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黄易 > 覆雨翻云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二百六十四章 中藏之战(1)


  金陵城外二十里许处有座高拔的山峦,山端双峰耸峙,一东一西,遥相对望。

  两峰间有一奇形怪石,上有两个还看双峰若牛角,两孔似牛鼻,故得名牛首山。

  懊山乃佛门胜地,牛头禅宗即发扬于该地。

  乾罗来到山下时,毫不犹豫,沿着山路上阶登上东峰,不一会来到峰顶佛塔之下。

  这砖塔七级八面,古庄严,由唐代建塔至今,历经悠久的岁月,仍巍然傲立。

  牛首山虽被霜雪所盖,但被金陵四十八景之一的“牛首烟岚”风光仍在。

  藤蔓蒙路、古木参天、茂林修竹,浮苍流翠,美景无穷。

  此际隆冬时节,游人绝迹,干罗乐得享受那片刻的清幽,俯瞰远近景色,只见群山环拱,秀丽无匹。

  一股浓烈的情怀涌上心头。

  他这次到这佛门名山亦非起了游山玩水之兴,而是来重拾一段令他黯然神伤的回忆。

  当年他只有三十岁,朱元璋仍在与蒙人及中原群雄恶战,他自己则成了天下有数高手,那时浪翻云仍未崭露头角,他乾罗隐然高踞黑榜第一高手的尊崇地位,横行天下,谁敢撄其锋锐。除庞斑外,声势无人能及。

  在这如日中天的时刻,他就在这里遇上了神莫测的天命教教主“翠袖环”单玉如。事后他才知道那并非巧合,而是这艳媚盖世的女子故意找上了他。

  想起了她,既甜蜜又痛苦的感觉蕴满胸臆。

  在习武之初,他早立下决心,绝不钟情于任何女子。

  美女只是他的玩具和宠物,只供他享乐和满足,单玉如亦不能使他例外,何况她只是要把他收服,助她与朱元璋夺天下。

  那个决意离开她的晚上,是乾罗毕生最痛苦的一刻,但他终舍弃了她。

  想不到在三十多年后的今天,他又要与这曾经热恋的女子见面,而他更要亲手把她杀死。

  三十年前的单玉如武功已不下于他,三十年后他更没有必胜的把握。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单玉如的狠辣无情,虽然她的外表是如此美丽,说话是如此温柔,神态是那么娇美动人。

  与单玉如这次相见,早在他再听到她的名字时便决定了的。所以在京城各处留下了天命教的暗记,以密手法定下地点日子,约单玉如到此相见。

  无论她恨他还是爱他,都不会爽约的。

  对单玉如来说,凡是得不到的东西,亦要亲手毁掉。

  蓦地心中警兆一现,乾罗从回忆里清醒过来,功力提聚,冷喝道:“水月大宗!”水月大宗的声音在他身后平静的道:“不愧毒手乾罗,纯凭感觉便认出是本宗,那杀了你亦不致污了我的水月刀。”

  乾罗心中一懔,想不到水月大宗原来竟是单玉如的人,蓝玉和胡惟庸只是个骗人的晃子。难怪他故意避免与鬼王和秦梦瑶交手,因为他要保存实力,以对付浪翻云、庞斑,甚或朱元璋。

  他同时知道,这一战只有一人能活着离去,因为水月大宗绝不容许这密漏出去。

  浪翻云要杀单玉如,只是步进她精心设下的陷阱去。

  假若单玉如得了天下,那她最大的威胁就是浪翻云。

  秦梦瑶疾若流星,倏忽间穿林过树,掠上了一面铺满冰雪的斜坡,来到城西外荒郊的一堆乱石处,卓然俏立,白布麻衣迎着雨雪飘扬飞舞,有若观音大士下凡人间。

  红日法王身披着红内黄喇嘛法衣,盘膝坐在两丈许外一块尖竖的石上,只臀部方寸与石尖接触,却是坐得四平八稳,丝毫没有摇摇欲坠的感觉,平衡的功夫,教人深为佩服。

  清奇的脸容宝相庄严,眼垂下,阖得只留一线空隙,隐见内中闪闪有神的眸子。

  手作金刚大轮印,指向掌心弯曲,大拇指并拢,中指反扣,缠绕着食指。

  这飘忽无定的西藏第一高手,终肯坐定下来,与秦梦瑶进行西藏密宗与中原两大圣地纠缠了数百年的历史性决战。

  秦梦瑶浅浅一笑道:“法王的百天之期,就是这么一回事吗?”

