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黄易 > 覆雨翻云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三章 月夜奸情(3)


  浪翻云沉着地道:“我可以立即说明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吗?”上官鹰旁边的翟雨时道:“当然可以,但浪首座必须先放下手中利刃,让帮主夫人回到帮主身边,否则夫人在你威迫下赤身露体,成何体统。”浪翻云冷笑一声。翟雨时确是厉害。不理是非黑白,先趁这个机会扳倒浪翻云。浪翻云一塌台,旧有势力自然烟消云散,他们这个系统的人,便可全面出掌大局。最好浪翻云一剑刺翻乾虹青,再由他们乱箭射毙浪翻云,那就一了百了。至于如何应付乾罗,那是后事。这些初生之犊,并不认为这世界有他们做不到的事。

  浪翻云一边催迫剑气,使乾虹青不能开口说话,以免形势更为复杂,节外生枝,一边喝道:“上官帮主,我只和你一个人对话,请你要其它人闭口。”上官鹰迟疑了片刻,道:“浪大叔,我知你丧妻的心情,如果你放下利剑,我保证不会重罚。”浪翻云不怒反笑,到此他才对上官鹰真正死心。上官鹰现在认为他浪翻云是失心疯,正是要保留自己帮主的颜面;亦是乘机把自己从怒蛟帮剔除,以免阻碍他的发展。

  他现在绝对不会给自己解说的机会,这个冤屈,是要他硬吞下去了。

  他要做到两件事,首先就是取得那张由曾述予绘下凌战天往营田的路线图,其次就是要脱出重围,登上凌战天留下的快艇,前往救援将被封寒袭击的凌战天。

  右边一声暴喝传来道:“浪翻云,我怒蛟帮为你羞耻,只懂威迫弱女,你再不弃械投降,我教你死无全尸。”浪翻云凭声音认得这是上官鹰手下勇将“快刀”戚长征,这人号称怒蛟帮后起之辈中第一高手,手底下颇有两下子。

  四周传来嘲笑怒骂的声音,这些人从没有见过浪翻云的厉害,对他鄙视之极。

  上官鹰一言不发。

  四周传来弓弦拉紧的声音。

  气氛沉凝。

  一触即发。

  浪翻云心下一叹,自己剑势一展,不知要有多少人血染当场。

  贴墙而立的乾虹青虽不能言语,却迫出两行泪水,留下面颊,真是使人我见犹怜。

  众人更为此义愤填膺,连小小的怀疑也置于脑后。

  翟雨时的声音响起道:“现在我从一数到十,如果浪翻云你再不弃剑受缚,莫怪我们无情。”他的语气变得毫不客气,直呼浪翻云不讳。

  浪翻云距离乾虹青只有丈许,在墙上虎视眈眈的敌人由两丈到四丈不等,但出于对浪翻云的轻视,连上官鹰在内也认为可以在浪翻云伤害乾虹青前,以长箭把他阻截下来,再加围剿。

  “一!”“二!”翟雨时开始计数。

  全场百多名好手,蓄势待发。

  啸声由浪翻云口中响起。

  初时细不可闻,刹那间便响彻全场,盖过计“数”的音,连翟雨时下令放箭的声音,也遮盖了过去,一时间人人有点仿徨失措。

  浪翻云开始动作。

  他手中的“覆雨剑”倏地不见,变作一团寒光,寒光再爆射开来,形成一点点闪烁的芒点,似欲向四方八面标射开去。浪翻云的身形消失在庭院内的满空寒芒里。

  怒喝声纷纷自四方传来,劲箭盲目射向光芒的中心。浪翻云借着剑身反映火光,扰乱了他们的视觉,非常高明。

  只有寥寥数人,仍可察觉到浪翻云在剑光护体下,闪电般掠向赤裸的乾虹青。

  翟雨时和上官鹰从浪翻云的左边墙头扑落。

  被誉为后起之辈中第一高手的戚长征从右边墙头扑下。

  一剑、一刀、一矛,以迅雷闪电的速度,疾向浪翻云攻去。

  他们还未扑落院中,浪翻云的长剑已在乾虹青身上轻点了七下,封闭的她的穴道,同时一连串叮当声响,射来的长箭跌满一地。

  戚长征人还在半空中,忽感有异,一道长虹,从浪翻云脚下处射来,他的反应也是一等一的快,立如闪电劈出,一触长虹便运力一绞,立时虎口一阵剧镇,大刀几乎脱手。他也险被击中,一个倒翻,借势坠地。那道长虹适才给他绞上半空,这时才当的一声掉在地上,原来是乾虹青长短剑中的长剑。

  戚长征暗吸一口凉气,浪翻云确有惊人绝艺,尤其对环境的利用,诡变百出,智勇兼备,自己这群初生之犊,实在难望其项背。

  翟雨时便没有他这样幸运,刚才浪翻云身形一动时,顺势分以左右脚踢起地上早先击落乾虹青的长短剑,长剑飞射向戚长征,短剑赠与翟雨时,他恨他们是非不分,只图谋私利,所以含怒出手,毫不留情。

  翟雨时身在半空,眼前寒光一现,一道飞芒破空而至,事出意外,他还未来得及挥剑,短剑只离胸前尺许,他甚至感到短剑的锋锐,透体而来,大叫我命休矣。

  也是他命不该绝,恰好上官鹰和他一齐扑落。

  上官家传武功,非同小可,长矛一动,硬是将短剑挑开半尺,但也划过翟雨时的左肩。他惨叫一声,向后倒跌开去。上官鹰长矛一碰上短剑,亦全身一震,倒翻坠地。

  他全力一挑,竟不能挑飞短剑,浪翻云一脚之威,令他满额冒出冷汗。

  后起一辈三大高手的攻势,刹那间全部冰消瓦解。

  这时浪翻云挟起乾虹青,穿窗跃入屋里。

  上官鹰和戚长征两人站在屋前,一矛一刀,如临大敌。

  翟雨时肩被短剑划伤,坐倒地上。他也算英雄了得,右手翻出匕首,将已发麻的伤口用力一剁,硬生生剜出一大块肉,又忍痛封穴,以免毒素攻入心脏。

  一时天地无声。

  只有火把烧得匹啪作响。

  上官鹰临危不乱,一举手,阻止各人跃下墙头,保持合围的形势。现在唯一之计,就是以众凌寡,以逸待劳。


梦远书城(canadamortgagehub.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