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黄易 > 覆雨翻云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十九章 重回旧地(2)


  武昌韩家大宅。

  这时天已入黑,一道人影在宅东偏僻处翻墙而入,停也不停,便往园西的杂物室和粮仓掠去,熟练地打开粮仓的门,闪了进去。

  在黑暗里他的身形毫不停滞,便像现在还是白天那样。

  到了离门最远一端处,他无声无息地离地升起,轻轻跃往粮仓顶的一个小阁楼内,原来是个放置杂物的地方,此人舍楼梯不用,显然是不想在楼梯上留下脚印。

  那人吹了下口哨,有点得意地道:“方夜羽呀方夜羽,任你想破脑袋,也不会想到我躲到这儿来呢。”

  原来是韩相换了一身新衣,虽是粗质麻布,但自具一代豪雄气概。

  在武昌里,没有地方比之韩府更为他所熟悉,而韩府另一有利条件,就是和方夜羽代表的一方处在对立位置,方夜羽尚未公开和八派交恶,故而不能不对韩府存有顾忌。

  韩柏这选择,充分表现出他吸纳了赤尊信魔种后的老谋深算。

  他舒服地躺了下来,不由自主想到了韩家众人,这毕竟是他生活了十多年的地方,想起这些天来的遭遇,真有恍如隔世的感觉。

  五小姐宁芷近况如何?当日她出卖了他,不肯承认那刺绣是她给他的,使他想起来便心中隐隐作痛。

  二小姐慧芷能否得到马峻声的爱?若马峻声真是陷害他的人,慧芷怎可向他托以终身?所有这些思潮使他烦恼得重重叹三口气,忽然记起背上还背着方夜羽重甸甸的三八戟,连忙解下,刚放在地上,仓外传来轻细的脚步声。

  粮仓的门轻轻给推了开来。

  韩柏好奇心大起,将眼凑在杂物间的一道小隙往下望去,恰好见到一个男子身形闪入仓内,却不关上门,留下一道窄缝。

  韩柏运功凝聚双目,黑暗的粮仓立时明亮起来,以前欺负他的二管家杨四赫然立在门旁,从只剩下的窄缝往外望去,一边喃喃道:“怎么还不来?”

  韩柏心中大奇,杨四在等什么人,要这么鬼鬼祟祟,不可告人?杨四忽又转头走到如山累起的两堆米袋之间,仰起头来,吓得韩柏几乎跳了起来,幸好杨四的一对鼠目茫然望向屋顶,才使他醒觉到对方只是仰头想东西,而不是看到他。

  这韩府横行霸道的二管家脸上神色忽暗忽暗,心事重重。

  门忽地一开一阖,一道人影飘了进来。

  这回韩柏真是吓了一大跳,这后来的人轻功必是非常高明,否则自己为何一点也听不到步音或破空的声音?韩柏用神一看,不由自主呆了一呆。

  来者竟是个娇小玲珑、俏脸如花的年轻美女,一对眼长而媚,可人之极。

  杨四直至这刻还不知有人进了来,喃喃道:“掌上可舞,掌上可舞!”

  那女子俏俏掩至杨四身后,伸指弹了一下杨四的耳珠。

  杨四莺喜转身,叫道:“易小姐,你来了!”

  韩柏心下恍然,难怪这女子轻功如此之好,竟是黑榜高手“毒手”乾罗手下三名大将之一的“掌上舞”易燕媚,他以往在韩府早听过有关她貌美如花、毒若蛇蝎的事迹,想不到今晚竟意外地在此撞上,这两个风马牛不相关的人,为何会在这里偷偷见面?易燕媚退后两步,柔声道:“杨四,下次我再听到你私下唤我的名字时,我便将你的舌头割下来。”

  在阁楼上正向下窥视的韩柏吓了一跳,这女人声音低沉悦耳,偏是说话的内容却恁地狠绝。

  杨四脸色一变,打了个抖嗦,颤声道:“小人该死!小人该死!”

  易燕媚又甜甜地道:“不过!假若我吩咐你的事做得妥当,你爱叫我什么便什么吧!”

