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雨果 > 巴黎圣母院 >  上一页    下一页


  那的确是校长,他和大学区全体要员排着队去欢迎使臣们,此刻正从司法广场走过。拥挤在窗口的学生们用嘲笑和讽刺的鼓掌来迎接他们。走在同伴们前头的校长忍受了第一发排炮,这发排炮是够厉害的。

  “日安,校长先生,喂,日安呀!”

  “他到这儿干吗,这个老赌棍?难道他不再掷骰子了吗?”

  “他骑在骡子上摇摆得多厉害!骡子的耳朵还没有他的耳朵长呢!”

  “喂,日安,校长蒂博先生!幸运儿蒂博!老糊涂!老赌棍!”

  “上帝保佑你!昨晚你照常去掷双六①了么?”

  “啊,这张脸是多么衰老!那是因为爱玩爱赌,给扭歪了,抓破了,打伤了的呀!”

  “倒霉蛋蒂博,你这样背向大学区朝着市民区奔跑,想上哪儿去呀?”

  “他准是要上蒂博多代街②去找个住处!”磨坊的若望嚷道。

  那群人全都重复这句嘲骂,一面雷鸣般地嚷叫,使劲地鼓掌。

  “你要到蒂博多代街找住处,不是吗,校长先生,从魔鬼那里来的赌棍?”

  随后又轮到嘲笑那些要员们了。

  “打倒教堂侍役们!打倒权杖手③们!”

  “你说说,罗班·普斯潘,那个家伙是什么人?”

  “那是吉贝尔·德·许里,‘吉贝尔杜·德·索里亚科’④,他是俄当学院的挂名校长。”

  ①是一种骰子戏。
  ②是一条赌场很多的街。
  ③权杖是一种装饰精美的棍子,由权杖手举着走在官员的前面或放在他们的座前,当做职位和权力的标志。
  ④用拉丁文重复一次他的名字。


  “喂,这是我的鞋。你占的位置比我优越,把它朝他脸上扔去!”

  “今天可会有烂苹果丢到头上哪!”①

  “打倒那六个穿白袈裟的神学家!”

  “那边的几个就是神学家吗?我还当是圣热纳维埃夫学院为了胡尼采邑送给市民区的六只白鹅呢。”

  “打倒医生们!”

  “打倒乱七八糟的争论和玩笑!”

  “我向你行脱帽礼,圣热纳维埃夫学院的校长!你亏待了我,那可是确实的!他把我的名次,一个诺曼底人的,给了布尔日省人②小阿伽略·法札斯巴达,其实他是个意大利人。”

  ①这句原文是拉丁文。
  ②布尔日是法国一省。


  “这可不公平呀,”所有的学生一齐嚷道。“打倒圣热纳维埃夫学院的校长!”

  “喂!若相·德·拉朵大师!喂,路易·达于耶!喂,朗贝·阿克特芒!”

  “让魔鬼勒死那个德国医生吧!”

  “还有圣小教堂那些戴黑头巾的神甫!”

  “还有那些穿灰毛皮袈裟的!”

  “哎呀,艺术大师们!穿漂亮灰斗篷的人们!穿漂亮红斗篷的人们!”

  “这可就使校长有了一条漂亮尾巴啦!”

  “真象是一位去和大海举行婚礼的威尼斯公爵呀!”

  “喂,若望!圣热纳维埃夫司教会的会员们来啦!”

  “司教会会员们见鬼去吧!”

  “克洛德·绍尔长老!克洛德·绍尔博士!你是在找玛丽·拉·日法尔德吗?”
  

梦远书城(canadamortgagehub.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