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圣母院(147)_雨果_梦远书城 -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
梦远书城 > 雨果 > 巴黎圣母院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四七


  三 弗比斯的婚姻
  
  那天傍晚,当主教的司法执事们到巴尔维广场来收拾副主教那摔坏的尸体的时候,伽西莫多从圣母院失踪了。

  这件事引起了许多流言蜚语,人们不再怀疑那是预定的期限到了。根据他们事先的约定,伽西莫多——即那个魔鬼——要把克洛德·孚罗洛——即那个巫师——带走。人们猜想他一定把后者的尸体剥开取出了灵魂,好象猴子剥开核桃吃里面的果仁那样。

  这就是副主教没有被安葬在圣地里的原因。

  路易十一在第二年——一四八三年——八月死去了。

  至于比埃尔·甘果瓦呢,他终于救出了那只小山羊,而且编了几出成功的悲剧。这之后他似乎又对星相学、哲学、建筑学和炼金术等都发生过兴趣,他从所有那些疯疯癫癫的学问里又回过来搞他的悲剧,那更是疯癫之尤了,这就是他所谓的“得到了一个悲剧的收场”。关于他在戏剧方面的成就,可以读读一四八三年的王室流水账:“付若望·马尔尚和比埃尔·甘果瓦,前者是木匠,后者是剧作家,他俩曾编排公使先生莅临时在巴黎沙特雷法庭上演之宗教剧,为置办该剧人物所需之衣服用具及建造所需看台等之费用,共一百里弗。”

  弗比斯·德·沙多倍尔也得到了一个悲剧的收场:他结婚了。

  四伽西莫多的婚姻我们刚才说过,伽西莫多在埃及姑娘和副主教死去的那天就从教堂失踪了。人们真的没有再看见过他,不知道他上哪儿去了。

  把拉·爱斯梅拉达处死的当天晚上,刽子手的助手们就把她的尸体从绞刑架上解下来,按照当时的惯例,送到隼山的墓窖里去了。

  正如索瓦尔所说的,隼山是“王国里最古老最良好的刑台”。在庙堂镇和圣马尔丹之间,在离巴黎城垣约六十哩及距古尔第耶数箭之地,在一个几里外都看得见的高高的安静的山丘顶上,可以望见一个形状古怪的建筑,很象克尔特的环形大石台,那里也是个杀人的场所。

  请想象在一个大石灰堆的顶上,有一个砖砌的高大的平行六面体的东西,有十五呎高,三十呎宽,四十呎长。它有一道门,一圈向外的围栏和一个平台。平台上有十六根巨大的石柱,每根三十呎高,排成柱廊,环绕在支撑它们的平台的三面。每两根石柱顶端有粗大的横梁联结起来,横梁上每个间隔里挂着一条铁链,每条铁链上都吊着一具尸骨。在它们周围的平地上,有一个石头十字架和两个差一些的刑台,好象从中央那座刑台上辐射出来似的。它们顶上的天空里永远盘旋着一群乌鸦,那地方就是隼山。

  在十五世纪末,那骇人的刑台——上面记明是一三二八年建造的——已经十分老旧。横梁都朽坏了,铁链都生锈了,柱子上布满了绿苔,石子路上到处都是裂缝,青草一直长上了没人踏上去的平台。这个建筑物高耸天际的样子极其可怕,尤其在夜里。当月光照着那些白色头盖骨的时候,夜里凛冽的风使那些铁链和尸骨相撞,使它们在黑暗里不断晃动。那刑台的存在足以使那一带显得阴森恐怖。

  那令人憎恶的建筑物的石头底座是中空的,其中筑有一个大地窖,用一道歪歪斜斜的铁格子关住,被抛在那里面的不只是从隼山的铁链上解下的尸骨,还有巴黎各处长期设置的刑台上处死的不幸的人的尸体。在那个深邃的墓窖里,有多少人类的尘灰和多少罪恶同在一起腐烂,世界上有多少伟大人物,多少清白无辜的人的骸骨不断被送到那里,上自昂格安·德·马意尼①,他是第一个给送到隼山去的,是一个正直的人,下至郭里尼海军上将②,他是最后一个被送去的,也是一个正直的人。

  ①马意尼是法王菲立浦四世的财政总监,被非法处死在隼山。
  ②伽斯巴尔·德·郭里尼在法王查理九世对新教徒的一次大屠杀中被送上了断头台,尸骨抛在隼山。


  至于伽西莫多的神秘失踪,下面就是我们所能披露的全部情况。

  大约在这段故事结尾的情节发生了两年或十八个月之后,人们到隼山的地窖里去寻找奥里维·勒丹的尸体,他是两天前才被绞死的,后来查理八世又恩赐他葬在圣洛昂,和好人葬在一起。人们在那些怕人的骸骨中发现了两具尸骨,一具把另一具抱得很紧。一具尸骨是女的,上面还残留着从前一定是白色布料的衣服的破片,还看见颈骨上有一条阿德雷扎拉珠链,串着一个嵌绿玻璃片的丝绸荷包,荷包已经打开了,掏空了。这些东西值不了几个钱,一定是刽子手不愿要才留下来的。紧抱住那具尸骨的另一具尸骨是个男人,人们只看到他有弯曲的脊梁骨,头盖骨缩在肩胛骨中间,一条腿骨比另一条腿骨短些。他的颈骨上没有一点伤痕,可见他并不是绞死的。那个男子一定是自己去到那里,而且就死在那里了。人们想把他同他抱着的那具尸骨分开,他就倒下去化成了灰尘。


梦远书城(canadamortgagehub.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