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雨果 > 巴黎圣母院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四


  四 夜间在街上跟踪美女的种种麻烦
  
  甘果瓦决心冒险去跟踪那个波希米亚姑娘。看见她带着小山羊走上了刀剪街,他也跟着朝那条街走去。

  “干吗不?”他自言自语道。

  熟悉巴黎街道的哲学家甘果瓦,觉得没有什么事比跟踪一位你不知她要往哪里去的美女更有助于幻想的了。在他对自己的意愿的甘心放弃之中,在那屈从的怪念头里面,无疑有着奇特的独立性与盲目的顺从性的混合物——

  介于自由和不自由之间的某种符合甘果瓦爱好的东西。他的思想基本上是一种混合体,优柔寡断而且比较复杂,他知道怎样来控制过火的行为,总是在各种人的癖好之间徘徊,使它们互相抵销。他喜欢把自己比做穆罕默德的坟墓,被两块方向相反的磁石吸引着,永远动摇于顶峰和底层之间,拱顶和路面之间,上升和下沉之间,最高和最低之间。

  假若甘果瓦出生在我们这个时代,他会在古典作家和浪漫作家之间占据何等不偏不倚的中间地位!但他还没有强壮到能活上三百岁,这很可惜。他的去世使我们今天感到分外空虚。

  何况,对于甘果瓦来说,要他心甘情愿地在大街上这样跟踪一个路人(尤其是一个女性),而他自己又不知要到何处去投宿,没有比现在更合适的了。

  那个少女看见市民们回来,关上了酒吧间(那天只有这类店铺开门),她就加快了脚步并且让她那漂亮的小山羊小步跑着。甘果瓦若有所思地跟在她身后。

  “到底,”甘果瓦大概是这样想的,“她总得有个地方住宿呀。波希米亚妇女都是好心肠的。谁知道?……”

  在他心里,这句故意没说完的话不知包含着什么动人的意思。

  当他从那些最后关店门的商人面前走过时,偶尔听到了几句谈话的片断,把他的愉快的遐想链条弄断了。

  例如两个老年人的这种攀谈:

  “蒂波·菲尼克尔老板,你知道天气很冷吗?”

  (刚一入冬甘果瓦对这一点就很清楚了。)“是呀——嗯,波尼法斯·迭若姆老板!我们会不会象三年以前,象八〇年①那样,每捆柴卖到八个索尔呢?”

  ①指一四八〇年。
  
  “呸,那算不了什么,蒂波老板。大约在一四〇七年的冬天,从圣马丁节一直到圣烛节都结着冰呢!天气冷得吓人,大理院的书记们每写三个字,笔尖上的墨水就都结冰啦!它使得审判记录都中断了。”

  再远一点,有几个邻家妇女拿着蜡烛站在窗口。雾气使她们的蜡烛爆出响声。

  “布德拉格小姐,你的丈夫有没有把那件倒霉事讲给你听?”

  “没有。你指的是什么事呀,居尔刚小姐?”

  “沙特雷法庭公证人吉尔·戈丹先生的马被弗朗德勒使臣们和随员们惊了,它就把塞勒斯丹修会的修士菲立波·阿弗里约踢倒啦。”

  “真的吗?”

  “没有更真的了。”

  “一个市民的马,那还不打紧。要是武士的马呀,那可就不妙了!”

  那些窗子重新关上了。但是甘果瓦因此就失掉了思想的线索。

  幸好他重新找到了它,而且不费力地把它接上了,那得感谢波希米亚姑娘和加里一直在他的前面赶路。由于崇拜着那两个美妙奇巧的生物的小小的脚,优美的形象,可爱的姿势,使他在沉思默想中几乎分不清她们谁是谁了。

  她们的聪明和友爱使他把她俩都当成了少女,而她们轻捷灵巧的脚步又使他以为她俩都是母山羊。

  那些街道愈走愈荒僻,灭灯钟已经响过好久了,路上只是偶尔碰到一个行人,窗户里只是偶尔透出一点亮光。甘果瓦跟着波希米亚姑娘走进了围绕着古代的“圣婴公墓”①的错综纷歧的狭巷、弄堂和十字路,那些街巷就象是一堆被猫抓乱了的线。“这些街上是难得有旅店的呀!”甘果瓦说。他在那不断出现在他面前的迂回曲折里迷失了,但那个姑娘却好象走上了一条很熟悉的路,毫不犹豫地加快了脚步。至于他呢,他完全不明白自己在什么地方,要不是在拐角处看见了八角形菜市场那里的刑台,这座刑台的黑黝黝的齿形顶部清楚地突出在维尔代雷街的一个亮着灯的窗上。

  ①圣婴公墓是巴黎的一所公墓,在一一八六年至一七八六年间是巴黎一处堆尸的地方。
  
  他引起那个少女的注意已经好一会了。她好几次不安地朝他回过头来,她甚至还停了一会脚步,借着一个面包房半开的窗户里透出的一线亮光,把他从头到脚仔细打量了一番,转瞬间,甘果瓦看见她象他上次看见过的那样,略为扁了一下嘴,就走开去了。

  这个微微的扁嘴使甘果瓦陷入了深思,这种可爱的模样似乎表现着某种轻蔑或嘲笑的意思。他低着头慢慢地走,好象在数那些铺路的石板,在离那姑娘几步远之外,他跟着她转过了一条街。当那姑娘转过拐角看不见了的时候,他忽然听到一声尖锐的叫喊。

  他赶紧加快了脚步。


梦远书城(canadamortgagehub.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