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雨果 > 巴黎圣母院 >  上一页    下一页
八二


  “我想他是在塔上他自己的小房间里吧,”仆役说,“我劝你不要到那里去打扰他,除非你是教皇或是国王陛下派来的什么人。”

  若望拍起手来。“真见鬼!这正是看看那魔窟的一个好机会呢!”

  这样一想他便下了决心,冲向那道黑黑的小门,开始去爬那通向钟塔顶上的弯弯曲曲的楼梯了。“我倒要看看,”他一路走一路说道,“凭圣母的名义,那一定是个神秘的地方,我那可敬的哥哥把自己小心地关在里面,人家说他有时在那里烧起地狱的火炉,用大火烤那块炼金石呢。我看那块炼金

  石不过是块普通的石头罢咧,比起世界上最大的炼金石来,我倒宁愿在他的火炉里找到一块复活节的脂油蛋糕!”

  到了柱廊跟前,他停下来喘了一口气,接着便用千万个魔鬼的名字咒骂起那走不完的梯级来了,随后他鼓足勇气向如今禁止普通人上去的通到北边那座钟塔的小门走去。经过挂钟的那个栅栏几分钟后,他碰到一个侧面的壁龛和一道低矮的尖拱门,正对着螺旋梯扶壁的地方有一个枪眼,使他看得见门上的那把大锁和那高高的铁框。如今来访问的人,看到刻在发黑的墙上的这几个白色的字一定会十分惊讶,这些字是“我崇拜果拉里。一八二九年,雨仁签署。”“签署”一词是原文所有的。

  “嘘!”中学生说道,“一定是这里了。”

  钥匙插在钥匙孔里,房门没有锁住,他把门轻轻推开一点,然后探头朝房里看去。

  读者一定看见过伦勃朗(他是画家里面的莎士比亚)的杰作吧。那许多卓绝的版画中,特别有一幅铜版画,好象画的是浮士德博士,使你一看就不能不被它迷住。那幅画上画着一个阴暗的小房间,房间中央有一张桌子,桌上摆满了好些可怕的东西:死人头骨、地球仪、蒸馏器、罗盘以及写着象形文字的羊皮纸。那位博士坐在桌前,穿着粗布宽袍,插羽毛的帽子拉到眉毛上,你只能看见他的上半身。他在他那巨大的安乐椅上半抬着身子,两个紧握着的拳头撑在桌上,好奇地恐怖地望着一个用魔幻文字构成的光亮的圈子,它在小屋尽头墙上闪亮着,在那阴暗的屋子里仿佛是太阳的幽灵一样。

  这个阴暗的太阳好象在眼睛里颤动,把它神秘的光辉充满了那个小房间,真是又好看又可怕。

  若望把脑袋伸进半开的房门时,某种与浮士德的密室十分相似的景象呈现到他的眼前:也是同样阴森森的不大明亮的房间,同样也有一把安乐椅和一张大桌子,几只罗盘,几只蒸馏器,天花板上也挂着动物的骨头,地板上滚着一个球仪,乱七八糟地放着几只装着各色药汁的玻璃瓶,有几片金色的树叶在里面颤动,几个死人头骨放在写满奇怪文字画满人像的羊皮纸上,一叠不当心折坏了角的易脆的羊皮纸手稿摊开在桌上,还有一股化学药品的怪气味。在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上面到处是灰尘和蛛网,不过那里并没有光亮的文字所构成的光圈,也没有出神的博士象鹫鹰一样在望着光辉的幻影。

  不过这间小屋里并不是没有人的,有个男人坐在一把安乐椅上,手肘靠着桌子。他是背着若望的,若望只能看见他的肩膀和后脑勺,但是他不难认出那个秃头,大自然给了那个头颅永远的削发式,好象是要从外貌的特征来表现副主教的无与伦比的圣职。

  若望认得那就是他的哥哥,不过他推门的声音很轻,以致堂·克洛德丝毫没有觉察他的到来。好奇的学生便利用这个机会把那小房间察看了一番。

  他起先没有注意到椅子右边的窗口下有一只大火炉,从窗口射进来的日光穿过一张又大又圆的蜘蛛网,有趣地在窗子的尖拱上雕镂出一个大菊花形,那虫豸建筑家象是菊形网的轴心似的盘据在当中。火炉上杂乱地放着各种瓶瓶罐罐,小玻璃药瓶、曲颈瓶、椭圆瓶。若望看见火炉上连口小锅都没有,不禁感叹起来。“这可新鲜哪,这套厨房家具!”他想道。

  而且火炉里并没有火,好象很久就没有生过火了。在那些化学仪器中间,若望看见一个玻璃做的面具,那当然是副主教做危险的实验时用来遮住脸孔的了,它放在一个角落里,被灰尘盖满了,好象被人遗忘了似的。旁边有一只同样满是灰尘的风箱,上面有铜刻的铭文“灵感,要有信心”。

  墙上还有大量炼金家常用的铭文,有些是用墨水写的,有些是用一把金属刻刀刻成的,哥特文、希伯来文、希腊文和罗马文混在一起,一个盖住一个,新的字迹盖没了旧的字迹,就象参差不齐的树枝互相交错着,又象正在交战中的戈和矛一样,那的确是一切哲学,一切梦幻,一切人类学问的杂乱的混合。其中有一个字在其余的字迹上闪亮,好象一面旗子在一堆戈矛中一样。大部分是中世纪人撰写得挺好的拉丁的或希腊的格言短句:“从何时?从何地?”“对人来说人是怪物。”“星、星座、名称、神明。”“一本伟大的书,一次巨大的痛苦。”“敢于追求智慧。”“需要的时候就会产生思想。”①等等,等等。有时又是一个并无半点明显意义的希腊字②,其中或许包含着修道院制度的痛苦的暗示。有的是写成六音步诗句的圣职训规:“你在大地上的统治是靠了上天之力③。”还有一些杂乱的希伯来草书,只认得很少几个希腊字的若望一点也不懂。在所有这些文字中间还到处点缀着星星、人像、动物图形和交叉三角形,把墙壁弄得活象猴儿用饱蘸墨汁的笔划得乱七八糟的一张纸一样。

  ①这些格言原文是希腊文和拉丁文。
  ②这个希腊字的意思是“强制的饮食作息制度,就象竞技者要遵守的那一种”。
  ③训规的原文是拉丁文。



梦远书城(canadamortgagehub.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