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黄易 > 覆雨翻云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二百零八章 问君借种(1)


  在常德郊野一处山头临时竖起的大营帐内,上官鹰、凌战天和乾虹青接受着各人的慰问和道贺。

  乾罗和凌战天这封曾经敌对的高手,表现得比任何人都更惺惺相惜。

  凌战天听到庞过之和近千人伤亡的噩耗后,沉默了一会,才愤然道:“若我们不在这三个月来,取回怒蛟岛,将来那还有脸目去见过之和众位牺牲了的兄弟。”

  乾罗正容道:“这事虽从长计议,不过眼前当急之务,是如何应付方夜羽等即将在京师展开倾覆明室的阴谋。唉:换了往日的干某,只会惟恐天下不乱,朱元璋死不了。想不到今天却要想法保存明室,世事之变幻莫测,无过于此。”

  翟雨时道:“现在方夜羽的真正实力已渐见端倪,瓦剌、花刺子模、南北两藏和色目均已有高手现身,现在只欠了一个女真族,纵使女真没有派人来助方夜羽,只是现在的实力,便非常使人头痛。”

  乾虹青坐在上官鹰和戚长征间,闻言向戚长征低声问道:“柔晶不正是女真人吗?”

  戚昆征微一点头,露出沉痛和无奈的神色。原本他打定主意不顾一切为她报仇.可是日下多变的形势,使他不得不把报仇之事搁在一旁,心中的难过,可想而知。

  上官鹰脸色仍有点苍白,不过精神却好多了,发言道:“我有一个提议,想请乾老带长征走一趟京师。好解除蒙人的威胁。”

  乾罗点头道:“乾罗正有此意,不过现在怒蛟帮亦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我便留下老杰和一众儿郎,交给你们使唤。若能夺回怒蛟岛,就算天下乱局再起,我们亦有平乱的筹码。”

  上官鹰亦不推辞,忙表示感激和谢意。

  乾罗续道:“我巳派人暗中召集当日不肯附从毛白意的旧都,加上邪异门诸位兄弟.当可抵偿怒蛟帮在洞庭之役的损夫。”

  郑光颜等一众邪与门主将,自不免说了一番谦让之词。

  戚长征想起可到京师找韩慧芷,当然欢喜,可是又挂着寒碧翠和红袖,矛盾得要命,忍不住叹起气来,弄得众人朝他瞧来。

  乾罗怜爱地道:“长征放心,红袖现应与碧翠会合,待会使人送个讯儿,教她们安心等候.一俟京师事了,你便可赶回来与她们会合。”心中却想,此行之凶险,连他自己亦没有信心能否活着回来。

  翟雨时接口道:“寒掌门现正致力重振丹清派,长征不用担心。”

  戚长征抛开心事,毅然道:“好:就让我和义父立即赶赴京师,与方夜羽决一死战。”凌战天神色凝重,同乾罗道:“乾兄不知有没有想到一个问题,就是浪大哥既已到了京师,摆明不会容许方夜羽他们横行霸道,在这种形势下,庞斑会否被迫出山,提早与大哥他决一死战呢?”

  众人同时色变。

  庞斑六十年来,高踞中外第一高手宝座,威望深进每一个人的心里,但自练成种魔大法后,便无意江湖之事,故黑白两道都下意识避免去想他,一厢情愿希望他除了与浪翻云的决战外,再不插手到中蒙这场斗争里。

  可是若浪翻云成功遂一诛杀方夜羽的人,他仍肯坐视不理吗?这看来是绝对不合情理的。

  除非浪翻云袖手旁观,那又作别论。

  假若庞斑要阻止浪翻云亲自出手对付里赤媚红日法王等人,那他总不能远在魔师宫发牢骚,或者待事情发生后,回天乏术时才匆匆赶来。

  所以凌战天这几句话的意思,等若指出了庞斑应已在赴京师的途上,甚或抵达了京师。如此一来,形势对明室更是不利。

  试问除了浪翻云外,谁还有一拚之力?

  众人都感手足冰冷起来。

  翟雨时道:“这样说,乾老和长征更应立即赶往京师去,找到大叔商量对策。”

  凌战天望向垂首不语的乾红青,温和地道:“虹青:不要回那寺观了,随我们回去吧!”乾虹青娇躯一颤,往凌战天望来.然后再瞧往上官鹰。

  凌战天乃怒蛟帮除浪翻云外最德高望重的元老他说出来的话,表着怒蛟帮上下重新接受了乾虹青。

  乾罗干咳一声,知道在这情况下,不能不表态,点头道:“虹青、有大好青春,若封兄在天之灵知道你如此自暴自弃,定不能瞑目无忧。”

  上官鹰伸手过去,抓紧了她一对玉掌.却没有出声。

  戚长征凑到她耳旁道:“当老戚求青姊吧!”乾虹青幽幽一叹,娇体一软,靠到上官鹰身上玉颊枕到他肩上.闭上俏目,平静地道:“虹青再没有作帮主夫人的资格帮主若肯覆水重收,虹青就作你其中一名侍妾吧,将来除了要一座小佛堂,再无所求。”

  虚夜月欢天喜地,拉着韩柏的手,亦没有追问秦梦的事,往闺房的小楼走去。

  韩柏却没有这么好心情。

  里赤媚的出现,便像早在波涛中汹涌澎湃的京师再刮起一场风暴,如日中天的大明会否就此衰落.恐怕连精通术数的虚若无亦不能肯定。

  而且他们应否全力帮朱元璋呢?

  帮了他究竟是祸是福?

  也没有人说得上来。

  假若没有这些险恶的大麻烦,自己左拥虚夜月,石抱秦梦瑶,头枕庄青霜。嘴吻三位美姊姊,那该是多么惬意呢?

  到了小楼的后门处.正要由那里“偷偷”摸入房里,和虚夜月再续爱缘,一位俏丫环开门迎出来.战战兢兢道:“小姐!”忍不住又偷偷看了看她家小姐未曾有过的风和打扮。虚夜月不耐烦地道:“若又有臭男子来找人,给我轰走他好了!”俏丫环瞥了韩柏一眼,像在说你不是连这位公子都骂了吗,才道:“是七夫人要找专使兼东阁大学士朴大人。”

  虚夜月掩嘴向韩柏笑道:“又长又臭的衔头。”旋又戒备的道:“她找专使大人干吗?”

  俏丫环惶恐地道:“小婢不敢问。”

  韩柏见这小丫环清清秀秀,非常俏丽可爱,忍不住道:“这位姐姐叫什么名字。”

  小丫环立时脸红过耳。不知所措。

  虚夜月白他一眼,没好气地道:“什么姐姐,她叫翠碧,是月儿的贴身丫环,功夫都是月儿教的。”

  韩柏很想问,那有否包括床上功夫呢?但终说不出口。叫了声翠碧姐后,虚夜月着她退下去,拉着韩柏到她楼下的小偏厅,分宾主坐下后求道:“不去见她可以吗?”

  韩柏正在头痛。

  那天他冲口而出说要送她一个孩子,实在是心不由己的行为。那是赤尊信不灭的灵觉要他那么做的。

  自己怎能不完成他的心愿。


梦远书城(canadamortgagehub.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