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季可蔷 > 重婚生活有点甜 > 上一页    下一页


  从那之后,他对自己立誓,绝不再让孩子一个人在家。

  “扬扬醒醒,扬扬!”他唤醒儿子。

  “爸爸?怎么了?”扬扬小手揉着眼睛,一脸茫然。

  “妈妈出事了,爸爸带你到医院去。”

  “去医院?”扬扬一惊,想起自己每次生病都要到医院打针吃药,他讨厌医院。“妈妈怎么会在医院?她生病了吗?”

  “嗯,她好像受伤了,我们去看她。”

  “快点!快一点!”

  扬扬焦急地跳下床,差点跌倒在地,杜凌云连忙扶住儿子。

  父子俩换上外出服,开车来到医院,杜凌云抱着儿子下车,直奔急诊室,忽地,身后一个男人粗鲁地挤过来。

  男人一身西装笔挺,手上拉着一个昂贵的行李箱,像是正准备出远门时被叫过来,步履匆匆,满脸急色。

  扬扬被撞痛了鼻头,惊呼一声,杜凌云忙替儿子伸手揉揉。

  “没事吧?扬扬。”

  “痛。”扬扬有点委屈。

  杜凌云微微拧眉,一抬头,只见男人已冲在前头,随手抓着一个医护人员就大呼小叫。

  “我太太呢?她怎样了?她现在人在哪里!”

  “先生,请你冷静点,请问你太太是哪位?”

  “她叫程雨!有人打电话跟我说,她出了车祸,被送来这里急救……”

  另一位医护人员走过来。“你就是邓若凡先生,程雨小姐的丈夫?”

  “是,我是!她怎样了?”

  “真的很抱歉,我们尽力了……”

  接下来的情景,杜凌云无心再看,那个姓邓的男人发了疯似地,对着医护人员发飙,咆哮声震动了医院的长廊。

  扬扬吓得用小手捂住耳朵。

  “别怕,没事的。”

  杜凌云柔声抚慰儿子,越过男人,找到一名医护人员,对方领着他来到急诊室角落一张临时病床前。

  “你太太只是受了点轻伤,打完这瓶点滴就可以回去了。”

  “谢谢。”

  杜凌云抱着儿子,一大一小四只眼睛,静静地望向那个躺在病床上的女人。

  她额头有点擦伤,左手臂上绑着绷带,脸蛋略显苍白,秀发凌乱,带着几分憔悴。

  除此之外,她看来并无异样,只是瞪着他的眼眸,蕴着某种类似惊慌疑惧的情绪。

  她怕他?不想见到他?

  杜凌云胸口发冷,尽量不在儿子面前对这个女人流露任何情绪。“你……还好吧?”

  她没有回答,依然用那样慌乱的眼神看着他。

  “你要回家吗?”他语气淡淡地问,带着些许漠然的意味。

  她默然不语。

  “妈妈……”扬扬在父亲怀里动了动,澄亮的双眸一直怯怯地盯着母亲,半晌,才鼓起勇气问。“你是不是……不要扬扬了?”

  小男孩眼眶泛红,泫然欲泣。

  她神情一凛,怔怔地望着他。

  扬扬吸了吸鼻子,努力忍住即将滴落的泪水。“扬扬以后会乖的,你不要丢下我和爸爸……”

  杜凌云深吸口气,压抑住心海翻腾的情绪。如果不是为了扬扬,他早就不想理会这个女人,但孩子还是需要母亲……

  “你回家吧!有什么事我们可以再商量,你要离婚我也不反对,只是扬扬的监护权……”

  “我要孩子!”她突兀地打断他,语音尖锐,脸颊蓦然渲染一抹激动的红晕,眼眸亮得惊人。

  他一愣。“你真的想要?”

  犹记不久之前,她还口口声声说自己的人生就是被他、被扬扬给毁了,原本可以活得潇洒恣意,如今却只能困在一桩不快乐的婚姻里。

  才离家一阵子,她就忘了自己之前的怨恨了吗?

  “我想要!你别抢走他,把他给我,把孩子给我……”

  说着,她陡然流下泪,嗓音破碎呜咽,神情近乎绝望悲痛,就好似陷在一个围困她多年的迷障里,走不出来。

  他看着她迷蒙的双眼、泛红的鼻头,一时竟感到几分说不出的可怜,心弦莫名一扯,良久,才沙哑地扬嗓——

  “简蓝希,你怎么了?”

  简蓝希。

  程雨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咀嚼这个名字,睁着一双大眼睛,迷惘地瞪着天花板。

  她一直以为生命是脆弱的,说走就走,没想到生命同样也可以很强悍。

  她居然还活着。

  在被卡车撞上的那一瞬间,她以为自己死定了,只觉得死了也好,反正本来就活不久,活着也没什么意思。

  可她居然又活了!


梦远书城(canadamortgagehub.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