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黄易 > 覆雨翻云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一百三十四章 妾意郎情(1)


  溪旁的山野里。

  水柔晶在戚长征怀里醒了过来,天刚发白。

  在戚长征早醒了,低头向她笑道:“昨夜睡得好吗?”

  水柔晶知他故意不起身,是怕弄醒自己,感激地坐起来,献上香吻,道:“我从未试过睡得那么好,征郎:你在想什么?”

  戚长征笑道:“我想起了一些有趣的问题,忽然又感到不用急着赶到洞庭去了。”

  水柔晶不解道:“你难道不担心你怒蛟帮的兄弟了吗?”

  戚长征胸有成竹道:“不知柔晶有没有想到我老戚这次逃忙,已成了天下皆知的事,假若方夜羽和楞严连对我这样一个小子也无可奈何,势将威信尽失,一向服从他们的大小帮会,都会生出离心,所以方夜羽和楞严对付怒蛟帮的重心,已逐渐转移到我的身上。”

  水柔晶一震道:“我倒没有想到这点,但事实确是如此,不过假若你被他们杀死。对怒蛟帮声誉和实力的打击,亦是非常严重。”

  戚长征道:“说得很对,所以方夜羽和楞严将会不择手段,置我于死地,甚至会暂时放过怒蛟帮,全力追击我。”

  水柔晶担心道:“可是以你我两人之力,如何对抗对方庞大的力量,何况对方已出动到里赤媚和展羽那样级数的高手,我们根本毫无机会。只是一个鹰飞已不易应付了。”

  戚长征意气飞扬道:“我们绝非孤军作战的。”

  水柔晶愕然。

  戚长征微笑道:“只要我们把事情闹大,以老杰的才智,必能看出我的行为背后隐藏的深意,自会配合我的行动,打击方夜羽和楞严的联军。何况我还有义父做靠山,有他出马,就算对看里赤媚,亦有一拚之力。”

  水柔晶一震道:“谁是你的义父。”

  戚长征眼中射出景仰之色,道:“就是“毒手”干罗。”

  水柔晶“啊”一声叫起来,眼中燃起了希望,垂头一会后,低声道:“征郎:我们恐要分开一段时间了。.这次轮到戚长征愕然道:“这次又是为了什么原因?”

  水柔晶柔情无限她道:“当然是为了你,若没有我在旁,你将无后顾之忧,尽情发挥你的才智和力量。”

  戚长征一叹道:“先不说我舍不得离开你,最怕你再落到鹰飞手里,那时只是悔恨懊恼就可把我折磨死了!”水柔晶欢喜地道:“我最爱听你这些深情的话,不过你可以放心,经过昨夜后,我已解开了庞飞的心障,别的不行,但在追踪和躲避追踪方面我却是大行家,而且我受过野外求生的严格训练,只要找个山洞躲起来,保证没有人能发现我。柔晶就在那里等你一年,若不见你回来找我,柔晶便当你死了,以身殉死,好吗!”戚长征心中感动,搂看她一轮热吻后道:“放心吧:我定会活着回来找你,而且绝不会让你等一年那么久。”

  两人又再一番缠绵。

  水柔晶沉吟片晌后道:“除了庞飞外,还有一个女子,你要特别小心!”

  戚长征愕然道:“那又是什么人?”

  水柔晶道:“我们都尊称她为甄夫人,事实上她仍是小泵独处,年轻貌美,武功才智,不下于鹰飞,心狠手辣则犹有过之。她并非蒙人,而是与蒙人一向关系亲密的色目人,带看一批色目高手,特别进入中原,帮助方夜羽,据说蒙人和色目人有一秘密交易,就是若方夜羽真能夺得汉人天下,须立甄夫人为皇后,方夜羽若要对忖你,定会派她出马,因为此妹最擅潜形追踪之术,手下两名大将,一名颜木良,一叫卓愿愿,均是色目的顶尖高手,比得上由蚩敌,所以你要特别小心他们。”

  戚长征透了一口凉气道:“方夜羽真是了得,手上拥有这般实力,却能一直深藏不露,就像一个永不见底的深潭。不知除了这批色目人外,还有什么厉害人物?”

  水柔晶道:“我知道的就是这么多,对甄夫人的实力特别清楚的原因,是因我曾在他们的指导下,学习驾御小灵的秘术。”

  戚长征呼出一口凉气,担心她道:“那即是说他们比你更精于藉灵兽来追踪敌人,怕不怕他们把你找了出来。”

  水柔晶道:“放心吧:没有十足把握,我怎敢夸口可以躲起来,好了我们行动吧!”戚长征一把将水柔晶紧拥入,深情地道:“我们立下协约,誓要一齐好好活着,好教将来能双宿双栖,享受神仙般快乐逍遥的生活。”

  水柔晶想起离别在即,热泪早忍不住夺眶而出。

  韩柏脱掉官服,露出内里一身劲服,和秦梦瑶并肩来到南康府的中心区这时天仍未大白,除了做早市的食肆外,其它店仍未开门做生意。道上行人稀少,不过路人无不对他们行注目礼,一方面因为秦梦瑶美胜天仙,兼又背挂飞翼古剑,韩柏则身形雄伟,意态轩昂,郎才女貌,怎不教人侧目。

  秦梦瑶意与大发,拉着韩柏走上一家最具规模的酒楼,找了个幽静的厢房雅座,竭脚休息。

  秦梦瑶早到了辟谷的境界,偶有进食,都只是少许素菜生果,所以只要了一盅热茶,韩柏则乃馋嘴之人,一口气叫了几个小点,又要了个香葱碎肉面,放怀大嚼,稀里呼噜吃个清光,连汤水亦点滴不留。

  秦梦瑶兴致盎然她看着他狼吞虎的不雅食相,朱唇带笑,神色宁恬。

  韩柏满足地拍拍肚子,不好意思她道:“你真不用吃东西吗?”

  秦梦瑶露出笑靥,瞅他一眼道:“吃就吃吧:不须因我不吃而感到不好意思。”

  韩柏给她瞅得全身骨肉酥松,快乐无匹,想起昨夜销魂滋味,眼光不由落到她诱人的红上。

  纵以秦梦瑶已臻无患无求的修养,仍敌不过他如此“不怀好意”大胆放肆的目光,嗔道:“你看什么?”话才出口,立知不妥,这样一说,不是引他的疯话出笼吗?


梦远书城(canadamortgagehub.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