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雨果 > 巴黎圣母院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一


  第六卷

  一 公正地看看古代司法界
  
  在一四八二年,贵人罗贝尔·代斯杜特维尔是个相当走运的人物。他是骑士,倍因地方的贵族,芒什省易弗里和圣·安德里两领地的男爵,国王的参事官和侍从官,常任的巴黎总督。大约在十七年之前,在一四六五年,彗星①出现的那一年的十一月七日,他就奉上谕担任了巴黎总督这一美缺,那是被看作不仅是一个官职,而且是一个显要的职务的。若阿纳·勒姆纳斯说那是“在处理治安方面具有不小力量并附带许多特权的要职”②。一位绅士得到国王的信任,这在一四八二年可是件十分了不起的大事。国王的委任状上写明任期是从路易十一的私生女同波旁的私生子结婚的日期算起。就在罗贝尔·代斯杜特维尔代替雅克·德·维耶担任了巴黎总督的同一天,若望·朵威代替艾尔叶·德·多埃特担任了大理院首席议长;若望·雨维纳·代·于尔森取代了比埃尔·德·莫尔维里耶,当上了法兰西司法大臣;勒尼奥·代·多尔曼排挤掉比埃尔·皮伊,当上了国王宫廷的查案长。自从罗贝尔·代斯杜特维尔担任巴黎总督以来,首长们、法官们和主管们更换了不知多少,但他却根据特许状上说的“准予连任”,一直好好地保持着那个职位。他同那个官职贴得多么紧,结合得多么密,合并得多么好啊!他何等巧妙地逃过了路易十一那种喜欢更换臣仆的谋算。路易十一是一位妒嫉、吝啬、勤谨的国王,想用经常任命和撤职的方式来保持他权力的灵活性。此外,这位勇敢的骑士还达到了让儿子继承自己职位的目的,骑士盾手——贵人雅克·代斯杜特维尔,在他的职务旁边扮演京城总督的常任书记长的角色已经有两年了。真是稀罕之至!真是王恩浩荡!罗贝尔·代斯杜特维尔的确曾经是一名合格的士兵,他曾经堂皇地对“公共福利同盟”举起过抗议的旗帜。当王后在一四××年来到巴黎的时候,他曾经献给她一只非常出色的蜜饯公鹿。他同国王宫廷的骑士总监特里斯丹·莱尔米特有很好的交情。罗贝尔阁下的境况是非常甜蜜快乐的。首先是有很好的进款,这些进款还附带着总督的民事案与刑事案注册收入,就象他的葡萄园里那些过剩的葡萄一样。他还有沙特雷法庭的民事案和刑事案的收入,曼特桥与果尔倍依桥的无数笔小额税收以及巴黎技术学校的技术费、执照制造费和食盐过秤费。再加上带着骑兵队在城里驰骋的快乐,在穿半红半褐色的袍子的市政官吏中间炫耀他一身精美战袍的快乐,这战袍我们至今还可以从他那诺曼底的瓦尔蒙修道院前坟墓的雕刻上,以及蒙来里他那有凸纹的高顶盔上看到。他还全权管理着沙特雷法庭的十二个执达吏,管理着门房与了望塔,还有沙特雷法庭的两个助理办案员,十六个部门的十六个委员,沙特雷法庭的监狱看守以及四个有封邑的执达吏,一百二十个骑兵,一百二十个权杖手,还有他的夜间巡逻队,他的骑士分队,前卫队与后卫队。这难道不算什么吗?他掌握着高级和初级的审判权,有处理示众、绞刑、拖刑的权利,还没算上宪章里规定的“初级审判权”,即巴黎子爵领地及所属七个封邑的最高司法权。这难道不算什么吗?

  ①作者原注:“这颗彗星出现时,波尔雅的叔父,教皇加利斯特下令普遍举行祈祷。它就是在一八三五年重新出现的那颗彗星。”
  ②此处引文是拉丁文。


  你能够想象出有什么能比罗贝尔·代斯杜特维尔每天在大沙特雷法庭里,在菲立浦·奥古斯特的圆拱下安排和处理事务更快活的事吗?还有什么事情比他惯常在每天黄昏把某些穷鬼打发到“艾斯果侠里街那所小房子”去过夜,然后再到王宫附近加利利街上他妻子昂布瓦斯·德·洛埃夫人管理的可爱的宅第里去解除疲劳更快活的事吗?至于那所小房子,它是“巴黎历任总督和参议员们都愿意当监狱用的,据说是十一呎长,七呎四寸宽,十一呎高”。

  罗贝尔·代斯杜特维尔阁下不但有巴黎总督和子爵的特别法庭,他还插手国王的最高判决权,没有一个略居高位的人不是先经过他才被交给刽子手的。把纳姆公爵从圣安东尼的巴士底狱提交菜市刑台,把圣·波尔元帅提交格雷沃刑台的就是他,后一位在被押赴刑场的路上愤怒地大喊大叫,对那位陆军元帅不怀好意的总督先生却高兴之极。

  真的,为了使生活过得幸福而又声名烜赫,为了有朝一日能在总督们引人入胜的历史中占据醒目的一页,吴达尔·德·维尔纳夫才在肉店大街上有一所房子,居约姆·德·昂加斯特才买下了大小萨瓦府第,居约姆·蒂波才把克洛潘街上的几所房子给了圣热纳维埃夫教堂的教徒们,于格·奥布里奥才住在豪猪大厦,以及诸如此类。

  可是,虽然有这么多理由来使生活快乐而丰富多采,罗贝尔·代斯杜特维尔阁下在一四八二年一月七日早上醒来的时候,却很不高兴,心情很坏。

  哪儿来的这种坏心情呢?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是不是因为天色阴暗?是不是因为他那蒙来里的旧武装带系得太紧,使他总督大人的胖腰身过分难受?

  是不是因为他看见街上有好些他瞧不起的乞丐衣服里面没有衬衫,帽子只剩帽沿,身边挂着讨饭袋和水筒,四个一排从他的窗下走过,引起了他的反感?

  是不是他预感到,将来的国王查理八世要在明年的总督薪俸里扣除三百七十里弗十六索尔八德尼埃的数目?任凭读者们去猜想吧,至于我们,我们比较相信他之所以心情不好,仅仅是由于他心情不好。

  并且,那正是节日的第二天,那是人人都厌倦的日子,尤其是那些负责清除巴黎在一个节日里所造成的全部垃圾(按其本义和引伸意义来讲)的官吏,何况他还要到大沙特雷法庭去出席审判。可是我们早已发觉,法官们通常都把他们执行审判的日子作为心情不好的日子,以便总能寻出一个人来借国王、法律和审判的名义发泄他们的怒气。

  审判没有等他到场就开始了,照例由他的民事法庭、刑事法庭和特别法庭的助手们给他料理一切。打从早上八点起,成群的男女市民就拥挤在沙特雷法庭的一个黑暗角落里,在一个橡木大栅栏和一道墙壁中间,用最愉快的心情,观看着总督阁下的助手,沙特雷法庭预审官孚罗韩·巴尔倍第昂所主持的略为杂乱而又十分随便的民事裁判与刑事审判的各种有趣景象。


梦远书城(canadamortgagehub.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