考成绩好不好,另一回事,报告交不交,你爽就好!但是让他不定期点名,只要三次不到,保证当你当到死,同学每个都干谯到无力,说他不是人。

  我坐在客厅,无聊地按着电视遥控器等他,视线移向放在旁边的礼物,露出淡淡的笑容。从今天开始,我要好温柔、好体谅地对待他,再也不要和他吵闹,令他心烦了——

  才刚这么想,门铃声响起。

  我才觉得奇怪,他怎么会忘记带钥匙……门一打开,我愣在原地。

  “你好。”门外佳人点头打招呼,浅笑盈盈。

  可是我笑不出来,今天是我和他那么重要的日子,她又来搅什么局?

  汪静仪无视我难看的脸色,问道:“请问怀恩在吗?”

  都已经把我和怀恩搞这样了,她还想怎样?

  “不在!”就算在,也不会让你见!我在心里补上一句,完全不打算请她进屋。

  我知道我的态度很不礼貌,但在这种情况下,没人有风度得起来。

  “噢,这样啊!那没关系,这是他的外套,我帮他洗好了,麻烦你交给他,他那天忘了带走的。”

  我接过外套,完全呆住!

  连衣服都留在人家家里了……她那种说话的口气、恋爱小女人的甜蜜神情……存心就是要给我暖昧的想象空间!

  我没想到……他们已经到那种地步了!

  “那,我先走了。”她耸耸肩,不在意地转身。

  “汪静仪!”也许,我这生嫩的小女生,真的不是她的对手,我沉不住气地问:“你到底想怎样?”

  她挑挑眉,浅笑着。“什么怎样?”

  “不要跟我装蒜,怀恩不相信我,但是我们都是女人,我知道你的目的不单纯,你对怀恩有企图。”

  “是啊,我喜欢他。”她竟大方承认了。

  “你、你——你明知道他有女朋友了,为什么要破坏我们?”我捏紧手中那件外套,好气愤。

  “那你又为什么不放弃呢?”她反问我。

  这是什么鬼话?“他是我男朋友,我爱他,当然不会放弃。”

  “同样的道理,我也爱他,只是相遇比你晚而已,为什么要放弃?只要还没结婚,什么都不算数。”

  “你——好无耻!”抢人家的男朋友,居然还振振有词。

  “我不这么认为,我只是忠于自己的感情,并且勇于追求,尝试将单向的爱恋转化为双向的恋爱而已,这并不是罪无可赦的事情。”

  好,她成功了,那然后呢?她一点罪恶感都没有吗?

  明明错的是她,我却被堵得哑口无言,不管是怀恩还是她,我连争辩都辩不赢,难怪留不住男朋友,我好没用!

  “你不能全怪我,他和你在一起不快乐,你难道感觉不出来?”

  “够了!”我不想再听,当着她的面,重重把门甩上。

  他不快乐、他不快乐,和我在一起,他只觉得痛苦……

  汪静仪的话,一遍又一遍在脑海重复,我很想反驳,可是,他沉郁的眼神是事实,他笑容逐渐沉寂是事实,他的心事重重也是事实……

  我们之间,真的成为一种勉为其难的撑持了吗?他的心,早就落在另一个人身上了……

  我死死地捏紧外套,不敢去想,他是怎么将外套“留”在另一个女人家中……

  我都已经打定主意要和他重新开始了,他为什么还要这样对我?让我……连一点退路都没有。

  这一刻,我真的忍不住恨他了!

  外面传来钥匙开门的声音,我没有移动,怀恩一进门,看见我频频掉泪,楞了一 下,快步走过来。

  “怎么了?萱萱?”

  我抬起头,想由他脸上找出一丝丝的心虚、一丝丝出轨的痕迹,但是看到的,只是他深锁的眉心,以及愁郁。

  和我在一起,他真的、真的很不快乐吧?

  我不言不语,捧高外套,让他看清楚。

  他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表情慢慢有了变化,像想起了什么,瞪大眼,急忙开口:“萱,你听我说——”

  “还说什么!”我跳了起来,将外套用力砸到他身上。“你居然让另一个女人把你的衣服送到我面前,魏怀恩,你混账!”

  他眉头深深皱起。“你能不能不要每次一发生事情,就先定我的罪,歇斯底里地对我发脾气?至少听听我的解释可以吗?”

  “人家都朝我放话了,你还要解释什么?我甚至不敢想,除了外套,你到底还脱了什么!”

  “萱萱!”他沉下脸,低喝:“不要这样子讲话!你不是那么刻薄的人!”

  我刻薄?那背着我和别的女人纠缠不清的他,又该算什么?



梦远书城(canadamortgagehub.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