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黄易 > 覆雨翻云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二百六十四章 中藏之战(2)


  他之所以到京多时,仍不敢去找鹰缘,主因实非内伤未愈那么简单,而是基于心内对鹰缘的敬畏。

  这在西藏号称无敌的高手,唯一能使他拜服的人就是鹰缘活佛。在这深不可测,拥有无上功法的伟大人物前,什么盖世武功亦变成微不足道。他甚至自知无法对鹰缘出手,只希望能得回鹰刀,好回藏命。

  秦梦瑶正是看透了他的心意,才点出鹰刀落到韩柏手上,有着玄妙的因果关系。

  暗示了韩柏可能像鹰缘般识破了鹰刀的密,根本不怕红日法王对付他。

  而昨夜韩柏的确于分神护着秦梦瑶的同时,便挡了红日法王的全力一击。

  当时红日法王生出了怪异无伦的感觉:就像韩柏和秦梦瑶两人似与天地结合成一个不分彼我的整体,是人力所无法捣破的。

  那深刻的印象,仍是新鲜明晰。所以秦梦瑶此时提起,红日法王不由心旌微摇。

  秦梦瑶再微笑道:“当时梦瑶已和法王展开决战了。”

  红日法王更是心神一颤。

  蓦然间天地静止了下来,时间似若停上了它永不留步的逍逝。

  秦梦瑶一对秀眸变得幽深不可测度,俏脸闪动着圣洁的光泽,飘飞的衣袂软垂下来,紧贴着她修美的仙躯,超然于世间一切事物之上,包括了生死成败。

  红日法王心知不妙,知道自己坚定不移的禅心,因对方巧施玄计,破开了一丝空隙,精神侵了进来,遥制着他的心灵。

  而事实上决战正如她所谓的,由昨夜早开始了。当他全力一击时,秦梦瑶则以无上功法,借鹰刀把合力送人他的心灵里,种下了使他无法击败韩柏的种子,所以直至此刻,他仍没有去找韩柏讨回鹰刀。

  那即是说不但韩柏识破了鹰刀的密,眼前这绝世美女亦由鹰刀得益不浅。

  这明悟使红日法王这毕生修行密法的盖代高手,心灵上露出了破绽。

  武功到了这种层次,根本在招式上谁都胜不了谁,比拚的就是情神、意志、修养和战略。

  而且一落下风,便难有扳平的机会,因为对手高明得绝不会再予对方任何可乘之。

  “!”红日法王倏地发出咒音。

  那静止的感觉立时破碎,这藏域第一高手的心神,藉着这有若空山禅院钟鸣铃响的梵界圣音真言,心神转往本体那不可言传的秩序里,辨识到严密的自然结构,各种节奏和机能,包括心脏的鼓动、呼吸、细胞微不可察的变化,凡此种种,合成了生命与时间的感觉,物质存在的各种差异和相互作用,从而重新把握回自主与自我,破掉了秦梦瑶的精神合力。

  “嘛呢叭弥件”在密宗里乃至高无上的六大真言咒,而“”则是中枢悟道之音,有法力者能藉此真音与无上意识相通结合。红日法王自幼修行,在千万喇嘛中脱颖而出,岂是易与之辈,才能以此密法破解秦梦瑶庞大的心灵异力。

  但他却已处在下风和守势。

  这对他是非常要命的事,因为不死法印讲求操握主动,故能要来便来,说去就去。

  现在的他失去了这种优势,主动权变成握在这智能秀美的仙子手上。

  红日法王趁这破法的间隙,从石上升往半空,双足由盘膝变成直立。

  两手结印亦起变化。

  由守寂的大金刚轮印变得左右十指张开,指尖交触,掌心向外,中间围成圆形,成日轮印。

  密宗功法,最厉害就是六大真言,九大手印。

  罢才若非以金刚轮印配合真言,红日法王早要伏地认输。

  现在他则以另一手印,誓要抢回主动之势,只见他手印向前推,一股强猛沉雄的激流,立时照脸往秦梦瑶冲去。

  秦梦瑶仙容恬静无波,秀眸射出温柔之色,飞翼剑奇迹般出现在手里,忽地剑芒暴长,刺在这若如实质、无坚不摧的气柱中心处。

  “轰!”的一声巨响,整个山头似若摇动了一下。

  动的当然不是外在的世界,而是红日法王的禅心。

  红日法王心中懔然,知道秦梦瑶的精神仍步步进迫,紧紧坩制着自己。

  事实上他早打定主意,只要扳回乎手,立即远千里之外,然后再慢慢回头来找秦梦瑶算账,那知秦梦瑶厉害至此,教他欲退不能。

  他自家知自家事,若在这种下风情况中逃去,虽可保命,但心中却永远种下了失败的感觉。对他这种毕生修练精神的人来说,那比死还可怕,不但失去了再挑战秦梦瑶的资格,功行亦会大幅减退。

  所以这刻他真是欲罢不能,当然更不用说去找韩柏晦气了。

  红日法王两手再由内缚印转为外缚印,又由外缚印转回内缚印,不住交换,使人难测定法。

  雄伟的躯体鬼魅般移往秦梦瑶,须眉根根直竖,显示他的功行运转至巅峰状态,气贯毛发,若非他是秃头,将更是发扬顶上的奇景。

  秦梦瑶含笑看着红日法王迅速接近,心中不起半点涟漪,甚至没有想过以何招却敌,一切均发乎自然,出自真知。

  蓦地红日法王一手收后,另一掌迎面拍来,由白转红,由小变大。

  秦梦瑶的心灵通透澄明,连红日法王藏在身后那一手暗藏的真正杀着亦知得一清二楚,全无遗漏。

  这正是剑心通明的境界。

  眼所见或不见的,均没有遗失。

  因为她用的是心内的慧觉。

  飞翼剑在虚空中画出一个完美的圆形,化成一圈先天剑气形成的气罩。

  “砰!”掌气相击,两人同时剧震,若纯以内动论,两人谁也胜不了谁。

  但红日法王却知自己输了,因为他比秦梦瑶至少多了六、七十年的修为,眼前却只能平分秋色,若假以时日,他将更不是秦梦瑶对手了。可以说就算这次两人战个平手,他将来更是有败无胜。

  武功愈高,年纪愈大,便愈难突破。

  庞斑正是看穿此关键,才毅然抛开一切,修习道心种魔大法。

  红日法王一掌不逞,立时旋转起来,收在背后蓄积全力的大手,化作千万掌影,朝秦梦瑶狂攻而去。

  一时雪花卷天而起,四周气流激汤。

  他终施出压箱底的本领了,无一不是同归于尽的招数。

  这是他唯一扳回败局的方法。

  不死法印的心法首先是要舍命,不惧生死,才能置诸于死地而后生,所以攻退均不留馀地。

  只要秦梦瑶视死的意志不及他坚决,他将能取回主动,那时就可来去自如,天地任他翱翔了。

  即使是庞、浪之辈,也要对他这战略喝采叫好。

  甄夫人坐在虚夜月小楼清雅的客厅里,喝着由金发美人儿夷姬献上的香茗,那样儿既文静又可爱,谁也想不到她是心狠手辣,狡猾多智的女中豪杰。


梦远书城(canadamortgagehub.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