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雨果 > 巴黎圣母院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一四


  四 陶罐和水晶瓶
  
  日子一天天过去。

  宁静渐渐回到了拉·爱斯梅拉达的心里。极端的痛苦,象极端的欢乐一样不会经久,因为它过于猛烈。人的心不可能长久停留在任何一个极端,那个流浪姑娘经受了太多的悲痛,以致仅仅剩下惊骇的心情了。

  有了安宁,她便又有了希望。她离开了社会,离开了生活,但她模糊地觉得并不是不可能再回转去。她好象一个死人保留着打开自己的坟墓的钥匙。

  她觉得曾经长久盘据她心头的那些可怕的形象已逐渐远远离开了她,一切可怖的幽灵如比埃拉·多尔得许,雅克·沙尔莫吕,甚至连那个神甫,都从她心头消失了。

  何况弗比斯还活着,她确信他还活着,因为她看见过他。弗比斯的生命便是一切。在遭受了一连串摧毁了她的致命打击之后,她发现自己心中只有一样东西依旧屹立不动,那便是她对那个队长的爱情。因为爱情好象树木一样自行茁长,但把树根埋在我们体内,并且在荒芜的心坎里继续发绿。

  这种感情愈是盲目,就愈加顽强,这真是不可理解的事。在毫无道理的时候反倒是最最坚决。

  拉·爱斯梅拉达想起那个队长时,当然是不无苦楚的。连他也会弄错,也会相信那种不可能的事,也会以为宁肯为他牺牲一千次生命的人竟会用匕首刺杀他。这当然可怕呀。不过到底不能太责怪他,她不是自己承认了她的“罪名”吗?她这个软弱的姑娘不是对酷刑屈服了吗?一切错处都在她。她应该宁肯被削掉指甲也不要说那种话呀。总之,假若她能再看见弗比斯一次,哪怕一分钟,她只要一句话或一个眼色,就能使他醒悟,使他回心转意,她认为那是一定的。但也有几件怪事使她觉得糊涂:那天她忏悔的时候,弗比斯的突然出现,还有同他一起的那个姑娘。她猜想那当然是他的姐妹了。这是一种不合理的解释,但她对这种解释感到满意,因为她需要相信弗比斯依旧爱她,而且除了爱她之外不爱任何人。他不是这样向她发过誓的吗?象她那么天真那么轻信的人,还能想望别的什么呢?何况,那种事公开化对于他不是比对于她更不利吗?于是她等待着,她希望着。

  何况那座教堂,那隐藏她保护她救助她的教堂,它本身就是最好的止痛药。那座建筑庄严的线条,那姑娘周围的一切事物都散发着一种虔诚的气息,仿佛是从那座石头建筑的每个毛孔里渗透出来的纯洁安静的思想,不知不觉地对她发生了作用。这座建筑里还有一些如此幸福如此庄严的声音,使她病弱的灵魂得到安慰。值班教士单调的歌声和听众回答神甫的声音,有时听不清,有时很响亮,窗上玻璃的均匀的颤动,象上百只号角一般突然响起来的风琴声,象大蜂房似的嗡嗡响的三座钟楼,这个有着巨大音阶的乐队,它的音阶从底层的群众直达钟楼,不断上升下降,这些都使她的回忆、她的想象、她的痛苦平息下来了。那些钟尤其使她觉得安慰,那些巨大的机器向她倾出汹涌的波涛,犹如一股强大的磁力。

  每天,朝阳也发现她更为安静平和,呼吸得更好,更加有血色。她内在的创伤愈合以后,她又容光焕发起来,不过更为沉静,更为安详。她又恢复了从前的性情,甚至连同她的欢乐,她对那小羊的爱怜,她那好看的扁嘴的动作,她爱唱歌的习惯,她贞洁的羞怯。早上她小心地躲到房间角落里去穿衣服,唯恐旁边顶楼里有什么人从窗口上偷看。

  偶然不想弗比斯的时候,埃及姑娘就有几次想起了伽西莫多。这是她和人类、和活人们之间唯一的联系,唯一的来往。不幸的人啊!她比伽西莫多更加和世界隔绝!对于机缘偶然送给她的这位陌生朋友,她一点也不了解,她常常责备自己没有那种能使她对他的丑陋视而不见的感恩心情,她是无论如何也看不惯那个敲钟人的,他实在太丑了。

  她没有把他给她的口哨从地上拾起,但这并不能阻止伽西莫多在最初几天时时走来。她尽可能不在他送食物篮或水罐来的时候表现出太厌恶的样子,可是只要有一点点这类表情他都看得出来,于是悲哀地走开去。

  有一次,正当她抚爱加里的时候,他忽然来了。他若有所思地看着山羊和埃及姑娘亲切地在一起,看了好一会,最后他摇着蠢笨的脑袋说道:“我的不幸正因为我还是过分象人,我情愿完全是一头牲畜,象这只山羊一般。”

