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黄易 > 覆雨翻云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九十三章 梦瑶的剑(2)


  围在戚长征旁已呈混乱的黑衣大汉不是兵器离手,便是给点中了穴道,一时人仰马翻,溃不成军。

  由剑吟声起而到全局逆转,只是眨了几眼的工夫,可知来人剑法如是如何超凡入圣。

  剑芒消去,来人现出身形,正是淡雅如仙的秦梦瑶。

  戚长征刀插地上,支撑着摇摇欲堕的身体.大口喘着气,望向秦梦瑶,眼中射出感激神色。

  绝天减地见所有倒地的手下。均只是穴道被点,大生好感,挥手命各人散开。只是把两人重重困在内围。

  秦梦瑶来到戚长征身侧,纤手搭在他肩头上,一股真气送进他体内,讶然道:“原来戚兄踏入了先天真气的初段,不过现在有气脉逆行的现象,再不宜动手,否则将会五脏爆裂而止。”

  戚长征自家知自家事,点头苦笑道:“我也不想动手的。”

  绝天施礼道:“小魔师座下十大煞神绝天减地,见过梦瑶姑娘。”

  秦梦瑶秀眉轻蹙道:“看样子你们还是不肯罢休,这是何苦来由。”

  灭地出奇地恭敬道:“若有选择,我们续不愿与学瑶小姐敌。”

  绝天道:“不知梦瑶小姐是否相信,敝上已预计到小姐会来此处,故早有准备。”

  秦梦瑶轻叹一口气,同戚长征道:“戚兄请盘膝坐下,将真气好好调息,什么也不要理,其它一切有我应付。”

  戚长征深深看了秦梦瑶一眼.坐了下来,眼观鼻,鼻观心,进入万缘俱寂的定境。

  秦梦瑶对他没有丝毫拖泥带水的反应大感欣悦,放下了心事般,俏目扫过绝天减地两人,然后移往与疏林相对另一边的茅草深处,淡淡道:“四密尊者既已到此,还要等什么呢?”

  骡车穿过桂树林。

  林外是个斜坡,按着一条小河流过,河上有道石桥,连接着两边的碎石路,通往一个长满苍群树木的深谷去。

  峡内隐见房舍,隐在红叶秋色里,如诗如画,极是宁谧恬静。

  风行烈奇道:“为何形势如此危急,双修府仍像全不设防那样,也不见有人走出来打个招呼。”

  烈震北道:“这样美丽的景色,使人满虑忘俗,若有拿剑拿刀的大汉巡来巡去,岂非大煞风景,我但愿变修府永远是这个样子。”却没有答风行烈的问题。

  滕车驶过石桥。

  桥下流水淙淙,风行烈胸襟大畅,放目领略眼前怡神恍目的美景,忘去处。

  谷情莲在风行烈怀里醒了过来。这时骡车驶进峡内,两道清溪沿峡流谷出.路旁长满树木花草,鸟儿和唱争鸣,好不热闹。

  转了一个弯,前面有个大石牌匾。肩上凿着“双修秘府”四个大字,牌匾左石两条石柱各挂着一个“”字的大红灯笼。

  谷倩莲皴起黛眉,脸色转白,呆看着那两个代表了婚筵喜庆的红灯笼。

  风行烈关心地道:“倩莲:你是否不舒服?”.谷倩莲咬着下唇,同烈震北颤声道:“婚礼何时举行?”

  烈震北道:“明天就是姿仙大喜的日子。”

  谷倩莲泪水簌簌留下,悲叫道:“为何这么急,小姐不是说要待到过年后吗?”

  风行烈心中也不知是何滋味,感到事情似与自己有关,惟有轻轻拍着谷情莲的背,冀能对她有多少慰藉。

  烈震北平静地道:“姿仙是想我亲眼看到她的婚礼。”

  风行烈和谷倩莲两人骇然道:“什么?”

  烈震北像说着别人的事般淡然道:“我只剩下三天的命,否则姿仙也不会那么急着成亲。”

  谷倩莲不顾一切爬了起来,跨往烈震北旁倒车的空位,投进烈震北的怀里。嚎啕大哭道:“小莲自幼没爹没娘,现在你又要离开我,教我怎么办?”

  烈震北把车子停下,伸手爱怜地摩娑着谷倩莲乌黑闪亮的秀变,微笑道:“傻孩子,女大了自然要离开父母,将来自会有丈夫爱惜你,风世侄我说得对吗?”他这么说已是视谷倩莲为女儿了。

  风行烈心中一酸,道:“只要我风行烈有一天命在,定会好好照顾倩莲。”

  烈震北欣悦点头。

  谷倩莲悲叫道:“以先生绝世无双的医术,难道不能多延几年寿命吗?”

  烈震北失笑道:“我本应在四十年前便死了,我已偷了天公四十年岁月.到现在我真的感到非常厌倦,罢了罢了。”顿了顿又道:“在这最后三日里,我希望见到我的小莲像往日般快快乐乐,每天日出前便来到我山上的小屋,陪我一齐去探掘山草药物。”

  谷倩莲哭得更厉害了。

  烈震北无计可施,策骡前进。

  饼了峡口,眼前豁然开朗,梯田千顷,层迭而上,最上处是片大树林,巍莪房舍,聚在林内,气象万千,田间有很多人在工作着。见到烈震北和谷倩莲回来,都争着上来打招呼,亲切而没有做作。

  三人跳下骡车,踏着梯田间石砌的阶梯,拾级而上。

  谷倩莲平静下来,但红肿的双目,任谁也知她曾大哭一场。、烈震北指指点点,兴致极高地向风行烈介绍着沿途的草树,原来大都分都是也从远处移植至此的。

  风行烈感受到他对花草树木的深厚感情,想趄他只有三天的命,不禁神伤。

  谷倩莲默默伴行,一声不响。

  不一会,三人到了半山上的林树区,景色一变,另有一番幽深宁远的风貌。

  一名管家模样的老人迎了出来,躬身迎迓道:“震北先生和小莲回来了,小姐在府内待得很心焦呢。”再向风行烈施礼道:“这位仁兄相貌非凡,定是厉爷爱徒风公子了。”

  风行烈慌忙还礼。

  烈震北道:“这是双修府总管谭冬,这处每块田的收成,都漏不过他的帐笔,人人都唤他作谭叔。”谭冬道:“三位请随小人来。”在前带路。

  一座宏伟府第出现眼前,左右两方房舍连绵,使人联想到在这偏僻之处,需要多少人力物力,才可达出如此有规模的世外胜景。

  来到府第的石阶前,烈震北停了下来道:“我先回山上蜗居,你们若闲着无事,可上来我我.我还有话想和风世侄说。”

  谷倩莲眼圈一红,一把扯着烈震北衣袖,不肯让他走。

  烈震北呵呵笑道:“待会你也来吧:看我有什么礼物送给你?”

  风行烈走前劝开谷倩莲,烈震北微微一笑,飘然去了,有种说不出淡泊生死的气概。

  爱第正门处张灯结,几名青年汉子正忙着布置,见到谷倩莲都亲切地打招呼。

  罢踏上石阶,一名雄伟如山,样貌正直的青年大汉脚步轻盈,神情兴奋地冲了出来,突然见到谷倩莲,脸上泛起不自然的神色,期期艾艾道:“小莲:你回来了,我很高兴。”


梦远书城(canadamortgagehub.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