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圣母院(32)_雨果_梦远书城 -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
梦远书城 > 雨果 > 巴黎圣母院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二


  黑话王国的公民们给克洛潘的话喝采,他们围住绞刑架,脸上堆着毫无怜悯的笑容。甘果瓦看得出自己使他们非常开心,也就不怎么害怕他们了。

  他再没有别的希望,只盼能侥幸完成那派给他的艰巨的任务。他决定冒险试一试,但那也是在他先向要去掏摸的模型做了一番虔诚的祷告之后才决定的,因为感动它总要比感动扒手们容易些吧。那无数带着铜舌的铃铛,好象许多张开嘴准备咬人和发出嘶嘶叫声的蛇。

  “啊,”他悄声说道,“难道我的性命得由这些铃铛里面最小一个铃的最轻微的晃动来决定吗?啊,”他双手合十,补充道,“铃铛们,别摇响吧!

  小铃儿们,别碰响吧!”

  他尝试着再去说服图意弗一次。

  “要是忽然刮风了呢?”他问道。

  “那样你也得给绞死。”那一个斩钉截铁地答道。

  看到再没有缓刑、减刑和逃脱的可能,他就勇敢地打定了主意。他把右脚盘在左腿上,用左脚尖站着,伸出胳膊。可是他刚刚摸着那个模型,他的只用一条腿支持着的身子就在那三条腿的凳子上摇晃起来。他机械地想抓住模型,却失去了平衡,于是沉重地跌倒在地。那个模型起先跟着他的手转动了一下,随后就在两根木桩中间摇晃起来,它身上成千的铃铛拼命地乱响,震得他两耳发聋。

  “真不走运!”他跌下时这样喊了一声,就脸孔朝下象死人似的躺在地上。

  这当儿他听见头顶上一阵可怕的铃铛声和乞丐们恶魔般的笑声,是图意弗的声音在说:“把这家伙给我拉起来,给我狠狠地绞死他!”

  他站起身来。人们已经把那个模型解下,给他让出了地方。

  黑话王国的人们把他拖上凳子。克洛潘来到他跟前,把绳索套在他脖子上,拍着他的肩膀:“永别了,朋友。你哪怕跟罗马教皇一样走运,这会儿也逃不脱了!”

  甘果瓦嘴里轻轻哼了声“饶命吧!”他向四周扫了一眼。可是毫无希望:

  每个人都在笑。

  “倍勒维尼·代多阿尔,”土恩的王向一个魁伟的扒手说道,那人就从行列里跳了出来。“爬到横杠上去!”

  倍勒维尼·代多阿尔敏捷地爬上横杠。过一会甘果瓦抬眼望去,恐怖地看见他正蜷伏在自己头顶的横杠上面。

  “现在,”克洛潘又说,“只要我一拍手,红脸安德里,你就一脚把凳子踢倒。法朗索瓦·尚特·普律尼,你就吊在那家伙的脚上去。倍勒维尼,你就压住他的肩膀。你们三人要同时动手,听见吗?”

  甘果瓦发抖了。

  “你们都准备好了吗?”克洛潘·图意弗对那三个正准备象蜘蛛捉苍蝇那样朝甘果瓦扑上去的乞丐说。可怜的罪犯还得恐惧地等一阵子,这当儿克洛潘平静地把几根没烧着的柴火踢到火里去。“你们都准备好了吗?”他重复了一遍,并且张开两手准备拍,再过一秒钟他就要拍手了。

  但是他忽然停下来,好象想起什么事。“等一等!”他说道,“我忘啦……照习惯,在我们还没有问过哪位妇女肯要他以前,是不能把一个男人绞死的。

  伙计,这是最后一个机会哪,你得娶个女扒手或者同麻绳套结婚。”

  读者可能认为十分荒谬的这条波希米亚人的法律,如今依旧写在英吉利的宗教法典里呢。请参看《倍林通观察报告》吧。

  甘果瓦又打起精神来。在半个钟头里,这是他第二次重生了,他还不敢十分相信呢。

  “好啦!”克洛潘又升上他的宝座,“好啦,妇女们,妇女们!你们当中有妇女吗?不管是女巫或是她的母猫,总之,有需要这个荡子的荡妇吗?

