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黄易 > 覆雨翻云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二百零五章 再逢仙子(1)


  韩柏狂喜,探手把秦梦瑶拉入了房内,手指弹出一道劲风,轻轻拂在虚夜月的酣睡穴,以免惊醒了她。

  然后将秦梦瑶拦腰抱起。到墙角的长椅坐下,把这仙子放在膝上。

  秦梦瑶嘴角含着甜甜的笑意。轻柔地搂着他脖子。任他施为。

  韩柏亲了亲她脸蛋后,再来一记长吻。以解相思之苦。

  秦梦瑶温柔婉约地轻吐香舌反应着,教韩柏泛起阵阵只有道胎和魔种接触才生出来的销魂蚀骨的滋咪,冲击着他的雳魂的最深处。

  分后,韩柏叹道:“梦瑶真狠心,一声不响便走了,害得我觉都睡不着,以后再不准你离开我了。”

  秦梦瑶浅浅一笑,柔声道:“你以为梦瑶舍得离开你吗?只是迫于无奈,不得不避静清修,好解决最后一道难关。”

  韩柏兴奋地道:“放心吧!我见过鹰缘活佛,他就在皇宫里,现在秦梦瑶笑着接口道:“魔功大进了吗?挑逗无知可怜闺女的手段亦大有改善吗?你当梦瑶不知道吧?你一抱梦瑶人家便感应到了。”

  韩柏大喜道:“那可以上床了吗?”

  秦梦瑶把娇躯埋入他怀里,轻叹道:“现在梦瑶反不担心情欲上的问你现在魔功奇迹的突进,配以梦瑶领悟来对付自己的挑情手法。我想定可被题,这几天潜修之时,梦瑶每次故意想起你来,都有春情难禁的冲动。加上你逗至欲大于情的境地,但却仍有最后一道障碍,不易解决。”

  韩柏轻松地道:“即管说出来吧!我是经专家鉴定的福将,上天怎会让我失去梦瑶,那还有何福可言。”

  秦梦瑶皱眉道:“韩柏啊!现在谈的是有关梦瑶生死的事,你的手可以不那么顽皮吗?”

  韩柏尴尬地停止了对她那对美腿侵犯的活动,搔头道:“说吧!”

  秦梦瑶俏脸一红,手指在他赤裸的胸膛划着圈子,垂下头轻轻道:“你或者还不知道吧,但梦瑶曾多次察视你体内情况,发觉你那……唔!顺出能生人的精气,全被魔种吸纳了去。那就等若道家的练精化气,练气化神,不同处只是修道者须通过种种功法,才能做到,而你却是一个不用费神的自然过程,这亦正是种魔大法的厉害处。”

  韩柏一呆道:“梦瑶可否说清楚点,我给你说得糊涂了。”

  秦梦瑶的俏脸更红了。娇羞地道:“那即是说因着你体内魔种的特性,你并不能使任何女子怀孕为你生孩子。”

  韩柏虎躯剧震,目定口呆。

  若不能使三位美姊姊或虚夜月为他生儿育女,岂非人生憾事,对她们亦很不公平。

  秦梦瑶伸手抚着它的脸颊,爱怜地道:“柏郎不用担心,道心种魔乃魔门最高心法,千变万化,能把全无可能的事变成可能,只要知道问题所在,便有希望解决。”

  韩柏断然道:“能不能生孩子,乃吹要的问题,最紧要能使梦瑶回复健康,快告诉我,这不能生育的缺点。和医治梦瑶有何关系?”

  秦梦瑶娇痴地道:“唔:梦瑶要你多温存些才告诉你,吻我吧:人家忽然很想得到你的慰抚呢!”

