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雨果 > 巴黎圣母院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四


  夸克纪埃勉强地笑了一笑。

  “您很可以看出他是个疯子了,”他在杜韩若长老的耳边低声说,“他连占星术都不相信呢!”

  “那等于去想象每道星光都是长在人们头上的一根发丝!”堂·克洛德补充道。

  “那么您信什么呢?”杜韩若长老高声问道。

  副主教犹豫了一会儿,随后便露出一个阴沉的微笑,好象在否认自己的回答:“信上帝。”①

  “我们的主。”②杜韩若划了一个十字补充道。

  ①②两处原文都是拉丁文。
  
  “阿门!”夸克纪埃说。

  “尊敬的阁下,”那个长老又说,“看到您有这么好的宗教信仰,我真是由衷地感动。可是,您既然是一位大学者,竟至连科学都不相信吗?”

  “不,”副主教呆定定的眼睛里射出一道强烈的光,抓着杜韩若长老的胳膊说,“不,我不是不承认科学。我长时间把肚子贴着地、指甲陷在泥土里爬过地窖里无数条小路,决不会看不见我前面远远的地方有一道亮光,一股火焰之类的东西,那一定是那耀眼的总实验室的反光,那里有耐心的和聪明的人曾经使上帝都吃惊呢。”

  “到底,”杜韩若长老插话说,“您认为什么才是真的和实在的呢?”

  “炼金术。”

  夸克纪埃嚷起来了:“当然啦,堂·克洛德,炼金术一定有它的道理,但是何必咒骂医学和占星术呢?”

  “您那关于人的科学是空洞的。您那关于上天的科学也是空洞的。”副主教武断地说。

  “艾比达须斯③和迦勒底④地方可是一片兴旺的景象呢!”医生冷笑说。

  ③古希腊城市,滨爱琴海,医药之神艾斯居拉普神庙所在地,病人云集,想以祈祷来治愈所患疾病。
  ④巴比伦王国的一部分,位于美索不达米亚,那里很早就开始研究天文学。

  
  “听着,雅克阁下,我说的话是很诚恳的。我不是国王的医生,他陛下也没有赐给我代达罗斯花园让我观察星辰。别生气,听我说吧。您发现了什么真理呢?我不是指医学,那是过于蠢笨的东西。我指的是占星术。请你告诉我那些直上直下的线①以及齐鲁夫数字、泽费洛德数字方面的新发现又能说明什么。”

  ①占星术认为每个人头顶有条看不见的线和天上自己的星宿相连系,星宿又通过这条线控制人一生的活动。

  “您不承认锁骨的感应力和异乎常情的通神术吗?”夸克纪埃说。

  “您错了,雅克先生。您的信念没有一个接近现实,但炼金术却有一些发明。您不承认这些成果吗?玻璃埋在地下千万年之后,就变成水晶石。铅是一切金属的始祖。(因为黄金并不是一种金属,黄金是一种光。)铅只要经过二百年一期一共四期的转化就成功地从铅变为雄黄,从雄黄变成锡,从锡变成银子。这难道不是事实吗?但是相信锁骨,相信星宿和通往星宿的线,那就象中国的居民那样可笑,他们相信黄莺会变成鼹鼠、麦粒会变成鲤鱼!”

  “我学过炼金术,”夸克纪埃嚷道,“我敢断定……”

  可是激奋的副主教不让他说下去。


梦远书城(canadamortgagehub.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