  红日法王仍是双目低垂,不愠不火地应道:“梦瑶小姐请原谅则个,此事牵涉到大密尊者转生前的誓咒,否则红日岂是好斗之人哉?”

  秦梦瑶当然明白他的意思。

  密宗又称贞真言宗,最重视印契、咒语和实践,所谓三密修行,就是身、口、意。

  特别是有德行法力的喇嘛,在死前立下的法誓,最具约束力,故红日法王才有此语。

  秦梦瑶玉容若止水般安然,柔声道:“不知法王是否相信,梦瑶有个直觉,当年先师云想僧、虚玄禅主和大密尊者三人均法理深湛,大行大德之人,绝不会因意气之为,祸延后人。其中定是另有玄虚,尤其证诸他们离世的时间方式,更是耐人寻味”红日法王猛地睁开眼睛,眼下立时烈射出两道精芒,投在秦梦瑶俏脸上,讶然道:“梦瑶小姐这推测极有道理,事实上我们亦一直心存疑惑。尊者回藏时容色如常,当人人均以为他全胜而归时,尊者踏入布达拉宫后立下誓咒,便站化而去,如此德行,使我等更不敢有违他的遗命。”

  秦梦瑶道:“梦瑶还是首次得闻此事,心中着实欣慰。”

  红日法王微微一笑道:“纵使知道其中隐含妙理,这中藏一战仍势在必行,请梦瑶小姐见谅。”

  秦梦瑶淡然道:“这个当然,与法王之战,已成了师门遗命,了断此事后,梦瑶再无牵挂。”话题一转道:“未知法王是否知悉鹰缘活佛的下落?”

  红日法王眼中闪过奇异的神色,微一沉吟道:“若连这个也不知道,红日亦枉称法王了。但却不明白他为何要躲到宫里去?他难道要参与这大明开国以来最大的危机斗争?”

  秦梦瑶低吟道:“夕阳照而足,空翠落庭阴;看取莲花净,应知不染心。法王心中满载妄念,连“呼勒罕”怕都成不了,如何测度鹰缘的不染心呢?”

  所谓呼华勒罕,乃密宗术语,指人若不除妄念,只能随业转生,无能自主,常转常迷而不自知。除非去净妄念,证真法性,才可不随业转,自主生死,自在转生,随缘度聚,名为呼华勒罕。若臻此境界,就算寄胎转生,仍不昧本性,拥有前生的记忆。

  当然这比起密宗的最高理想“肉身成佛”,又低了数层。

  传鹰之所以被藏人推崇,正因他是肉身成佛的典范例证,故他们才这么重视鹰刀。

  红日法王哈哈一笑道:“梦瑶小姐真厉害,一句话便使本法王生出妄念,不过现在本法王最急于要找的人,应是韩柏而非鹰缘,因为鹰刀现正背在他背上。说不定木法王会忽然溜了去找他呢!”秦梦瑶知道他在展开反攻。

  事实上红日法王修的不死法印,最厉害处正是瓢忽若神,全力下若一击不中,即远飞遁。尽避庞斑、浪翻云之辈武功更胜于他,想杀死他亦是有所不能。

  他若要蓄意避开秦梦瑶,转头去对付韩柏,确是令人头痛。于此亦可见他这着反击,足多么厉害。

  武功到了他两人这种境界,已非是徒拚死力了。

  秦梦瑶莞尔道:“假若如此,梦瑶也拿你没法了。不过法王若晓得鹰缘曾见过韩柏,还以无上妙谛点化了他,当知鹰刀之所以会落到韩柏背上,其中自有微妙因缘,非是人力所能改变。”

  以红日法王的修养,亦要闻言一愕。


梦远书城(canadamortgagehub.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