  她惊讶地看了他一眼。

  他回答她这一眼说:“啊,我知道是什么原因。”说完就走开了。

  另一次他出现在他从来没有跨进去过的小屋门口,拉·爱斯梅拉达正在唱一支古老的西班牙歌谣,她并不懂得歌词的意思,但是因为波希米亚女人曾经在她幼年时唱着这支歌哄她睡觉,所以她一直记得这支歌。看见那丑恶的脸孔突然在她唱到一半时出现,她便做了个不乐意的表情停住不唱了。不幸的敲钟人跪在门槛上,用哀求的姿势合着两只难看的大手痛苦地说道:

  “啊,我求你继续唱下去,不要赶走我吧!”她不愿意使他难堪,就颤声地继续唱她的歌。她的惊恐逐渐消失,让自己完全沉醉在歌声的忧郁气氛里了。

  他依旧跪在那里,象在祈祷似的合着双手,注意地屏息倾听,眼光盯牢在埃及姑娘的亮晶晶的眼瞳上,好象他是从她的眼睛里听到她的歌声的。

  还有一次,他又尴尬又胆怯地走到她跟前。“听我说,”他好容易说出话来,“我有些话对你讲。”她做了个愿意听的姿势。于是他叹息起来,半张着嘴,有那么一会儿好象准备讲话,随后却看了看她,摇了摇头,把脸埋在手里慢慢走开了,使那埃及姑娘惊讶不止。

  刻在墙上的许多人像里面,有一个他特别喜爱,他好象常常和他象兄弟般地交谈着。有一次埃及姑娘听见他向那个雕像说道:“啊,我为什么不是象你一样的石头人呢!”

  有一天早晨,拉·爱斯梅拉达终于走到屋顶边上,越过圣若望圆形教堂的尖顶望着广场。伽西莫多在她的背后,他这样安置自己,是想尽力躲避,免得那姑娘看见他会不高兴。忽然埃及姑娘哆嗦了一下,一颗泪珠和一道欢乐的光芒同时在她的眼中闪亮,她跪在屋顶边沿,痛苦地向广场伸出手臂喊道:“弗比斯!来吧!来吧!一句话,只要说一句话,凭上帝的名义!弗比斯!弗比斯!”她的声音,她脸上的神色,她的姿势,她整个的人,都好象覆舟者在向远处天际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里欢乐的船儿呼救似的。

  伽西莫多俯身向广场望去,发现引起这种温柔热烈的呼唤的对象,原来是一个队长,一个年轻漂亮的骑士,全身闪耀着兵器和装饰品,勒着马从广场的那一头驰过,装模作样地向一个在自家阳台上朝他微笑的夫人行礼。可是那军官并没有听见不幸的姑娘喊他,他离得太远了。

  然而可怜的聋子却听见啦,他胸膛里迸出深深的叹息,转身退了回来。

  他心中胀满了他吞下的眼泪,用痉挛的拳头使劲敲自己的脑袋,当他放下双手,每只手里都有一撮发红的头发。

  埃及姑娘丝毫没有注意他。他磨着牙齿低声说道:“见鬼!就得象那种样子!只要表面漂亮!”

  这时她依旧跪在那里,异常激动地喊着:“啊,他在那边下马了!他要到那座房子里去了!弗比斯!他听不见我的喊声!那个和我同时向他说话的女人真可恶!弗比斯!弗比斯!”

  聋子看着她,他是明白这种哑剧的。可怜的敲钟人眼睛里充满了泪水,但他一滴也不让它流下来。忽然他拽了拽她的衣袖,她回转身来,他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向她说道:“你愿意我替你去找他吗?”

  她快乐地喊了一声。“啊,去吧!跑去吧!快一点!那个队长!那个队长!把他给我带来!我会喜欢你的!”她抱住了他的膝盖。他不禁悲哀地摇摇头。“我会把他给你带来的。”他用微弱的声音说。随后他就掉过头忍住眼泪,连忙大踏步下楼去了。

  他到达广场的时候,再也看不见什么,只有那匹漂亮的马拴在贡德洛里耶府邸的大门上,那个队长刚刚走进府邸去了。

  他抬头望着教堂屋顶,拉·爱斯梅拉达还在那里,还是原来那个姿势。

  他向她悲哀地摇摇头,随后他就背靠着贡德洛里耶府邸门廊的一根柱子,决心等候队长出来。

  贡德洛里耶府邸里面正在举行婚礼前的庆祝。伽西莫多看见好些人进去,却没看见一个人出来。他随时向教堂顶上望一望,那埃及姑娘也象他似的纹丝不动。一个马夫来把那匹马解下,牵进府邸的马棚里去了。

  整个白天就这样过去,伽西莫多靠着柱子,拉·爱斯梅拉达待在屋顶上,弗比斯呢,当然是在孚勒尔·德·丽丝的脚边。

  夜晚终于到来了,一个没有月亮的夜,一个昏暗的夜。伽西莫多枉自把眼睛盯在拉·爱斯梅拉达身上,很快就只看得见一个白点在暮色里,随后就什么也看不见了,一切都消失了,只有一片黑暗。


梦远书城(canadamortgagehub.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