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黄易 > 覆雨翻云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十四章 含冤入狱(4)


  何旗扬见他挟着的正是韩柏,顿时佩服得五体投地,惊喜道:“师叔!”

  马峻声毫无战胜后的欢喜之情,漠然道:“将此子以快马押往黄州府,不要再出乱子了。”

  何旗扬道:“师叔……”

  马峻声打断他的话,道:“我有事要办,记着,孤竹一事,不要向任何人提起,明白吗?我曾答应你的好处,一定不会食言。”。看着马峻声消失在暗影里,何旗扬心中掠过一阵不舒服的感觉。

  但一切已到了不能回头的阶段。

  一咬牙,挟着昏迷了的韩柏回头驰去。

  在数百对眼睛的热切期待下,一群人由巨舫步下,向着这边走过来。

  来人们高矮不一,但最惹人注目的是两女一男。

  其中一名女子脸垂黑纱,全身黑衣,苗条修长,丰姿绰约,步伐轻盈,极具出尘仙姿,但又带着三分鬼气,形成一种诧异的魅力。

  紧随着她是个粗壮的丑女,年纪在二十七、八间,腰肢像水桶般粗肥,双目瞪大时寒光闪闪,一看便知不好相与,更衬托出蒙面女子的美态。

  与蒙面女子并肩而行是个二十来岁的英俊男子,身材雄伟,双目神光灼灼,步履稳健,与蒙面女子非常相配。

  其它人便以这三人为首,紧随在后,自然而然地突出了他们的身分。

  众人均认得那男子是邪异门的第二号人物“千里不留痕”宗越,此人是邪异门后起的高手,以轻功和一手飞刀绝技脱颖而出,跻身至仅次于厉若海的地位,大不简单。这次宴会看来是由他主持,真想不到是什么人能使得动他。

  成丽向成抗轻喊道:“看!那定是双修公主。”

  成抗傻呼呼地点了点头。

  浪翻云心下莞尔,这对姊弟对江湖险恶一无所知,能万水千山来到这里,已是走大运,接下去的日子只不知还要闯出多少祸来。

  身后一桌有人低叫道:“双修府的人来了。”

  浪翻云心中一震,暗骂自己大意疏忽,竟想不起双修府来,这也难怪,双修府的人一向行踪诡秘,罕与其它门派交往,所以虽负盛名,却少有人提起他们。

  十五年前双修府曾经出过一位年轻高手,此人亦正亦邪,但武技高明之极,连当时十八位黑白两道名家,最后败于黑榜十大高手之一“毒手”乾罗手下,才退隐江湖,但双修府之名,已深深留在老一辈人心中。

  自此之后,再没有双修府的人在江湖走动,所以浪翻云才想不起这神秘的门派。

  这双修府的无名高手,自称“双修子”,虽然败北而回,却无损威名,一来因当时他只有十来岁,二来以乾罗的盖世神功,仍只能仅胜半招,可说是虽败犹荣。

  思索间那群人在主位的三席坐了下来。

  宗越伴着两女坐在中席。

  嗡嗡嘈吵声沉寂下来。

  宗越站了起来,眼光徐徐扫视全场,虽只一瞥,但每一个人都觉得他看到了自己,当他目光掠过浪翻云时,微一错愕,闪过一丝惊异,但显然认不出浪翻云是何方神圣。

  浪翻云取出酒壶,咕嘟咕嘟喝了三大口,一点表情也没有。

  宗越脸容回复平静,抱拳朗声道:“这次各位应双修府招婿书之邀,不惜远道而来,本人邪异门宗越,仅代表双修府深致谢意。”

  众人纷纷起立,抱拳还礼。

  成抗给成丽在桌底踢了一脚后,也站了起来,学着众人还礼。

  只有浪翻云木然安坐,一切事都似与他毫不相干。

  宗越眼光落在他身上,厉芒一闪。

  吃了暗亏的商良来到他身边,一轮耳语,宗越望着浪翻云的眼神更凌厉了。

  宗越道:“各位嘉宾请坐下。”

