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黄易 > 覆雨翻云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九十三章 梦瑶的剑(3)


  谷倩莲冷哼一声,毫不客气地道:“不高兴才真吧!”转身向风行烈道:“来:不用理他。”.风行烈大感尴尬,同那生得像铁塔般的青年拱手施礼,才跟谷倩莲往内走去。

  一把响亮清脆的女声由内面传来道:“成抗:快找多几条彩带来。这处不够用了。”

  谷倩莲听到女子的声音,脸色一沉,走了进去。

  宽广的大厅内喜气洋洋,一名娇巧的女子,.正又叉变腰,威风八面地指挥着十多个男女婢仆,布置举行婚礼的大堂。

  风行烈暗忖;难道这就是双修公主?

  不过他很快便知道自己错了,谷倩莲连看也不看她半眼.扯着风行烈的衣袖,径自穿过大堂,往内厅走去。

  那娇巧女子兴高烈,竟浑然不觉两人在身旁走过,反而当那随行而至的谭冬步过时,给她一把截着,提出了一连串要求,使谭冬脱身不得。

  谷倩莲放开风行烈衣袖,步进内厅,十多名丫现正在整理喜服,莺声燕语,一片热闹,见到谷倩莲,雀跃万分,又拿眼死盯着风行烈,羡慕之情,充满脸上。

  谷倩莲情绪低沉之极,勉强敷衍了几句,把风行烈介绍了给众丫环后,领着风行烈由后门走进清幽的后院去。

  箫音忽起。

  吹的曲似有调似无调,就像大草原上掠过的长风,凄幽清怨。

  风行烈往箫音来处望去,林木婆娑间,隐见有一女子,坐在一块大石上,捧箫吹奏。

  两人来到女子身后。

  箫音忽止,但馀音仍萦绕不去。

  女子身形纤美文秀,自有一种高雅的气质。

  她放下手中玉箫,缓缓转过身来。

  风行烈眼前一亮,只见女子雅淡秀逸,高贵美钝。令人不敢迫视。一对剪水双瞳,似是脉脉含情,又似冷傲漠然,非常引人。

  谷倩莲轻轻道:“小姐!”双修公主谷姿仙美目落到风行烈身上,大胆直接地上下打量了他一会,才道:“果是人中之龙.难怪厉门主对你期望如此之高。”

  谷倩莲再提高了点声音道:“小姐!”双修公主美目寒光一闪,冷冷道:“明天是我大婚之日,小莲你纵然不愿帮手布置,也不得有任何破坏行.若违我之令,就算是你,我也绝不轻饶。 ”

  谷倩莲豁了出去,坚决地道:“公主你曾说过没有更佳的选择,现在我将上成抗那小子好上百千倍的选择带来了,你快赶那傻小子走吧!”谷姿仙怒道:“大胆!”按着向风行烈婉转地道:“公子莫要见怪,这小婢我一向宠惯了她。故此才如此不知轻重,公子远道来此,不若先到外厢歇息,今晚让姿仙设宴为公子洗尘。”

  风行烈正尴尬万分,见她如此体贴。心中感激,连忙称谢。

  岂知谷倩莲喝道:“不要走!”谷姿仙脸色一寒,道:“这里那有你说话的馀地。”

  谷倩莲挺胸道:“想小莲不说话,小姐一掌杀了我吧!”风行烈僵在当场,不知如何是好。

  谷姿仙秀目射出寒芒,盯着谷倩莲,到连风行烈也在担心谷姿仙会否盛怒下把谷情莲杀了时,她轻叹道:“小莲:我的心情绝不比你好,你也不想我为难吧?”

  谷倩莲出奇地没有哭,平静地道:“小姐为何要重蹈覆辙,把自己终身的幸福孤注一掷地投在一个茫不可知的目标上,就算要拣人,也该拣个你喜欢的,告诉我:风行烈有那方面此不上成抗?”

  谷姿仙这次反没有发怒,望向两人柔声道:“像风公子这种人才,天下罕有。但小莲你是不会明白的,正因为风公子条件这么好,我才绝不可选他为婿,好了:这事至此结束,由此刻起,小莲你不得再提此事。”

  风行烈心中苦笑,他虽然从没想要当谷姿仙的快婿,但身为男人,给人这样当脸说他没有资格入选,无论对方说得如何漂亮,亦大不是味儿,抱拳道:“公主不须将此事放在心上,风行烈今次来此,只希望能为贵府尽上一分绵力,应付小鹰师来攻的大军。舍此外再无其它目的。”

  谷姿仙裣道谢,同谷倩莲道:“还不带公子去客厢休息。”

  谷倩莲道:“来此之前,小莲曾见过夫人。”

  谷姿仙一震道:“她肯见你吗?”

  谷倩莲昂然道:“她不但肯见我,还和我说了话,又将双蝶令交了给我,她向小姐传话。”

  谷姿仙淡淡道:“你不用说出来了。”

  谷倩莲愕然道:“你不信我有双蝶令吗?看!”摊开手掌,赫然是铸有双蝶纹饰金光闪闪的一个小令牌。

  谷姿仙叹道:“据本朝规矩,在大婚的三日前我便自动继承了王位,再不受夫人之令约束,小莲你白费心机了,和风公子去吧!”谷倩莲手一震,令牌掉到地上,眼泪终夺眶而出,悲叫道:“小姐:为何你要如此作践自己,为的只是一个遥远渺茫的目标,那些事发生在百年之前,祖国现在已不知变成了什么样子,那些人早忘记我们了……”

  谷姿仙怒道:“住口:他们正活在暴政之下,朝夕盼望我们回去,小莲你放恣够了,快给我滚出去。”按着提高声音喝道:“人来!”四条人影分由左右高墙扑入,跪在谷姿仙之旁。

  风行烈留神一看,这四名壮汉背挂长剑,形态豪雄。均非弱者。

  谷姿仙平静地道:“给我将小莲带走,若非看在风公子脸上,今天便叫你好看。”然后。向风行烈歉然一笑道:“风公子诸勿见怪,今晚筵席前,姿仙再向公子请罪。”

  走出后院时,风行烈仍忘不了她箫声里含藉着的怨,就若小鸟在死前在荒原的悲泣。


梦远书城(canadamortgagehub.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