  杨四喜道:“你真不是骗我?”

  易燕媚嗔道:“谁要骗你?”

  韩柏心中长叹,你杨四算什么角色,人家易大小姐不骗你这蠢蛋还要骗谁?另一个念头又升起,乾罗为何要使易燕媚来控制杨四?杨四道:“现在那件事有了很重大的发展。”

  易燕媚美目一亮道:“不要卖关子了,快说吧!”

  杨四像找到表演机会似的煞有介事道:“当死讯传到长白派不老神仙的耳内时,不老神仙一言不发走入静室,三天后召了死鬼谢青联的父亲‘无刃刀’谢峰人去,谢峰出来后便和长白派的几个一流高手,前来武昌,这两天便会到了,只不知是否会也踩上我们这里来。”

  易燕媚语带惊喜道:“看来不老神仙深思熟虑后,仍选择了不惜和少林反脸,也要追查这血案的真凶。”

  杨四讶道:“真凶早找到了呀!那短命种韩柏早给人抓了去坐死牢,连认罪的供状也有了。”

  在上面的韩柏听得牙也痒起来,真想生啖下这杨四一块肉。

  易燕媚娇笑道:“只有不懂事的小孩才信这样的鬼话,不要扯开去了,告诉我马峻声方面有什么新发展?”

  杨四道:“少林派为怕事件弄大,使出杀手锏,由地位仅次于无想僧和掌门不问和尚的‘剑僧’不舍大师亲来应付,想凭不舍大师的名望和剑术,镇住长白的人。”

  易燕媚冷笑道:“除了魔师庞斑和覆雨剑浪翻云外,谁能镇住别人,不舍怎配?” 顿了一顿,又问道:“韩府这里形势如何?”

  韩柏立时竖高耳朵,好听听自己这生活了十多年的武林世家的近况。

  杨四说到他“家”内的事,份外眉飞色舞,口沫横飞地道:“韩天德担心得整个人也憔悴了,不过他似乎和马峻声有了一定的密契和协议,尽量将事件的后遗症减轻,以免损害到八派的和气。”

  韩柏听他直呼主子韩天德之名,毫无敬意,心中杀机一动,旋又失惊,自己为何竟会升起杀人的念头?易燕媚柔媚的声音又传入韩柏耳内道:“这鬼的和气是伤定的了,噢!那死老鬼韩清风回来了没有,这人智计武功均极了得,在江湖上的声誉又隆,一回来形势便会变得更复杂。”

  杨四道:“韩天德已发散了人去找他,到现在仍未有消息,五小姐这几天又病了,急得韩天德不得了。”

  易燕媚忽道:“背转身!”

  杨四一呆,愕然道:“什么?”

  易燕媚嗔道:“我叫你背转身呀!”

  韩柏见到杨四战战兢兢地将身背转,实属可怜又可笑,既然怕人随时一声不响把他干掉,为何又要踏错只脚进这脂粉陷阱内,旋又释然,易燕媚这类老江湖,自然有合适手法使杨四这类小角色不能不就范。

  下面人影一闪,易燕媚早穿门而去。

  门开门阖,一点声息也没有。

  杨四等了一会,见毫无动静,试探着叫道:“易小姐!”

  后面当然全无回应,杨四转过身来,失望道:“这就走了,终有一天,我要将……” 忽他伸手捂住了嘴,显是想起易燕媚刚才发出要割掉他舌头的警告。

  杨四踏往地上一阵摸索,不一会喜叫道:“有了!”从地上提起重甸甸的一个小包里,内中传来金属磨擦的声音。

  韩柏心中一懔,这易燕媚不但轻功好,手脚也快得惊人,刚才放下了一包东西自己也不知道,若有机会碰着她,一定要提高警惕,否则死了也要作胡涂鬼,自己虽吸纳了赤尊信的魔种,但那只是一种使自己晋身绝级高手的基础,是否能臻达赤尊信的境界,在现阶段来说,仍是一种梦想。


梦远书城(canadamortgagehub.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