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说新语·纰漏第三十四_梦远书城 -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
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世说新语 >  上一页    下一页
纰漏第三十四


  △王敦初尚主,如厕,见漆箱盛干枣,本以塞鼻,王谓厕上亦下果,食遂至尽。既还,婢擎金澡盘盛水,琉璃碗盛澡豆;因倒着水中而饮之,谓是干饭!群婢莫不掩口而笑之。

  △元皇初见贺司空,言及吴时事,问:“孙皓烧锯截一贺头,是谁?”司空未得言,元皇自忆曰:“是贺劭!”司空流涕曰:“臣父遭遇无道,创巨痛深,无以仰答明诏。”元皇愧惭,三日不出。

  △蔡司徒渡江,见彭蜞,大喜曰:“蟹有八足,加以二螯。”令烹之。既食,吐下委顿,方知非蟹。后向谢仁祖说此事。谢曰:“卿读《尔雅》不熟,几为〈劝学〉死。”

  △任育长年少时,甚有令名。武帝崩,选百二十挽郎,一时之秀彦,育长亦在其中;王安丰选女婿,从挽郎搜其胜者,且择取四人,任犹在其中。童少时神明可爱,时人谓育长影亦好。自过江,便失志。王丞相请先度时贤共至石头迎之,犹作畴日相待;一见便觉有异。坐席竟,下饮,便问人云:“此为茶?为茗?”觉有异色,乃自申明云:“向问饮为热、为冷耳。”尝行从棺邸下度,流涕悲哀。王丞相闻之曰:“此是有情痴!”

  △谢虎子尝上屋熏鼠。胡儿既无由知父为此事,闻人道“痴人有作此者”。戏笑之。时道此,非复一过。太傅既了己之不知,因其言次,语胡儿曰:“世人以此谤中郎,亦言我共作此。”胡儿懊热,一月日闭斋不出。太傅虚托引己之过,以相开悟,可谓德教。

  △殷仲堪父病虚悸,闻牀下蚁动,谓是牛斗。孝武不知是殷父,问仲堪:“有一殷,病如此不?”仲堪流涕而起曰:“臣‘进退维谷’。”

  △虞啸父为孝武侍中,帝从容问曰:“卿在门下,初不闻有所献替。”虞家富,近海,谓帝望其意气,对曰:“天时尚煗,䱥鱼虾䱹未可致,寻当有所上献。”帝抚掌大笑。

  △王大丧后,朝论或云:“国宝应作荆州。”国宝主簿夜函白事云:“荆州事已行。”国宝大喜,而夜开合,唤纲纪话势,虽不及作荆州,而意色甚恬。晓遣参问,都无此事。即唤主簿数之曰:“卿何以误人事邪?”

  △王大将军初尚主,豫武帝会;既升殿,觉上不平,如坑阱中行。乃顾看四坐,无出其右者,意寻得定。


梦远书城(canadamortgagehub.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