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楼雨晴 > 近水楼台先得月 > 上一页    下一页


  下流!

  “我看是找死!”我一拳招呼过去,他立刻跳开,被我训练到逃命速度一点也不马虎。

  我坚决追杀到底,在他窜逃出教室前,我伸手逮人,不小心和同学擦撞了一下。

  “啊,对不起。”虽然对畜牲不需要客气,但基本上对人我还是个甜美可爱,兼具知性与美貌的女孩,该有的礼貌不会忘记。

  同学给了我一记冷眼,哼都不哼一声地擦身而过。

  唉——我泄气地垂下肩。

  “你人缘真差。”

  郑旭尧,最没资格幸灾乐祸的人就是你!

  为了这个家伙,我莫名其妙成了女性公敌,国中三年,没有半个女生朋友,反倒异性缘出奇地好,上了高中,情况依然。

  后来才知道,同学背地里都在说我仗着一张甜美的脸蛋到处钓男人,见不惯我花蝴蝶的作为……

  那是因为你们联合起来孤立我,只有男同学肯过来跟我说话,并不是我穿梭在一个又一个的男同学之间。

  刚开始,我真的好难过,外表尽数遗传到妈妈,长相甜美漂亮不是我的错,却被说得活像私生活有多乱。从头到尾,我的男朋友一直都只

  有一个啊,我是很专心一意在对待他的。

  再加上郑旭尧老是要无赖地缠着我,看他被我呼来喝去的,一票暗恋他的姊妹淘简直快心疼死了,更是打定主意仇视我到底。

  我也搞不懂啊,小时候我们同班,他就坐在我旁边,很顽劣的一个男孩子,每次都偷吃我的东西、折断我的铅笔、拉我的头发、掀我的裙

  子,还害我跌倒……所以我也很少给他好脸色看,他干么要自讨没趣?

  “咦,这什么?”才刚想着呢,本来已经成功窜逃出教室的身影又绕了回来,等我反应过来,他已经顺着露出衣领的红绳,顺利抽走平安符。

  “还给我!”

  “借看一下嘛,小器。”郑旭尧打量垂晃的平安符,我心急地要去抢,他动作更快,转个身轻易避开我的动作,嘻皮笑脸地?玩着。

  我试了几次,没成功,看着淡黄色的平安符在他掌心起落,无名火冒上来。

  “我说还给我,你听不懂吗?”我真的生气了!

  这小小的平安符,守护着我和怀恩的爱情,谁都不准碰!

  没见过我冒那么大的火,他大概也被吓到了,收起玩心,乖乖双手奉上,嘴里还在咕哝:“小气巴啦的,又不是阿嬷的手尾……”

  “你还说!”

  “好啦、好啦,不说了。”知道惹毛了我,开始低声下气。“我现在知道这个平安符对你很重要了,以后不会再乱拿来开玩笑,消消气好不好?”

  “滚开!”来不及了。

  “不要这样嘛,你笑容很甜哦,别板着脸,笑一个——”他双手死皮赖脸地挂在我肩上,我推拒了几次,他又缠上。“你走开啦,我是值日生,要去擦黑板。”

  “你坐,你坐,我帮你擦。”

  哼,就算献殷勤也没用。

  “走开,你又不是我的谁,干么要你帮我?”我抢过板擦,但是黑板太高,我跳啊跳,擦得好辛苦。

  这些老师真不懂得体恤学生,也不想想我们还在发育当中,写得那么高,脚不够长哪擦得到?

  “就说你脚短了,还逞强。”他又抢回板擦,三两下擦得清洁溜溜。

  “要你鸡婆!”

  不能怪我对他态度恶劣,我这张完美无瑕的脸蛋上,唯一的缺点就是他造成的。

  国小四年级,他推倒我的椅子,害我撞伤额头。要知道,容貌对女人来说是很重要的,漂不漂亮姑且不论,就是不能有瑕疵,这个破相的帐,一辈子都算不完。

  擦完黑板,我出去洗手,他阴魂不散地跟在后头。

  “说嘛说嘛,你昨天到底和魏怀恩去哪里快活了?春宵苦短厚?难怪早上一副精神不济的样子,快讲来让我羡慕一下。”

  这人的脑袋有够脏。

  不想被他烦死,我关掉水龙头,扬起右手在他眼前晃了晃。“看到没有,就是这个光。”

  “啊,好亮,好刺眼。”他配合地捂着双眼耍宝。

  以为这样应该够了,谁知过了三秒,他冒出一句:“偷来的?”

  真想扁他。

  “什么偷来的,这是订婚戒指,OK?”

  他似乎有些错愕,愣了一下下。

  “哦──”他拖长尾音,一顿。“和谁?”

  “笨蛋,除了怀恩还有谁?”

  “也是啦,他那么没眼光……”

  “你、说、什、么?”

  大家不必怀疑,如果等一下听到惨叫声,那是在杀猪,不是发生命案,请不要报警,谢谢。

  我的成绩一向都不怎么样,就是班上如果有四十个人,能考个二十名就算了不起的那一种。爸妈并不会给我太大的压力,有些人天生就是读书的料,像小哥、像怀恩,但有些人能力真的就这样而已,强求不来。

  幸好,还有一张能看的脸蛋,也不算太糟糕了。

  然后,我就被说成是草包美人,空有漂亮脸蛋,没有内在。

  要你们管?反正我家恩恩不嫌弃就好了。

  私底下我偷偷问过他:“恩恩,你会不会嫌我太笨,害你被人家笑?”



梦远书城(canadamortgagehub.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