  韩柏大喜,捧着她的俏脸狂吻起来,眼耳口鼻脸蛋秀额全不放过。

  秦梦瑶像抛开了仙子的身份般强烈地反应着。

  魔种和道胎立时生出感应,不但真元往来渡送,阴阳两气亦缠绵相交,还破天荒的真正地在精神的层面上浑溶起来。

  秦梦瑶把自己的精神天地开放,引领着韩柏去感受她对深刻的感情,对天道的眷恋和追求。

  现实的世界忽地消失了。

  只剩下甜梦般的心灵交接。

  魔种和道胎终于初步灵欲相交,浑成一体。

  秦梦瑶轻轻推开了神魂颠倒的韩柏,坐直娇躯,微喘着道:“种魔大法需要的是‘媒’,双修大法要的是‘药’,那就是梦梦的元阴和柏郎能使梦梦受孕的精元。”

  韩柏一震狂喜道:“是否说梦璃竟肯和我生个宝贝儿女。”

  秦梦瑶歉然道:“我只是打个比喻,梦瑶会把你的精元转化为先天精气,与梦瑶的处子元阴结合,利用那释放出来的生机,使梦瑶心脉贯续开朗重生,夺天地之造化。”

  韩柏喜道:“梦瑶康复后,我定要用尽梦瑶教下的方法,享尽艳福,唉!”又苦恼地道:“怎样才能哄得魔种变些仙露灵药来给我的乖梦瑶服用呢?”

  秦梦瑶大慎道:“狗口长不出象牙的家伙,你好好听着,刚才梦瑶和两位大哥。趁你在坏好月儿贞操时,研究了大半晚。才有了点头绪。”

  韩柏看到她杏目圆睁的美态,大手忍不住又在她身上活动起来,求道:“梦瑶快把方法说出来。”

  秦梦瑶完全抵不住他的挑引,一把按着他使坏的手,颤声道:“韩柏啊!若你过不了那一关便和梦瑶合体交欢,那梦瑶唯一的机会也就失去了。”

  韩柏吃了一惊,抽回大手。诫挚地道:“为了梦瑶。我韩柏大什么的必能忍受任何事。”

  秦梦瑶“璞防”笑了起来,横了他一眼浅笑道:“大什么的听着了,你以前总是处于被动里,但由今天开始,你要设法驾驭魔种,当有一天魔种全由你控制时,你要那个女人怀孕,那个女人便会怀孕,你明白梦瑶的意思吗?”

  韩柏苦恼道:“魔种看不到摸不着,教我如何入手驾驭呢?”

  秦梦瑶深情地吻了他的,柔声道:“怎会看不到摸不着呢?你自己不就是魔种吗?怎么连这点你也不晓得。”

  韩柏呆呆的想了好一会,点头道:“这么说我可有点明白了。”

  两人对望一眼,笑得紧拥在一起。

  秦梦瑶在他耳旁道:“浪大哥说你的月儿是虚若无的心血结晶,兼之天赋异禀,对你这色鬼魔王乃千载难遇的奇逢,若能好好运用,将能使你的魔功再有突破。好了!梦璃要走了。”

  韩柏失声道:“什么?”

  秦梦瑶道:“你若真疼梦瑶,便须放人家走,因为梦瑶亦有自己的问题,记得人家说过因修道的关系,连女儿家的月事都断了吗?所以我亦要设法使自己变回真正能受孕的女人。明白吗?”

  韩柏叹道:“整天挂着梦瑶。很多事做起来都不起劲。”

  秦梦瑶指了指床上海棠春睡的虚夜月,失笑道:“弄得人家姑娘那么个模样了,还说不起劲吗?你们的声浪隔了四间房子都清晰可闻,害人家听得不知多么尴尬呢?真想过来一并让你恣意作恶,只是这点,梦瑶便不得不找地方躲起来,以免铸成恨事了。”

  韩柏老脸一红,叹道:“我总说不过你,好吧!但你可否让我知道你在那里,必要时也好来找你。”

  秦梦瑶站了起来,按着他眉头,俯身吻上他嘴,一番纠缠后,返到窗前,含笑道:“放心吧!梦瑶会常来找你,看看你有没有人家想的那么乖。”

  韩柏心中一热跳了起来。


梦远书城(canadamortgagehub.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