  众人又坐了回去。

  宗越道:“本门门主与双修府主乃生死之交,故义不容辞,负起这招婿大会的一切安排,若有任何人不守规矩,便等于和本门作对,本门绝不容忍,希望各位明白。”

  说这话时,他的目光定在浪翻云身上,显是含有威吓警告之意。

  那丑女开声道:“多谢宗副座,本府不胜感激。”人如其声,有若破锣般使人难以入耳。

  宗越一阵谦让,表现得很有风度,使人感到他年纪轻轻,能攀至与逍遥门并称“黑道双门”邪异门的第二把交椅,凭的不单只是武技,还有其它的因素。

  脸罩轻纱的女子优雅地坐着,意态悠闲,对投在她身上的目光毫不在意。

  宗越目光转到她身上,介绍道:“这位是双修府的招婿专使,这次谁能入选,成为与双修公主合籍双修的东床快婿,由她决定。”

  众人一阵轻语,原来她并不是双修公主,而只是代双修公主来挑选丈夫。更有人骇然下揣恻难道那丑女才是双修公主。

  浪翻云这才明白刻下发生何事,难怪眼前俊彦云集,原来都是希望能成为双修府的快婿,得传双修绝学。

  丑女破锣般的声音喝道:“不要看我,我只是专使的随身女卫。”

  众人都舒了一口气。

  宗越禁不住微笑道:“各位不用瞎猜,我和双修公主有一面之缘,公主容貌,不才不敢批评,但可保证若能成为公主夫婿者,乃三生修来的福分。”

  这几句话不啻间接赞美了双修公主的容颜,众人禁不住大为兴奋,志趣昂扬。

  席间一人怪声怪气叫道:“宗副门主年轻有为,又未娶妻,不知是否加入竞逐,让人挑选?”

  众人眼光忙移往发言者身上。

  只见那出言的老头瘦得像头猴子,一对眼半睁半闭,斜着眼吊着宗越,一副倚老卖老的模样,他身边坐了一个二十岁许的年轻人,看来是他的孙子。

  宗越毫不动怒,笑道:“扬公快人快语,令人敬重,宗某因心中早有意想之人,故而不会参加竞逐。”

  那被称为杨公的老头喃喃道:“这好多了,否则我的孙子可能给你比下去了。”

  众人一阵哄笑,紧张的气氛注入了一点热闹喜庆。

  浪翻云见他说到“早有意想之人时”,眼光望往那蒙面女子,心中一动,猜想到宗越对那神秘女子正展开攻势,可是后者一点反应也没有,似乎宗越说的人与她全无关连。

  这时成丽向成抗低喝道:“挺起胸膛,让人看清楚你一点。”

  成抗苦着脸坐直腰肢,果然增添少许威风。对席一位作书生打扮,颇有几分书卷气的年轻人朗声道:“不才乃应天府杨谅天第三子杨奉,有一事相询,万望专使不吝赐告。”

  众人目光转向神秘女子身上,都希望听到她的话声。

  丑女粗声粗气地道:“有话便说,我最不喜欢听人转弯抹角地说话。

  杨奉一向少年得志,气高心高,给她在数百人前如此顶撞,立时俊脸一红,要知他故意出言,就是希望在那蒙面女子心里留下良好印象,以增加入选机会,岂知适得其反,不由心中暗怒。

  宗越身为主持人,打圆场道:“宗某素闻令尊杨谅天‘枪王’之名,今见杨公子一表人才,必已尽得真传,有什么问题,直说无碍。”

  众人禁不住暗赞宗越说话得体,挽回僵硬对峙的气氛。

  榻奉脸容稍松,道:“由邪异门发往各家各派的招婿书里,写明不以武功容貌作挑选的标准,只要年在三十岁以下,就有入选的机会,在下敢问若是如此,专使又以什么方法挑选参加者?”

  这时连浪翻云也大感兴趣,想听一听由那神秘女子口中说出来的答案。

  众人对这切身问题更是关注。

  所有目光集中在那女子身上。


梦远书城(canadamortgagehub.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