  戈莱特·拉夏洪!伊利莎白·徒万!西蒙·若度因!玛丽·比埃德普!多勒·拉龙格!贝拉德·法努埃尔!米谢尔·吉拉伊!咬耳朵克罗德!马居新·纪罗乌!好啦,伊莎波·拉蒂耶里!来看看吧!什么都不用就得到一个丈夫!谁要呀!”

  处在那样悲惨的境地,甘果瓦当然是不怎么吸引人的,女扒手们并没怎样为这个建议动心。那不幸的人听见她们回答道:

  “不要,不要!绞死他,让大家开开心吧!”

  这时,从人群里跳出了三个女人,走到跟前端详他。第一个是方脸孔的胖姑娘。她仔细地察看甘果瓦的上衣。那件上衣破旧极了,上面的破洞比烤栗子的烤锅上的破洞还多呢。胖姑娘做了个怪脸。“破布渣!”她抱怨着,又向甘果瓦说:“咱们瞧瞧你的斗篷吧!”“弄丢啦!”甘果瓦答道。“你的帽子呢?”“给人拿走了。”“你的鞋呢?”“鞋底都快磨穿啦。”“你的钱包呢?”“哎,”甘果瓦结结巴巴地答道,“我连最后一个铜板也没有啦。”“那么让你给绞死吧,谢谢!”那女乞丐说完就朝他背转身走开了。

  第二个又老又黑,满脸皱纹,相貌奇丑,就是在圣迹区里她也是最丑的了。她围着甘果瓦转来转去,甘果瓦甚至担心她会看中自己呢。可是她在牙缝里说了声“他太瘦啦!”就走开去了。

  第三个是一个少女,相当娇嫩,也不太难看。“救救我吧!”那可怜鬼向她低声说。她怜悯地瞧了他一会,接着就低下眼睛,搓弄着裙子,犹豫不决。他用眼睛追随她的一举一动,这是最后的一线希望了啊。“不能!”少女终于说道,“居约姆·龙格汝会打我的。”她走回人堆里去了。

  “伙计,”克洛潘说,“你真不走运呀!”

  随后他便在那大桶上挺直身子,“没有人要他吗?”他模仿着拍卖行商人的声音喊道,人们听见都乐开了。“没人要他吗?一遍——两遍——三遍!”

  于是他掉转头望着绞刑架说:“判定了!”

  倍勒维尼·代多瓦尔,红脸安德里,法朗索瓦·尚特·普律尼,通通来到了甘果瓦跟前。

  这时黑话王国的公民中间发出了一片喊声:“拉·爱斯梅拉达!拉·爱斯梅拉达!”

  甘果瓦抖了一下,把头转向发出那个欢呼声的方向。人群散开来,让路给一位容光焕发的人物。

  她就是那个波希米亚姑娘。

  “拉·爱斯梅拉达!”甘果瓦说道,被感情激动得发呆了。这个有魔力的名字使他想起了白天的每件事情。

  这个罕见的生物仿佛是到圣迹区来试验她那妩媚和美貌的魅力的。男女乞丐安静地排成队让她走过,他们粗野的面容也由于看见她而开朗起来。

  她用轻快的脚步向犯人走来,她那漂亮的加里跟着她。甘果瓦已经半死不活了。她静悄悄地端详了他一会。

  “你们要绞死这个人吗?”她严厉地问克洛潘道。

  “是呀,妹妹,”土恩的王答道,“除非你肯要他做丈夫。”

  她略为扁一扁嘴。

  “我要他。”她说。

  听了这话,甘果瓦坚信自己从早上就一直在做梦,而这件事也是发生在梦中。

  变化虽然是愉快的,可是也太突然了。

  人们解开绳套,让甘果瓦从凳子上下来。他太激动了,只好坐着。

  埃及公爵一声不吭,抱来了一个瓦罐。波希米亚姑娘把这递给甘果瓦。

  “把它摔在地上吧!”她对他说。

  瓦罐给摔成了四块。

  这时埃及公爵把两只手分别放在两人额头上说道:“兄弟,她是你的妻子;妹妹,他是你的丈夫。定期四年。去吧!”


梦远书城(canadamortgagehub.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