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黄易 > 覆雨翻云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五十六章 说客(1)


  浪翻云的手掌离开了左诗的背脊,站了起来,走到窗前,往外面的夜空望去,在客栈后园婆姿的树顶上,一弯明月露出了半边来。

  左诗坐在椅中,俏脸微红,眼光拟定在小灯盏那点闪跳不定的火绞上。

  浪翻云淡淡道:“鬼王虚若无果然是一个人物,只是从他这号称含有天下策一奇毒的鬼王丹,已可见此人既精且博,不过!仍难不倒我浪翻云,快则一月,迟则百日,我定能将你体内的毒素完全化去。”

  左诗喜道:“我们岂非可立即返回怒蛟岛去?”

  浪翻云苦笑道:“问题是我并不能肯定于三十日内破去他的鬼王丹,若要等足百日之久,你可能已毒发身亡了,所以我们只能双管齐下,以策安全。”

  左诗垂头道:“生死有命,浪首座犯不着为左诗硬要闯进敌人的陷阱去,怒蛟帮和天下武林,绝不可以没有了你。”

  浪翻云哑然失笑道:“若别人设个陷阱便可以干掉了我,那江湖上有没有浪翻云这号人物,也没有什么大不了。”

  左诗娇羞无限道:“浪首座请恕妾身失言了。”

  浪翻云转过身来,微笑道:“左姑娘何失言之有,听说朱元璋爱看繁华盛世的景像,最喜建设,横竖我从未到过京师,这次顺带一游京华的名胜美景,实亦人生一大快事。”

  左诗仰起秀美无伦的俏脸,闪着兴奋的光芒道:“我可以带你回到我出生的左家老巷,看看屋内我爹酿酒的工具。”

  浪翻云脸上泛起个古怪的神色,道:“我多少天未喝过酒了。”

  左诗知他被自己的话引得酒虫大动,不好意思地道:“怎么办呢?客栈的伙计都早睡觉了。”浪翻云想了一会,试探道:“左姑娘会不会喝酒?”

  左请见他表情古里古怪的,低头浅笑道:“会酿酒的人,怎会不懂得喝酒?”

  浪翻云拍手道:“这就好了,让我们摸到客栈藏酒的地方去,偷他几粮,喝个痛快。”

  左诗大感好玩,但想想又迟疑道:“不太好吧!”

  浪翻云大笑道:“有什么不好?横竖他们的酒也是要卖给客人的,现在连捧粮斟酒的搬运功夫也省了下来,我又会给他们双倍的酒钱,他们感激还来不及呢!”

  左诗皱眉道:“你知他们把酒藏在那里吗?”

  浪翻云傲然道:“我或者不知道,但我的鼻子却会找出来。”

  左诗喜孜孜地站了起来,深深看了浪翻云一眼,道:“请引路吧!浪大侠。”

  ※※※

  一个纤长而又柔软如水的女子出现在戚长征眼前。

  戚长征微微一笑,露出雪白整齐的牙齿道:“是死老秃要你来杀我的吗?”

  那女子愣了一愣,显是想不到戚长征死到临头还神色自若,笑得如此灿烂动人。

  戚长征上上下下打量着眼前女子,除了赛云的肌肤和俏丽的容颜外,最吸引他注意的是特别纤长的腰身,予人一种柔若无骨的感觉,可预见动起手来,武功必定走以柔制刚的路子,再笑了一笑道:“你叫什么名字?”

  女子脱口应道:“小女子叫水柔晶,乃小魔师座下金木水火土五将里的水将。”

  话才出口,才暗恨自己为何要答他,不过这俊朗的男于转眼便要死在自己的软节棍下,告诉他什么也没有大不了,或者正因为这样,自己才会有问必答吧。

  戚长征摇头苦笑道:“由秃子真不是一个人物,才约定了三天内不动手,转头又找了你这美姑娘来对付我,换了是魔师庞斑,又或方夜羽,必不屑干这种事。”

  水柔晶暗忖由岂敌这样做的确不大光采,暗叹一口气道:“戚兄公然和我们作对,迟早不免一死,也不用太计较了。”手一扬,缠在腰间的欢节棍,到了手里。

  戚长征道:“水姑娘不要轻敌,我虽内伤不轻,但仍有反抗的力量,若我自知必死,临死前那下反扑,可非那么容易抵挡呢!”他说得轻描淡写,但任何人都可感觉出他那强大的自信和宁死不屈的意志。

  水柔晶玉脸一寒道:“由老用得讯号烟花召我前来,就是相信我有杀你的力量,多言无益,动手吧!”

  戚长征悠然坐在地上,长刀搁在盘膝而生的大腿上,微笑道:“姑娘请!”

  ※※※

  那人不闪不避,谷倩莲一头撞人他怀里,他便伸手抱着正着,呵呵大笑道:“小姑娘要到那里去啊!”

  谷倩莲见他乘机大占便宜,心中大怒,只苦于不能顺势给他一拳或一脚,猛地一挣,那人放开了她,谷倩莲无奈下装作骇然退入了舱内,一个她最不想进入的地方。

  舱内魅影剑派众人一齐色变,他们这船戒备森严,怎会让人到了船上仍毫无所觉,由此方可见这人的武功必是非常了得。

  剑光一闪,那样貌酷肖刁项的中年男子拔出了腰间长剑,离桌向来人攻去。

  那人大笑道:“这是否魅影剑派的待客之道?”闪了几闪,魅影剑全落了空。

  谷倩运偷望刁辟情一眼,见他仍闭上双日,似乎对周围发生的事全然不觉,心下稍安,刁夫人的声音忽在旁响起,关注地道:“小青姑娘,你没事吧!”

  谷倩莲大吃一惊,风行烈的确没有看错,虽说自己心神恍惚,但只是刁夫人这般无声无息来到身边,已可知她是深不可测的高手,应了一声“没事”,挨入她怀里,让刁夫人伸手爱怜地将她楼着,才定神向在门外搏斗的两人望去。

  那人文士打扮,生得英俊潇,一头白发,在愈来愈凌厉的剑光里,鬼魅般穿插游移,任何人也看出他是应付得游刃有馀的。

  刁顶沉声喝道:“辟恨,回来!”

  中年男子刁辟恨收剑退回那少妇身旁站着,脸色阴沉之极。

  白发文士跨步入来,躬身一揖道:“白发柳摇枝,仅代魔师向刁门主和魅影剑派上下各人问好。”

  众人一齐动容,有人早想到他是谁,但待他说出来时,仍感心神震汤。离开南方北来之时,他们早侧闻庞斑重出江湖,想不到这么快便和庞斑倚之为左右手之一的白发柳摇枝碰上了面。

  刁项脸色一沉道:“敝派和魔师宫昨日无怨,今日无仇,明天谅也不会有任何瓜葛,柳先生请便吧!”在他来说,即使以魅影剑派的骄狂,也实在惹不起魔师庞斑这类全然无法取胜的大敌。

  柳摇枝从容地扫视众人,潇一笑,道:“小生今日来此,实是奉了小魔师之命,献上一个对双方都有利无害的大计。”

  刁项默然半晌,冷冷道:“小魔师的好意,刁某心领了,不过我们魅影剑派一向独来独往,既不惯于与人合作,也没有那份兴趣。”

  连谷倩莲也不由暗赞这刁项不愧一派之主,说话得体,不亢不卑。


梦远书城(canadamortgagehub.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