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雨果 > 巴黎圣母院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一九


  打从这个骑兵队经过,副主教那冷冰冰的神色就变得很激动。他迈步走,甘果瓦也跟他走,他对那副主教是顺从惯了的,无论谁,只要接近过那卓越的人一次,也总是如此。他们默默地走到相当偏僻的倍尔那丹街。堂·克洛德在这里停步不走了。

  “你有什么话对我讲呀,老师?”甘果瓦问他。

  “难道你不认为刚才走过的那些骑士,”副主教深思地回答道,“衣服穿得比你我都漂亮吗?”

  甘果瓦摇摇头:“什么!我倒挺喜欢我这半红半黄的上衣,它比那些钢铁做的衣服漂亮得多。他们每走一步,那些衣服就象铁工场似的发出地震般的响声,那才可笑呢。”

  “那么,你从来不羡慕那些穿铠甲的好汉吗?”

  “羡慕什么呀,副主教先生?难道羡慕他们的力量,他们的武器,他们的操练吗?还是哲学家和穿着破衣烂衫的无牵无挂的人有价值些。我宁愿做苍蝇的脑袋,不愿做狮子的尾巴。”

  “这就奇怪哪,”象在做梦似的神甫说,“一身漂亮军装到底是漂亮的呀。”

  甘果瓦看见他若有所思的样子,就走到旁边去观看一座房子的门廊,接着他又拍着手走回来。“要不是你那么一心在想战士们的漂亮服装,副主教先生,我就想请你去看看这个门廊。我常说俄伯里大人的房子有一个全世界最好的入口处。”

  “比埃尔·甘果瓦,”副主教说,“你为那个跳舞的小姑娘做了些什么?”

  “拉·爱斯梅拉达吗?你怎么突然改变了话题!”

  “她不是你的妻子吗?”

  “是呀,摔破一只瓦罐缔结的婚姻,我们可以做四年夫妻。那么,”甘果瓦望着副主教半带嘲讽地说,“你是常常想这件事的了?”

  “你呢,你就不再想了吗?”

  “很少想,我的事情这样多!……我的上帝,那只小山羊多么好看呀!”

  “那个流浪姑娘不是救过你的命吗?”

  “这是千真万确的。”

  “得哪!她怎么样了?你为她做过什么?”

  “我没什么话要对你说。我想她给人绞死啦。”

  “你相信是那样吗?”

  “我不敢断定。看见他们想绞死人,我就抽身走开了。”

  “这就是你所知道的全部情况么?”

  “等一下。有人告诉过我说她躲在圣母院里,她在那里挺安全,我听了非常高兴,可是我弄不清那只小山羊是不是同她一起得救了。这就是我知道的全部情况。”

  “我还可以再告诉你一点,”克洛德那一直低沉缓慢近于嘶哑的声音忽然变得响亮起来,他嚷道:“她的确是躲在圣母院里。可是三天以后,法庭仍然要把她抓去绞死在格雷沃广场上,大理院已经下了一道命令。”

  “那太可恶了!”甘果瓦说。

  一眨眼,神甫又恢复了冷淡和平静的神情。

  “是哪一个魔鬼,”甘果瓦问道,“偏有兴趣搞这种维持原判的命令呢?

  他们不能叫大理院别管闲事吗?一个可怜的姑娘躲在圣母院屋檐下的燕子窝旁边,关他们什么事?”

  “世界上是有撒旦的啊。”

  “那是脾气顶坏的魔鬼。”

  副主教沉默了一会说:“那么她是救过你性命的啦?”

  “就在我那些乞丐朋友那里,差一点儿我就给绞死哪。他们现在想起来一定会难过的。”

  “你一点都不打算替她出力吗?”

  “我再愿意不过了,堂·克洛德。可是那样我的脖子就可能套上活结!”

  “那有什么要紧!”

  “什么!有什么要紧!你倒是好心人,我的老师!可是我已经着手在写两部伟大的作品呀!”

  神甫拍拍自己的额头,他虽然外表故作镇静,但时时会有突然的举动泄露出他内心的痉挛。“怎样才能救她呢?”

  甘果瓦说:“老师,我来回答你,有句土耳其话说‘上帝就是我们的希望。’”

  “怎样才能救她呢?”神甫象在做梦似的说道。

  这回轮到甘果瓦拍自己的额头了。

  “听我说呀,我的老师,我有点想象力,我会给你想出点计策的。可不可以请求国王开恩?”

  “向路易十一请求恩典吗?”

  “为什么不行?”

  “那是到饿虎嘴巴里去取骨头呀!”

  甘果瓦又考虑另外一些计策。

  “咳,有啦!你愿不愿意让我去请稳婆来检查一番,就说那姑娘怀孕了?”

  这句话使那神甫深陷的眼睛里闪出怒火。

  “怀孕了!恶棍!你是不是知道什么真象?”

  甘果瓦被他的神色骇住了,连忙回答说:“啊,不是我呀,我们的婚姻是一种真正的‘假婚’①。我总是被关在门外的。可是无论如何我们总可以要求缓刑吧。”

  ①这个词原文是拉丁文。

  “笨蛋!无耻的东西!住口!”

  “你发怒可不对!”甘果瓦抱怨道,“那样就能求得缓刑,对谁都没有什么坏处,还可以让稳婆们得到四十个巴黎德里埃的报酬,她们都是些穷苦女人。”

  神甫没听他说话。“无论如何她得离开那个地方,”他心里嘀咕道,“命令三天后就要执行了。何况,哪怕没有那个命令,也还有个伽西莫多,女人都有堕落的兴趣。”于是他提高声音说:“比埃尔先生,我考虑好了,只有一个办法能够救她。”

  “什么办法?我呢,我可看不出还有什么办法。”

  “听着,比埃尔先生,可得记着你应该用生命来报答她。我坦白地把我的意见告诉你吧,教堂日夜都有人把守着,他们只许他们看见进去过的人出来。你是能够进去的,你来吧,我要把你领到她的身边,你要同她换穿衣服,她穿你这件红黄两色的上衣,你穿她的连衣裙。”


梦远书城(canadamortgagehub.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