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黄易 > 覆雨翻云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一百六十九章 流水无情(2)


  浪翻云心底涌起一股寒意,他听出了这“女儿”心底的滔天恨意。

  驾车者身材瘦削,帽子盖得很低,把脸藏在太阳的阴影里,看不到脸貌,亦没有别转头来打量浪翻云。予人神秘迷离的感觉。

  浪翻云收敛了本身的真气,因为他察觉出驾车者是个可与黑榜高手比捋的厉害人物,一不小心,就会被对方悉破自己的身分。

  这人究竟是谁?

  浪翻云大感好奇,从对纪惜惜的深情回忆里回过神来,装作惭槐地垂下头,哑声道:“你仍怪爹:仍不……肯原谅我吗?”

  这正是浪翻云高明的地方,装作哭沙哑了喉咙,教这绝色美人分辨不出他声音的真假。

  这落花桥非常宽阔,可容四车取印,所以刻下这马车洎在桥侧,并没有阻塞交通。

  那女子淡淡凝注浪翻云,幽幽一叹道:“落花有意。流水无清|。这就是女儿为何约爹到这桥上相见的原因,那是娘一生的写照,是个事实,原谅与否箅得什么呢?女儿要的东西,爹带来了没有。”

  浪翻云想起薛明玉。一声长叹,沙声如旧道:“女儿真的想对付朱元璋?”

  女子一震道:“闭嘴!”

  忽然间浪翻云知道了这女子是谁,那驾车的人又是谁。

  错非是浪翻云,否则谁能一个照面就悉穿对方的底子。

  薛明玉这女儿就是朱元璋最宠爱的妃嫔陈贵妃,驾车的人则是朱元璋的的头号刽子手楞严。

  这推论看似简单,其中却经历了非常曲折的过程。

  首先惹起浪翻云想到的是谁家女子如此美艳动人,谁人武功如此造诣深厚?

  当然,若非薛明玉曾提过女儿和朱元璋有关,以京城卧虎藏龙之地,他亦一时不会猜到这两人身上。

  就是沿这贵的线索,他用言语诈了陈贵妃一。而陈贵妃的口气反应,通足表露出她惯于颐指气使的尊贵身分。

  以她的身分,想私下到这里来会他,是绝不容易的,除非有楞严这种东厂头子的掩护,她方可以在这里出现,不会给宫内其它人知道。

  浪翻云肯打赌若事后调查陈贵妃这刻的行踪,必会有个令朱元璋不起疑的答案,例如去清凉寺还神等,这是楞严可轻易办到的事。

  马车御者座上的楞严。仍没有回过头来。但浪翻云却感应到对方一发即敛的杀气,显示他对自己动了杀机。

  陈贵妃脸容回复平静,歉然道:“对不起|。这等话说绝不可说出来,所以女儿失态了,究竟取到了东西没有?”

  这可轮到浪翻云大感为难。

  原本他打定了主意。将药瓶交给这女儿后,拂袖便走,可是现在察觉得陈楞两人牵涉到一个要对付朱元璋的阴谋,怎还能交给对方?

  更便他头痛的是:如何可以应付楞严这样的高手而不暴露白己真正的身分?

  陈贵妃黛眉轻蹙道:“不是连这么一件小事,爹也办不到吧!”

  她每个神态,似怨似嗔,楚楚动人,其是我见犹怜,难怪能把朱元璋迷倒。

  浪翻云叹了一口气道:“若爹拿不到那东西,你是否以后都不认你爹了。”

  陈贵妃秀目射出令人心碎魂断的凄伤,通:“爹是第二次问女儿同样一句话了,你若是关心女儿的事,为何还不把药交出来?”

  浪翻云进退两难下,叹道:“药是取到了,现在却不在爹身上。”说到这里,心中一动,感应到楞严正以传昔人密的功法,同陈贵妃说话,忙运起无上玄功,加以截听。

  所谓传音入密,其实是聚音成线,只送往某一方向目标,可是声音始终是一种波动,只不过高手施展传音功法时,扩散的波幅被减至最弱和最少,但仍有微弱的延散之音,碰上浪翻云这类绝顶高手,便能凭深厚玄功,收听这些微不可察的“馀音”。

  只听楞严道:“好家伙,他察觉到我们的密谋,东西定在他身上,下手巴!”

  陈贵妃仰起人见人怜的绝色娇客,往浪翻云望去,幽幽道:“娘临终前,要女儿告诉爹一句话,爹想知道吗?”

  浪翻云暗呼此女厉害。若非他截听到楞严对她的指示,定看不破她的口蜜腹剑,暗藏祸心。因为她的表情神态实在太精了,难怪朱元璋都给她倒了。

  浪翻云装出渴想知道的样儿,踏前一步。靠到车窗旁,颤声道:“你娘说了什么遗言?”

  陈贵妃双目一红,黯然道:“爹凑过来。让女儿只说给你一个人听。”

  浪翻云心知肚明这不会是好事,却是避无可避,心中苦笑挨到窗旁。

  陈贵妃如兰的芳香口气,轻喷在他脸上,柔声道:“娘嘱女儿杀了你!”

  同一时间,浪翻云小腹像被黄蜂叮了一口般刺痛,原来窗下的车身开了个小孔,一支长针伸了出来,戳了他一下。

  浪翻云装作大骇下后退,“砰!”一声撞在桥缘石处。

  帘幕垂下,遮盖了陈贵妃的玉容。,楞严挥鞭打在马股上,马车迅速开出,留下假扮薛明玉的浪翻云一个人挨在石栏处。

  马车远去。

  就在这时桥约两旁各出现了十多名大汉,往他迫来。

  浪翻云眉头大皱。

  原陈贵妃刺中他那一针,淬了一种奇怪之极的药液,以他的无上玄功,竟功差点禁制不住,让它长进经脉里。

  这还不是他奇怪的地方。

  而是这种药液根本一些毒性都没有。这岂非奇怪之极,照理陈贵妃既打定主意要杀死他这个“父亲”,为何不干脆把他毒死。

  想到这里,灵光一现,一声长啸下,翻身跃往长流不休的秦淮河水里。


梦远书城(canadamortgagehub.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