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雨果 > 巴黎圣母院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八


  四 狗和它的主人
  
  但是也有一个人是在伽西莫多对人的憎恨之外的,他非常爱他,也许比爱教堂更甚,这个人便是克洛德·孚罗洛。

  事情很简单,克洛德曾经收养他,给他洗礼,找奶娘奶他,教育他长大成人。很小的时候,他总是在克洛德的腿膝间躲避那些跟在他身后叫喊的狗和儿童。克洛德·孚罗洛教他说话,教他念书,教他写字。克洛德·孚罗洛最后还让他当了敲钟人。把那口大钟嫁给了伽西莫多,简直象是把朱丽叶嫁给了罗米欧呢①。

  ①英国诗人和剧作家莎士比亚的著名悲剧《罗米欧与朱丽叶》中的男女主角。

  伽西莫多的报答也是深厚的、热情的、无边的,虽然他义父的脸孔有时候又阴沉又严厉,虽然他的话有时既简短又生硬,简直不堪忍受,但这种报答却没有一刻不支配着他。他对于副主教好象一个最卑微的奴仆,最温顺的侍者,最机警的卫士。可怜的敲钟人耳朵聋了之后,他和克洛德之间就建立了只有他俩才懂得的神秘的手语,这样一来,副主教就成了伽西莫多唯一可以交谈的人了。他在这个世界里只同两件事物有联系,那便是圣母院和克洛德·孚罗洛。

  副主教在敲钟人心里的权威以及敲钟人对于副主教的依恋,都是无可比拟的。只要克洛德做一个手势,或者是伽西莫多产生了一个想使克洛德高兴的念头,就足以让伽西莫多从高高的钟塔顶上纵身跳下。看到伽西莫多身上发展得十分奇特的精力竟会盲目地听从另一个人的吩咐,真是令人惊讶。这一定是出自维持家族关系的那种儿子的孝心,也是出自一个心灵对另一个心灵的迷恋。这是一个可怜的、畸形的、残缺的人在一个深刻、能干、高贵的人物面前低下头颅,眼里充满乞怜的目光。最后,是这一切里最主要的原因,这是一种报恩思想,一种我们无法比拟的发展到了顶点的报恩思想。这种情况在常人中间找不出例子,我们可以这么说,伽西莫多对副主教的爱,比一切犬马对它们主人的爱更为深厚。


梦远书城(canadamortgagehub.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