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雨果 > 巴黎圣母院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八


  他远远地走开了。

  他走到一群移动的人里,到了另一个人的身边,仔细打量起来。那是一个双重残废的人,是个跛子,又是独臂,他的拐杖和木腿使他象走动着的泥瓦匠的脚手架一样。以优美的古典比喻见长的甘果瓦,把他比成乌尔冈②的活动三角架。

  这只活动三角架在他走过时向他脱帽行礼,并把帽子象理发师的盘子似的举到他的下巴底下,对着他的耳朵喊道:“骑士先生,给点钱买块面包吧!”③

  ②乌尔冈是罗马神话里的火神,相貌奇丑。
  ③原文是西班牙文。


  “好象这个人也在和我说话呢,”甘果瓦说,“但是这种语言很不好懂。

  要是他懂这种语言,那他可比我幸运。”

  随后他忽然念头一转,拍拍自己的额头说:“那么,他们今天早上说的‘拉·爱斯梅拉达’是什么意思呢?”

  他想加快脚步,可是又有什么东西第三次挡住他的路。这个什么“东西”,或者不如说这个什么“人”原来是个瞎子,是个长着胡子、面孔象犹太人的小个儿,由于一条大狗朝着他乱吠,他正在向四周挥动着一根棍子。那人用匈牙利人的鼻音向他喊道:“请行行好吧!”①

  “好啦!”甘果瓦说,“总算有个说基督徒的语言的人了!在我这样囊空如洗的当儿,我应该对向我求乞的人装出一副乐善好施的样子。我的朋友(同时他朝那瞎子回过头去),我上礼拜刚卖掉了我最后的一件衬衣呢。这就是说,你们是只懂西塞罗的语言的:‘我上礼拜刚卖掉了我最后的一件衬衣呢。’②”

  说完他就背朝着那个瞎子,继续走他的路。可是那瞎子也和他一块儿迈步,同时那另外两个残废人——没脚人和断胳膊人,也急急忙忙拖着拐杖,拐着木腿走到了他身边。于是三个人合在一起紧跟着甘果瓦,向他唱起来:

  “行行好吧!”③瞎子唱道。

  “慈悲慈悲吧!”④没脚人唱道。

  那个跛子便重复这句唱词:“给一块面包吧!”⑤甘果瓦捂上耳朵:“啊呀,这真是座巴别塔!”⑥他拔腿就跑。瞎子也在跑,跛子也在跑,没脚人也跑了起来。

  ①②③原文都是拉丁文。
  ④原文是意大利文。
  ⑤原文是西班牙文。


  随后,他刚走进了那条街,没脚人就同瞎子、跛子一道把他围上了。从几所房舍里,从附近的小巷和地窖里,又走出一些断胳膊人、独眼人和麻风病人,他们号着,吼着,喊着,慢慢地一拐一拐地向光亮处跑来,满身泥污,活象雨后的蜗牛。

  一直被那三个讨厌鬼跟着的甘果瓦,不十分清楚究竟这种情况还会变成什么样子,他惊慌地走在这些陌生人中间,一会儿擦过那些跛子,一会儿碰着那些没脚人,一会儿又踏着那些腿受伤的人,真象是一位英国船长被困在一堆暗礁当中。

  他想试着逃跑,可是太晚了,他身后的路被堵得水泄不通。那三个乞丐紧紧地缠着他,于是他继续向前走,被那难以抵挡的浪潮推动着,恐惧和昏乱使他觉得一切仿佛是在一个可怕的梦里。

  终于到达了那条街的尽头。街尽头是一个大广场,那儿有千万点光亮在蒙蒙的夜雾里摇晃。甘果瓦连忙跑到广场上去,希望轻快的脚步能帮助他逃脱三个紧跟着他的乞丐。

  “人哪儿去哪?”①
  
  ①这句原文是西班牙文。

  跛子丢掉了拐杖,一面喊一面用从前在巴黎石板路上迈过几何形步子的两条好腿在甘果瓦身后跑步追来。

  同时那个没脚人直立起来,把他那沉重的铁皮包边的瓦钵扣在甘果瓦头顶上,那个瞎子用亮晶晶的双眼直瞪瞪地瞧着他的脸。

  “我是在什么地方呀?”骇坏了的诗人问。

  “在圣迹区①。”走到那三个人跟前来的第四个幽灵回答道。

  “的确是奇迹!”甘果瓦说,“我真的看见了睁眼的瞎子,跑步的跛子。

  可是上帝在哪儿呀?”

  他们用一片可怖的笑声来回答。

  可怜的诗人向四周观看,他的确是在那骇人的圣迹区里,诚实的人从来不敢在那样晚的时刻闯进去。它是个魔法的圈子,沙特雷法庭的官儿们和总督府的官儿们假若冒险去到那个地方,就会悄悄地失踪。它是小偷的地区,是巴黎脸上一颗难看的瘤子,它是一条阴沟,奔泻的水每天早上从那儿流出,晚上就把那些经常浪荡在首都街头的无赖汉、乞丐和流浪人臭气熏天地送回那里。它是一个大蜂窝,那个秩序井然的社会里全体雄蜂每天都带着赃物回到那里。它是一个欺诈病院,那里有波希米亚人、还俗的修道士、失意的学者;有各种不同国籍的人:西班牙人、意大利人、德意志人;有各种不同宗教的人:犹太教徒、基督教徒、回教徒和偶像崇拜者。他们全身盖满了用彩色颜料画出来的脓疮,白天是乞丐,晚上就变成强盗。总之它是个庞大的更衣室,那个时代巴黎街道上一切盗窃、卖淫和暗杀案件这类永恒喜剧的扮演人,都是在那里上装和卸装的。

  这是一片很大的空地,形状不规则,铺砌得也不好,象那时巴黎所有的广场一样。到处燃着一堆堆篝火,成群奇形怪状的人围在火边取暖,他们来来去去,喊嚷不停。听得见高声的大笑,小孩的啼哭和妇女的声音。在明亮的背景上,这群人的脑袋和胳膊形成种种奇怪的黑影。在地面上,摇晃的火光把它照出好些大块的不定形的阴影,经常可以看见一条象男人似的狗或者一个象狗似的男人经过。种族和地区的界限,在这个地方就象在群魔殿里一样都给抹掉了。男女、禽兽、年龄、性别、健康、疾病在这群人里仿佛是共同的,一切都合在一起,混在一起,搅在一起,叠在一起,大家都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不管甘果瓦是多么烦恼,摇摇晃晃的微弱火光还是使他看得清这宽广的空地的周围,看见一些已被虫蛀坏了的老房子正面的可怕轮廓,每座房子都开了一两个有亮光的天窗,那些房子在黑暗里看去就象是排成一圈的老妇人的大脑袋,瞪着眼睛在望着魔鬼的安息日会。

  这地方又象是一个没人看见过或听说过的畸形的、拥挤的,奇特的新世界。

  ①圣迹区,旧时巴黎的一区。该区集中了大量乞丐、无赖及流浪汉等,他们装成各种残废外出乞讨行窃,回区后即恢复正常,仿佛突然因“圣迹”而治愈一般,该区因而得名。


梦远书城(canadamortgagehub.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